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种田:穿成反派后我暴富了>第三百五十五章 药方的渊源

第三百五十五章 药方的渊源

“噗嗤——”一声,剑身没入肉体的声音异常清晰的萦绕在清羽的耳边,那鲜红的血让清羽的心跟着颤了几颤。

随即看向格勒瓦尔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恨意,他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狠狠的插入了格勒瓦尔的心脏,为贺云清报了一剑之仇。

有了清羽的及时抢救,贺云清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而在贺云清痊愈之后,清羽也离开了庄子不知所踪。

贺云清和陆凌天说到这里的事情心情异常的沉重,陆凌天也没有打扰他,只是默默的陪在贺云清的身边,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贺云清的肩膀,等他自己去消化这些情绪。

贺云清感受到陆凌天的动作,转身看了陆凌天一眼道:“我没事,只是想起之前的事还是忍不住想要把格勒瓦尔这个家伙暴揍一顿。”

“您的师父既已经为您报了仇,就是不想让您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陆凌天用着笨拙的话宽慰着贺云清。

“或许你说的对,师父曾经也这样说过,说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一直紧抓着不放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贺云清点点头赞同的说道。

“云叔现在有了徒弟,您的师父知道了也一定会开心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回来了。”

“不管会不会回来,但跟你聊了这些我感觉好多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带着药方就回房休息去吧。”贺云清把药方交给了陆凌天摆了摆手道。

陆凌天看天上已经是玄月高挂确实是不早了,就离开了贺云清的房间。

只是当他正要推开自己的房门时,突然发现楚清歌的房间里还亮着灯就转道去了楚清歌的房间门口。

正在房间里写信的楚清歌听到敲门声便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笔,起身打开了房门。

在看到陆凌天的那一刹那,楚清歌还有几分意外,“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我刚去找了云叔拿解药的药方,回来看你的房间还亮着灯就想过来看看。”说着,陆凌天还把刚刚拿到手的药方展开给楚清歌看。

“之前我还和云叔说过这事儿呢,后来就忘记了,我看你现在也好了不少,平日里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回去看看,正好助表哥一臂之力。”

说着,楚清歌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药方。

“清歌说的是,我已经休息的够长时间了,再这样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北寒了。”

“是啊,我刚才就在给王府写信,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把王府和北寒给管控好?”

说起这件事,楚清歌及愁眉不展,毕竟平日里王府和北寒的事情一般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现在突然交给他们还让他们管理了这么长的时间,还真有些担心。

“嗯,是该问问,若是他们实在是忙不过来的话,我倒是可以找些人去帮帮他们。”

“对啊,我都忘记了,你最不缺的就是人了。”若是有陆凌天的人帮忙,她既能放心也不用在过分的关注那边的事情,让陆凌天去管控就好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若是他们管不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楚清歌眸中闪着耀眼的光让陆凌天一时间移不开眼。

“既然问题都解决了,那我们就早些休息吧。”说着,陆凌天径直朝着楚清歌的床走去。

楚清歌看着稳步走到窗边坐下的陆凌天,她有些意外的伸手指了指陆凌天道:“小凌儿,这……是我的房间,你的房间在隔壁。”楚清歌好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啊,但是我想跟你睡。”陆凌天毫不掩饰的说着,丝毫没有因为这是在别人的地界而收敛。

楚清歌闻言,快步的走到陆凌天的身边,伸手紧紧捂着陆凌天的嘴道:“你再说什么?什么想跟我一起睡,这可是陨石的院子,你也不怕这些话被云叔或者是程湜听了去,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说着这么不害臊的话。”

“这怎么了,你是我夫人,我与夫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天经地义,谁还能多说什么?”陆凌天不以为意道。

还一边说着,一边不紧不慢的脱着自己的外衣。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若是让云叔或者程湜撞见总归是有些难为情的。”想想那个场面,楚清歌就忍不住的红了脸颊。

“那我明日一早就悄悄地离开,保证不让他们发现这总行了吧。”陆凌天看着楚清歌那有所顾虑的样子,退了一步。

“但是……”楚清歌还想劝陆凌天回自己的房间,但却被陆凌天识破。

“哎,你要是想说让我会自己房间的话,那就不要说了,不管怎样,我今日就要宿在这里。”说着,陆凌天开始耍起了无赖。

只是陆凌天的耍泼打滚并没有得到楚清歌的妥协。

他看着楚清歌还是略有疑虑的样子便使出了自己的绝招——装可怜。

“清歌,我们都已经好久没有在一张床上睡过了,我想跟你睡。”

以自己对楚清歌的了解,她最看不得的就是自己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因为每当楚清歌看到陆凌天的委屈样就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欺负他的事情一样,搞得她还挺有罪恶感。

陆凌天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便扼住了楚清歌命运的咽喉,每当自己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就会使出这一招。

看着陆凌天的样子,楚清歌也只好妥协道:“好,那就留在这儿吧。”

听到楚清歌的话,陆凌天对楚清歌的背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小眼神。

待楚清歌上床躺在陆凌天身边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楚清歌由内向外的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放松。

自从陆凌天中毒到现在,楚清歌的神经总是紧张着,但没想到现在与陆凌天同床共枕倒是让她安心不少。

闻着陆凌天身上熟悉的味道,片刻之后楚清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自己身边睡得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的人儿,陆凌天的嘴角勾起了三月暖阳般的笑容抱着自己的全世界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