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爱吃的货你惹不起!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啊!!!!杯具!!!

    某年某月某日某家传来某人凄惨的杀猪嚎叫……

    “洛静儿,你给老娘站住!看我不宰了你!!!!!”顿时晓苏的吼叫声传遍了整栋房子。紧接着她的妹妹晓雪就看到了我围着满院子乱跑而晓苏在后面穷追不舍的十分具有杀伤力的场面……而且她还拿着菜刀-

    “喂,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她不知所措的问着我们。可是我急于‘逃命’她急着‘追杀’我,根本没人理她。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小山村度过的。

    那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小村庄,村子两年环山,四周围绕着大片的稻田,屋后就是一天发源于山涧的小溪,小溪涧里随处可见可爱的小虾,呆头呆脑的石蟹及身形各异的石头。

    而跃进小溪就是幽不可近的山林,山林里鸟语花香,大片的树叶遮住了阳光,显得更加静谧,只有偶尔的阳光透过缝隙洋洋洒洒在山涧的四处,这片山林颇受到人们的喜爱,至于原因远不止它可以让人心平气和这一个。更重要的是,山林里盛产令孩子们永远无法抗拒的水果零食,春天的茶耳蘑菇,夏天的桃李杏,秋天的石榴梨……

    虽然有一种俗话的大概意思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这里的山清水秀,却也远没有养出水灵灵的小姑娘,倒养成了一群疑似土匪的人,上房掏鸟,爬树摘果,无所不用其及。

    我叫包笑,一个十足的四川辣妹子。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张伟今天刚来学校,但是没有新生的那种喜悦感,他现在可谓是被负面情绪整个的包围了,在坐上车来学校之前和他谈了两年的女友竟然以不能接受异地恋为理由跟他提出分手,但是张伟明白事情的缘由,他的女友是攀上了一个富家子弟了,呵呵,很正常。

    本来以为事情就此结束的他却是意料不到,自己竟然开学第一天就把他的生活费给弄丢了,要知道,高考失意后自己为了能够找来这个学院制的本科实在是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为了自己上大学家里人可谓是顶着非常大的压力,现在出了这么档子的事情,张伟有一股轻生的意识了。

    “如果我吊死在宿舍,会不会太难看了,但是我怕谁,又不敢跳河,割脉自杀还那么疼,想死啊,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张伟就是这样一个人,胆小怕死,充满了对社会的不甘心但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勇气。

    “看起来我真的只能这么懦弱的活下去了!”张伟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看着推门而入的小强,他顿时像是有一股心中的怨气想要发泄。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奈河桥边,一扯扯的灵魂被牛头马面拉着向桥的远方走去。在这扯的灵魂里面,一个灵魂相当特殊,这个灵魂就是黎韵琳,因为吃东西吃的太多而噎死的,这也算是死的奇葩了。

    “这要是去了地府不会被罚去当个饿死鬼吧,就算不当饿死鬼,要是被他们知道是噎死的,也算出丑出大了”黎韵琳恨恨的想道。“不行,不能就这样去地府,不然老娘的一世英明就毁了”黎韵琳瞅瞅了四边都是空荡荡的。桥上阴风阵阵。前面的牛头马面大叫道“快走,快走,前面就是孟婆处了,你们可以重新投胎的就在那里投胎,现在带你们去阎王那审核。”黎韵琳顺着他们说的孟婆处,果然,那里排满了人。而在喝了孟婆的汤之后就可以到前面的投胎处投胎了。黎韵琳看着前面的牛头马面还在那聊天。心一横。只见一个健步,挣脱了牛头马面的枷锁。快速跑到孟婆处,管也不管的直接冲到了投胎处,直接跳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好,她投的是活人的的胎”“她要霸占别人的生命”“咱扛不起这个责任,不如咱们当做不知道”就这样,在牛头马面的讨论中,黎韵琳捡回了一条小命。一个房间中,重新投胎的黎韵琳端坐在梳妆台旁,一个叫香草草的侍女正在给她梳头。“这个是个好命的主,看来我可以开始美好的生活了,哈哈哈哈哈。”黎韵琳想道。等到香草草帮黎韵琳梳好了发髻时,某女依然神游天外。

    香草草眼角余光偷偷地瞥了眼依旧倚在软榻之上风则毅,发现他没有看向她们这里。于是伸出小手,轻轻地扯了扯黎韵琳的衣袖,想要拉回黎韵琳飘远的思绪。“夫人,夫人!”香草草轻扯.一边低声唤道。恩?黎韵琳彼地回过神来,回头疑惑地看向又是拉她,又是呼唤的香草草。“夫人,香草草想问您,爷是否应允了夫人,准许香草草留在夫人身边?”“哎呀!”

    黎韵琳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昨儿跟风则毅商量这事,最后还没个准信儿呢!她这猪脑子啊.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夫人.怎么了?也不答应么?”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起”一条偏僻的小巷里,一个少女边哼着卡门,手里边翻着一幅副美男的写真。

    “啧啧~好身材,真想摸一摸啊。”王丫丫边看边流着哈利子,清秀的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那摸样让路过的行人均退避三尺,纷纷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她。

    王丫丫似乎没注意到路人怪异的眼光,看的是津津有味。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狠心买了二十元卫生棉居然还送一本成人杂志,真是太太高兴了。

    “小心~!”看的入神的王丫丫没有注意到路人的提醒声,正看到精彩的时候,感觉脚底一空,身体迅速的下坠。眼前一片黑暗。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林家是腾龙镇上有名的大家族,称得上是名门望族。家主林天翔是林家百年来罕见的商道奇才,十七岁那一年就继承了家主的位置,在一番的革新改变家族旧的制度与经营方式之后,二十四岁那一年就将腾龙镇上大半的生意包揽下来。

    林天翔一心志在家族的事业发展,所以对自己的终生大事延误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长久到族中差点因此动荡分离,直到将近四十岁的时候,林天翔才成婚。生下了一个儿子,也算是中年得子,让家族中不少不安分的声音都平静了下去。

    林天翔的妻子是从小便是青梅竹马的玩伴,一直苦苦等着林天翔娶她。林天翔到了中年才开始考虑自己的婚事,林天翔的妻子王琳一直等到林天翔娶她的哪一天。

    对于这样一段感情波折,在龙腾镇上也成为一一段广为知晓的佳话。但是新婚不久之后,林天翔可谓是事业与感情都是十分的得意,却因此而发起愁来。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慕容雪婚礼的当天清晨,天还未大亮,只是东边的山巅抹了几笔鱼肚色而已。临秋赶在早起的人出门前先一步走出了见水镇的城门。步子看似轻巧却落地有声。几番回首,眼里分明缠绕着不舍的翳云,却未曾停下脚步。昨儿个夜里,她一夜未阖眼。辗转反侧,却是已经盘算好了一打早出门该往何处去。

    临秋肩上背着行李袋,手中拎着旅行包,像一位准备远游的旅人,把所有的眷恋与旧情都留在见水镇。除了一些女孩家必备的小零碎和几套换洗衣物以外,只带着一颗刻着伤痕的心,一迳地往西北方而去。没有思考过最终该去哪里,也没有仔细规划过未来的路,只是单纯的急于把曾经的过往丢在身后,而已。

    就像一个落荒而逃的懦夫。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按照常理,孙鹏安已经是应该麻木了这种被冷冰冰拒绝的待遇。但是,走出某大公司的高楼,还是忍不住有点失落,有点彷徨,有点迷茫,还有点愤恨的感觉。

    看着手里的求职简历,孙鹏安又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不知道多少回的被拒绝了。自己并不是名校出身,而且,也没有什么深厚的社会背景,公务员的美梦,自己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没有想到,就算是想找到一个对口的工作都是这么难。

    孙鹏安不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所以,在求职的过程中,也就没有过多的要求。由于是刚下社会,在工资上,要求不高,开始的三个月,也就要求一月1500,这已经是白菜的价格了,只要求能够在公司里给一个能够睡觉的地方,孙鹏安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是能够留下,自己的吃苦耐劳,自己的勤奋,加上自己的才华,应该是能够在公司里有着发展的。

    但就是这样的小小要求,也都是得不到满足,就像是今天,这个公司人力资源的大姐略略一看自己的简历,掰着手指头说道:“小伙子,你看看你,第一,普通大学本科,可以说,到大街上走走,一块砖头飞出去,随随便便就能够砸到一个大本的大学生,而且,有可能是知名学校的。你这上面加了注解,说是自修了很多其他方面的专业,可你都看看是什么啊,军事?咱们这里用打仗么?冶金,古文学?还有什么截拳道?小伙子,咱们这里可不是搞学术的,也不是打架的地方。还有什么心理学,这都没用。第二,一点工作经历没有,是第一次找工作吧?没有工作经验,就意味着公司要培养,我们公司可是没有这方面的义务哟。虽然你提出的工资待遇什么的挺诚恳的,但是,这可不能作为录取你的理由。说白了,我们公司要的就是来了就能上岗,或者是稍加培训就能独挡一面的人才。你可以看看,这里的工作的,哪一个不是名校出来的?别的不说,光是北大的,就有三个。小伙子,别磨嘴皮子了,还是抓紧时间找下家吧。”

    孙鹏安土头灰脸出了这家公司,回头看看金碧辉煌的高楼,真有踹上一脚的冲动。但最终,也只能是悻悻耷拉脑袋走开了。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太子酒店是本市最豪华的大酒店,但凡上流社会的人士举办宴会,太子酒店都是首选酒店,因为它能展现有钱人们的档次!

    蒋思彤虽然是也是富家千金,但是也很少有机会在这里参加宴会。因为母亲在她四岁时就离她而去了,父亲立马就迫不及待将自己在外面的明星情人和他们的私生女接了回来,继母对她就像是眼中钉一样,而同父异母的姐姐更加觉得是她和她的母亲阻碍了她们这么多年之后才进蒋家的大门,处处为难着她。

    父亲对她更加是漠不关心,几乎当她是空气一样,从来不被重视,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父亲居然好心带她来见识一番,还亲自给她拿了一杯红酒,她有些受宠若惊。还很是迫不及待的要她喝下这杯酒,她平时是滴酒不沾的,本想问父亲可不可以不喝时,父亲却被他一个生意上的伙伴缠住了。

    趁着父亲忙于和生意上的客人寒暄而无暇顾及她,她选择了一个宴会里最安静的角落里。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忽然她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她,她四下张望,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但心中却有些不安,心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她将红酒杯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暗自嘲笑,难道是自己想多了?那么多的名媛佳丽,谁会注意到她呢?

    “思彤,原来你在这儿啊。”

    “爸爸。”蒋思彤微微一笑,眼中有些疲倦。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我的出生和教育

    我出生在北方的这个联合王国,在家里我的祖父,一个绅士的相当大的财富和影响力,曾在很多场合signalised自己在代表他的国家,他的能力是惊人的,他行使法律与巨大的成功在车站的一位法官,尤其是对乞丐来说,他有一个奇异的厌恶。

    我的父亲(他的最小的儿子)爱上一个穷亲戚,住的老绅士在质量的一个管家,拥护她私下里,我是第一个水果的婚姻。怀孕期间,一个梦想失去平衡的母亲,以至于她的丈夫,她累了,最后咨询过强求高地,其有利解释先见他事先将获得由贿赂,但发现他清廉的。她梦见她生了一个网球,这魔鬼(谁,让她大为吃惊的是,行动的一部分助产士)袭击了所以强行用球拍,它在瞬间消失了,她有一段时间失去的伤心她的后代;当,所有在一个突然的,她看见它回报以同样的暴力,和进入地球,她脚下,那里立刻涌现佳美的树木覆盖着花朵、芬芳的运作对她如此强烈的神经,她醒了。细心的圣人,经过一番考虑,向我的父母,他们的长子将是一个伟大的旅行者,他会经历许多危险和困难,最后回到自己的家乡,在那里他会蓬勃发展,在幸福和声誉。如何真正这是预言将会出现在续集中。不久之后,一些爱管闲事的人通知我祖父的某些familiarities之间传递,他的儿子和女管家,他如此惊慌,几天后,他告诉我的父亲正是时候让他认为解决;他已经提供了他的对手,他可以在正义没有异议。我的父亲,发现它不可能隐瞒他的处境更长的,坦白地拥有他所做的事情,原谅自己没有问他父亲的同意,说,他知道它会。去过没有目的;,他知道,我祖父的倾向可能会采取这样的措施将会有效地为把满足它从他的力量:他补充道,没有异常可以采取他的妻子的美德、出生、美丽和好的感觉,至于财富,这是在他的关怀。老绅士,把他所有的激情,除了一个,在优秀的秩序,听见他结束的脾气,然后平静地问道,他提议如何维护自己和配偶吗?他回答说,他可能在没有危险的希望,而他的父亲的温柔依然,他和他的妻子应该培养以极大的尊敬,他说服了他的津贴将适合的尊严和他的家庭情况,并提供为他已经兄弟姐妹,他们在他的保护下快乐地定居。“你的兄弟和姐妹,“我爷爷说,“不认为它在他们的脚下咨询我在外遇这样的重要性;既不,我想结婚,你会省略这段责任,假如没有你一些秘密基金储备;的舒适,我离开你,希望你今天晚上会找另一个住所为自己和妻子,无论到哪里,在很

    最新更新: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