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种田:穿成反派后我暴富了>第三百五十七章 给你抓兔子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给你抓兔子

贺云清见楚清歌执着于等陆凌天,他也不想再劝便自顾自的开始吃早饭。

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回事?

陆凌天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还需要等?

他可是理解不了,他么不吃正好这些热气腾腾的早饭就留给他独自享用了。

等了半晌,还是不见陆凌天和程湜回来,她有些坐不住了,就起身出去寻了过去。

贺云清见楚清歌脚步凌乱的离开,对着楚清歌的背影道:“这里四面环山,你去哪儿找啊?”

然而,楚清歌一心只想着陆凌天,丝毫没有把贺云清的话听进去。

她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还是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影,有的只是三两声的鸟啼以及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作响。

看着这高树林立,楚清歌顿时生出了一份无力感,这里这么大她怎么能找的到呢?

气馁的楚清歌蹲下身来,好不可怜。

正在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几声人声。

她站起身来朝着人声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就从树间的间隙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身影。

她提起自己的衣摆就跑了过去。

陆凌天正跟程湜说着什么突然听到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他刚一抬头就看见了楚清歌面带焦急的朝着自己跑去。

“清歌,别跑,小心摔倒。”陆凌天出声嘱咐着楚清歌,但他自己却加快了推动轮椅的速度。

等他在楚清歌的面前停下的时候,双手紧紧地抓着楚清歌的胳膊道:“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我做好了早饭叫你和程湜却迟迟不见你们出来,所以就找出来了。”楚清歌低垂着自己的脑袋,闷声闷气的说着。

“我……”陆凌天刚要说什么就被楚清歌委屈哀怨的声音打断,“你出去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你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她越想心里越觉得委屈,眼泪便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滴落在了陆凌天的手背上。

感受到手背上的湿濡,陆凌天才察觉到楚清歌哭了。

他双手捧着楚清歌的脸颊,某种满是心疼道:“你……哭了。”

看着楚清歌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也顾不得程湜还在他们的面前,手臂一伸就把楚清歌揽进了怀里。

他的薄唇贴着楚清歌的头发道:“这次是我错了,之前听你提起了兔子,想想这段时间你在这里难免会无聊,所以我就让程湜带着我出去看看,能不能遇到一只兔子。”

听到陆凌天的话,楚清歌吸鼻子的动作一顿,她从陆凌天的怀里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陆凌天道:“所以……你出去……是为了给我抓兔子?”

楚清歌一眨不眨的盯着陆凌天的眼睛,紧张又期待的等待着陆凌天的回答。

在这骗了之间,楚清歌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不少,其中隐隐有些期望陆凌天能够说出自己心中想着的答案。

陆凌天坦然的对上楚清歌的眼睛,重重的点点头道:“嗯,今日运气好,总算是没有白跑一趟。”

说着,陆凌天示意站在自己身后的程湜把装兔子的笼子拿过来。

程湜接收到陆凌天的信号,立马将笼子放在了陆凌天的手里。

楚清歌看着乖巧的待在笼子里通体雪白的小兔子,心里都不由得柔软了几分。

她伸手穿过笼子的空隙轻轻的戳了戳兔子的身体。

或许是兔子感受到了楚清歌的触碰,在楚清歌碰到它的一瞬间,那小兔子轻轻的蹦了一下,惹得楚清歌心里柔软的不像话,眼里也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陆凌天看着楚清歌看兔子的眼神都不由得羡慕了几分,他突然有些后悔把这兔子带回来了怎么办?

不过能看到他的清歌能这么开心,这一趟也算是值了。

三个人结伴回到贺云清的院子。

他远远地看见楚清歌唇角勾起笑意,对着手里的笼子发笑。

贺云清见状就开始开口嘲笑楚清歌道:“我就说他们丢不了,你还那么担心,还自己亲自去寻。”

“对啊,他们一个是我的夫君,一个是我们的侍从,我当然担心了,我可不想云叔你那般豁达,自己的土地都不知所踪了,早饭还吃的那么香。”

楚清歌故意在程湜的面前这样说贺云清,虽不会对他们师徒二人之间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但能膈应膈应他也算是好的。

果然,贺云清在听到楚清歌的这句话之后,瞬间就看向了站在楚清歌和陆凌天身后的程湜。

他还真怕这小子因为这丫头的一句话而对他这个师父产生了不好的看法。

不过,看程湜的脸上没什么变化,贺云清就放心了不少,随即就对楚清歌展开了攻势。

“我才不是对自己的土地放任不管,那是我信任他,这臭小子武功高强还用得着我担心?而且这山林中也没什么人,又怎么会遇到什么危险呢?”贺云清冷哼一声解释道。

虽然在脸上看不出什么,若是被自己的徒弟在心里记恨自己,这感觉了不太好。

“哦,这样啊,那云叔有没有为我们留早饭呢?”

“当然了,我像是那种只顾着自己的人吗?”说着,贺云清就从厨房给他们拿出了热气腾腾的早饭。

看着这些只动了一点的饭菜,楚清歌还有一丝丝的意外。

她的眼神自然没有逃过贺云清的眼睛,他看着楚清歌眼中的震惊骄傲的说着:“我可只吃了一点点,这些都是给你们留着的,快些吃吧,一会儿该凉了。”说着,贺云清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实话,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徒弟,还是让他自己一个人静静比较好。

吃过早饭之后,程湜去了贺云清的房间。

“师父。”

听到程湜的声音,贺云清抬眸不经意的看了程湜一眼道:“嗯。”

“一会儿……我要跟着陆公子和陆夫人下山一趟。”

闻言,贺云清写字的手一顿,这次,贺云清的眼睛终于落在了程湜的身上。

他没有深入的询问,而是简单的说着:“今日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