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种田:穿成反派后我暴富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误解

第三百五十六章 误解

次日一早,陆凌天先楚清歌一步醒来,他迷蒙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一沉,垂眸就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头顶,昨夜的缱绻的时光尽数回到了陆凌天的脑海。

他轻手轻脚的把楚清歌放回在枕头上,随后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在陆凌天离开之际,俯身在楚清歌的额头上落下了满怀柔情的吻。

陆凌天刚坐上轮椅离开楚清歌的房间迎面就撞见了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的贺云清。

看到陆凌天从楚清歌的房间里出来,他的脸上闪现过一丝不自然。

人家二人是夫妻,晚上宿在一个房间里也是无可厚非,但他却觉得浑身别扭。

“那个,你的身体才刚刚有所恢复,还是需要静养,可不心浮气躁,过度……运动。”想想自己已经这么大的岁数了,还得管这些年轻人的闺房之事,这让他的老脸都忍不住一红。

陆凌天闻言,瞬间明白了贺云清的意思,看着这老头那别扭的样子,陆凌天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而是笑着应声道:“好,云叔,我知道了。”

听陆凌天这么爽快的应下了,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只能找个借口离开。

“行,你知道就好,一会儿清丫头醒了,让她过来找我。”说着,贺云清就背着手离开了。

陆凌天会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就又去了楚清歌的房间。

想着刚才贺云清交代的话,陆凌天给楚清歌打了洗脸水之后,就坐在了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睡的正香的楚清歌。

他动作轻柔的摸着楚清歌的头,嘴里还柔声的唤着她道:“清歌,该醒了。”

睡梦中的楚清歌正在一座小山上抓着兔子,突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一走神,那兔子顿时就溜了,看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兔子,楚清歌顿时起了几分火气。

伴随着温柔的叫声,楚清歌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陆凌天,心里的火气才稍稍消了几分。

“你还没走吗?”楚清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闷声闷气道。

“我这是又过来了一趟,刚才在院子里遇到了云叔,他让你醒了去找他一趟。”说着,陆凌天把楚清歌今日要穿的衣服拿到了她的面前。

“是做噩梦了吗?刚才看你皱着眉头。”陆凌天看着楚清歌眉间凸起的小丘,伸手把它们舒展开来。

“没有,我梦到正要抓兔子,结果听到了你的声音那兔子就跑了,有些失落而已。”楚清歌微嘟着嘴道。

只是她本是无心之言,而陆凌天却记在了心里。

楚清歌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而是开口问道:“云叔有说找我什么事吗?”楚清歌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这倒是没有,不过看云叔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好,那我先过去一趟。”说着,楚清歌就穿上鞋子往外跑。

“先等等。”身后的陆凌天出生叫住了楚清歌。

“怎么了?”

“先擦把脸再去吧。”若是这样过去,虽说云叔不会说什么但他可不想清歌这不修边幅的样子让程湜看到了。

尽管或许他也不会说什么,那他也不想让程湜看到楚清歌毫不设防的样子。

待楚清歌去了贺云清的房间时,他正在链子,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清歌,他随意道:“过来了。”

“清丫头,你来看看我这字写得如何?”说着,贺云清给楚清歌让开了位置。

楚清歌闻声走上前看了一眼,“静水流深。云叔为何写这四个字?”

“只是今早见到了一个人有感而发。”云叔笑着道。

听着云叔模棱两可的话,也没有载细问,而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是这样。”

“云叔您找我什么事儿啊?”楚清歌对贺云清的事情没有太过关心,反而想知道他找自己是所为何事。

“你们最近想要下山吗?”

听到贺云清的话,楚清歌的心咯噔一下,这也太巧了,她与陆凌天昨夜才决定出去看看,结果今日贺云清就找上自己了。

不过她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便照实了说,“是,我们是有下山的打算,但具体什么时候也没确定。”

“嗯,行,那你们走的时候告我一声,我有事要交代给你们。”贺云清点点头,随后抬眸看了楚清歌一眼道:“清丫头今早我想吃些不一样的早饭,你要不……”

贺云清把赤裸裸的眼神,差点就要把‘你快去做’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看着像是小孩子一样,重视口舌之欲的老头,楚清歌摇了摇头笑着道:“好,那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会儿饭好了叫你。”

说着,楚清歌就转身离开了贺云清的房间。

只是在楚清歌离开之后,贺云清的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换上的是一脸的沉重。

进入厨房,楚清歌的全部精力就用在了做饭上,好似身边的一切都在她的世界之外。

早饭完成之后,楚清歌叫了贺云清,却迟迟不见陆凌天和程湜的身影。

楚清歌转身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贺云清问道:“云叔,今日怎么没看见程湜呢?他干嘛去了?”

“那小子,整天毛毛躁躁的,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贺云清不以为意道。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有分寸,程湜又不是小孩子,去哪儿那是他的自由,,就算是身为他的师父,也不好多问。

贺云清正要吃饭,就看见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的楚清歌痴痴地望着门口。

他顺着楚清歌的视线看了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就有些奇怪,“清丫头,你这是看什么呢?”

“没什么,我刚才叫大家吃饭,这才发现凌天和程湜不在,所以我想他们应该是一起出去了,我想再等等。”

“等什么,他们那么大的人了,肯定丢不了。”贺云清轻笑一声道。

“但我想等一等。”说着,楚清歌固执的看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