首页>书库>仙君在上>第六十七章 烟蛊

第六十七章 烟蛊

若仔细看,还能看到那老妇人悬空的尸身后面还停放着一具棺材。

正待凫栾惊诧之际,身后有影渗入院中。

此时他心内惊涛骇浪翻涌而过,又仿佛有冰凉的潭水沁入骨缝,让他隐隐觉察出在这迷雾深深中裹挟着森寒之意。

他的‘安神术’虽说从未在凡人身上使用过,但往昔也总是无往不利的,昨夜他思量片刻亦是将那术法折了又折,算着在凡人身上使用的力道来使用的,按理说让这老妇人一觉睡到大天亮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更何况所为‘安神’便是会让她短暂地摒弃掉世间的种种烦恼,怎么还是会走到这一步了?

她不过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又是怎么冲破他的这层术法的?

他不得不抛开他的自以为是来想,或许真的是他第一次在凡人身上用术法却没掌握好力道,老妇人半夜醒来情绪未得到发泄,反倒是让她更想不通了?

任何神情都不足以表示他此刻的震惊和愤懑,兴许是情绪到了一个临界点,反而他的面色看不出任何的波动了。

忽然,一只冰凉而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覆在他的肩上。

那人还未开口,便听到凫栾略有些沮丧消沉的声音低缓地传了出来:“你说,是我害了她么?”

“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张……”话说一半,他又哑然失笑道:“夜海,你说,昨天若我们没有遇上她,是不是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夜海站在他身后驻步良久,却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此刻才上前侧目看了他一眼,终于听得他慢声说道:“你相信么,每个人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注定会发生的,这是因缘,起心动念皆是因,当下所受皆是果。”

晚风忽起,吹动他的衣袂飘飘,仿佛他的话才刚落了音,就已散落于风中了。

凫栾面上一滞,迷茫而略显黯淡的眼眸,似是随风沙拂过更显迷乱如浮絮,“那谁是她的因?”

“她自己。”夜海的声音沉稳而没有一刻迟疑地答道,片晌,又郑重道:“此事,与你无关。”

“是么,”他闻言迟缓地转过头来,呢喃道,“若是我不多管闲事,就不会……”

夜海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却并不强硬,“那就不是你了,”他的目光随即扫过那具随风而荡的尸体,扬了扬下巴,“如此这般甚是不妥,凡人不是讲究入土为安么,你若是有心……不如就将她埋了吧。”

凫栾被他这么一提点,顿觉醍醐灌顶清明了许多,他才刚上前两步,又听夜海说道:“你要做什么?”

“入土为安啊……”

夜海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没再说话,他的‘入土为安’是让他使用灵力,可他却好像并未会意。

眼见他的手即刻要碰到那具尸体,夜海实在忍无可忍,几步并作一步跨上前,将他手臂握住,“算了,还是我来吧。”

凫栾用一种完全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他,瞬息间,原本还陷在惆怅迷惘之中的情绪莫名就消散了不少,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

夜海今夜似乎格外不同。

他本应该觉得意外的,可不知怎的,他带给自己的那份关切却又像是与生俱来的。

凫栾这一刻仿佛能够透过他冰冷的外表窥见他发自心底的温意,就这么淡淡一句,却带给他十分熟稔的感觉。

他的目光从他面上一直挪到他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上,眉间舒开,不见阴郁,嘴里却道:“夜海君不是不喜与旁人碰触么,把我抓这么紧干嘛,怕我跑了不成?”

夜海目光微睨,并不屑于与他在此地调笑,转过面便将顺势放开的手在空中轻轻地比划了几下,那悬空的尸体便轻巧又稳妥地落在一个凭空出现的棺材之中。

“以你如今的灵力,要控制区区一个安神术根本不成问题,别说对凡人奏效了,就算是神仙也不在话下。”他负手走到另一副棺材旁,只见那盖上的棺材板‘嘎吱’一声便自动推开几寸,夜海目光幽深地看着里面躺着的尸体。

“是啊,就算我控制得不好,她也不至于半夜醒来吧。”凫栾一步上前,哑声道,“然后想不通,就上吊了,当我这安神术是摆设么?”

夜海摇摇头,“不会,连你我都知道的入土为安,没道理她儿子还没下葬她就寻了短见吧。”

“是啊,怎么我刚才进来没曾意识到这个,还自怨自艾以为是自己害了她?”凫栾托腮,面露迟疑。

“你进来时,没闻到什么味道么?”

“什么味道?”

夜海面沉如水,眉头微蹙,“我比你后来,却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想来是你如今灵力与修为不断提升的缘故,这点小伎俩自然不会注意到。”

“这气味,似是能蛊惑人心。”

“什么,蛊惑人心的气味,”凫栾慌不迭声,震惊道,“所以你是说这妇人可能上吊之前有旁人在场煽动她的情绪?”

夜海不动声色地又将四周打量一遍,这才转过身,斜睨他一眼,说:“以你的性子,怎会产生今夜这种想法,怕是有一日你就算是把天捅出个窟窿,也只会觉得是女娲补天不力吧。”

“我有这么不负责任么,瞧你这话说的,你只是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呢责任感极强,”凫栾贴近几步,面上重又恢复他那一贯的吊儿郎当神情,“是我的我不逃避,不是我的,谁也甭想赖上我。”

这话像是一个开关,瞬间激起夜海的回忆,只是他将心中的波涛汹涌都尽数按压了下去,面上的神色滴水不漏。

半晌,才说道:“我还是觉得那座寺庙有些问题,待处理完这两副棺材,我们就去那里看看。”

处理完……

这三个字简直充分的将他的冷漠暴露得淋漓尽致!

凫栾一想到今夜偶感他的温情与关切都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他这个人除了有副好看的皮囊,究竟有没有心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