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我在

突然,众人被一阵轰鸣声打断了思路。

下一秒,一团血色不明物体从其中一个管道滚了出来。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蕴苝更是被吓得一下子钻进了寤朔的怀里。

察觉到他的动作,寤朔心中一软,顺势用力的搂紧了他的腰,“别怕,我在。”

一边安慰着蕴苝,寤朔同时也没有忘记盯着另一边的情况。

等这团物体停止翻滚,他们才看清,这居然是三个人。

这种情况下,居然能从管道里滚出三个人来,众人加强了戒备心,不约而同的站在了角落里。

蝙蝠男警惕的盯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两大一小的组合更是让他们吃惊,在这里,居然还能发现小孩子。

小女孩瑟瑟发抖的站在两个壮实的男人背后,他们也同样对蕴苝他们充满了戒备和不信任。

双方就这么剑拔弩张的各持一方,气氛紧张的,似乎只要有其中一个人有动作,下一秒这里就会打起来。

寤朔一双凌厉的凤眼落在他们三人身上来回打量。

他可不会相信任何可能会威胁到他的蕴苝的人。

可是看着他们三人,包括那个小女孩的身上都充满着大小不一的刀伤,蕴苝的心软了软,轻轻扯了扯寤朔的袖子。

寤朔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可人儿水汪汪充满恳求的眼神,他的心就软成了一塌糊涂。

寤朔揉揉他的脑袋,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唉,真是败给你了。”

安抚好了蕴苝,寤朔杨扬手,下一秒,他们就自动给寤朔让开了一个空隙。

“你们是什么人?”

他的语气平淡,可男人分明听出了上位者的压迫感,无形中让他们气都喘不过来。

豆大的汗滴立刻从后背涌出,打湿了衣衫,衣服渗出了血液,显得几人的面目更加可怖。

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叫张飞跃,是名特种兵,他叫李子强,后面这个是小元,之前一直在孤儿院生活。”

寤朔看向一旁的两人,李子强感受到他的压迫,额头涌出细密的汗珠,“我,我叫李子强,之前一直在搬砖,是工地上的工人……”

藏在两人背后的小女孩也瑟瑟发抖,声音细如蚊蝇,喃喃道,“我,我叫小元,今年9岁……”

女孩子看着寤朔冷若冰霜的脸,声音越来越低,还带着清晰可查的颤抖。

听完他们的话,寤朔冲后面的人扬扬脑袋,“去,你们去给他们包扎一下。”

“你们放心,我们这里暂时安全,但是如果你们敢生出什么别的心思,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的眼神像刀子一样刺向了几人。

吓得张飞跃三人连忙捣蒜似的点头。

看到他们三人的反应,寤朔表示满意,点了点头。

医生也安顿着三人坐下休息,从随身的箱子里拿出了急救的东西,给三人处理起伤口来。

他先用剪子将他们的衣服剪开,但仅仅就是这一过程,都艰难的要命,沾了血的衣服经过长时间的风干,许多都已经贴在了皮肤上,和伤口紧密的结合。

光是剪个衣服,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张飞跃是特种兵,这点小伤还能忍,可李子强和小元都是普通人,更别提小元这个九岁的小女孩了,疼的她呲牙咧嘴的,不住的吸气,瘦的凹陷进去的眼眶里,那双亮晶晶黑亮的如星辰的眸子盛满了泪水。

可偏偏她又坚强的不肯哭出来,瑟瑟发抖的样子惹人怜爱。

蕴苝看到她这副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从众人后面走到小元的面前,变戏法似的从手心里变出一颗糖,“呐,小元,这颗糖是奖励给坚强的小姑娘的哦。”

看着他手心里被亮晶晶的糖纸包裹着的糖,小元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从蕴苝的手里接过糖,点点头,乖巧的说道,“谢谢哥哥……”

她抬起头,看着清俊温柔的少年郎,脸颊白皙胜雪,亮晶晶的眸子仿佛一轮盛满了月光的潭水,温柔沉静,让她不禁一时看呆了眼。

她情不自禁的喃喃道,“神,神仙哥哥……”

下一秒,蕴苝就感觉到怀里一软,他低下头,看到小女孩儿钻进了他怀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腰。

看到这一幕,寤朔的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他大手落在小女孩的肩上,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了起来。

“干嘛呢,你这小破孩儿,离他远一点。”

这动作可吓坏了蕴苝,他惊慌的护着小女孩儿,不满的瞪了眼男人,“寤朔,你小心点,她受伤了。”

听到这话,寤朔心里更加气愤。

蕴苝从他手里接过小元,而小元也自觉的紧紧抱着他的腰,死活都不撒开。

“漂亮哥哥!”

听到小女孩儿的话,寤朔更加不满,愤愤不平的瞪了眼她紧紧搂着蕴苝的腰间的手,低低的咒骂道,“小花痴!”

他的吐槽可没有错过蕴苝的耳朵,他嗔怒的瞪了眼寤朔,“寤朔!”

寤朔更加委屈了,看着她脏兮兮的小手,心里的怒火快喷出来。

那是属于他寤朔的人啊,你这小鬼哪里来得胆子真是的!

但是看到蕴苝怜爱的眼神,他又不忍心朝蕴苝撒火,只能默默的将气憋在心里。众人看到寤朔这副样子,深知这位大佬可不是好脾气的,于是都默默自觉的远离了这里。

虽然张飞跃和李子强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但这不影响他们感受到这快要凝固的气氛,也拖着自己受伤的身躯,默默的远离了他们三人。

蕴苝抱着怀里的小女孩,坐下,看着她瘦削的凹进去的脸颊,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也更加温柔了,“小元呆在这里怕不怕啊?伤口一定很疼吧,不过没关系,现在有哥哥在,哥哥会保护你的。”

听到蕴苝的话,小元咧开了嘴,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相信哥哥,小元现在一点都不怕了,只要能一直和哥哥呆在一起。”

“什么,还要一直呆在一起?”

寤朔差点没有控制好自己上前把她给扔出去。

但是碍于蕴苝,他只能坐在角落里气呼呼的看着他的宝贝对这个小花痴嘘寒问暖。

众人见状,也一致觉得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顺便再等等,说不定后面还会来人。

可是他们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过来。

气氛一时间陷入了低谷,医生叹了口气,“看来,不会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