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乌龙了,苏先生!>第四章 人生如初见

第四章 人生如初见

顾漫正在驾车,而林韵的呆滞又错愕的表情让他的眼神一阵暗淡。

林韵自然没有捕捉到他的表情失落,信息虽然只是数字,可还是让她的情绪澎湃了起来,这笔单子终于接了下来,这么一来,弟弟的医药费岂不是有了着落?强制按捺住激动的心情。

“怎么?金主上勾了?”顾漫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林韵却还处在激动当中,那条手机信息,她看了又看,一次性居然看了十三次,最终长长的呼吸了口气,回复信息:“多谢。”

她不清楚应该回复什么,短信删了又删,待林韵流露出一副胜利表情,顾漫这才打趣的问:“去庆祝下?”

林韵此时早就沉浸沉浸在亢奋当中,随口一提就是徐凉凉,毕竟这单子是对方介绍的,而徐凉凉已经约了一个叫做川遇的火锅店。

“川遇!”林韵很是兴奋。

“得嘞。”顾漫爽快的应了一声,或许有种爱,叫做只要能看见你的笑容。

川遇火锅店,等到林韵和顾漫抵达的时候,黑发披肩的徐凉凉早就吃开了,她大快朵颐,甚至都没来得及顾得上林韵,那一副样子还真的是不客气,一块虾滑还没吞咽到嘴里,直接夸张的表情:“真有你的,林韵你竟然搞定了苏大少,天呐,苏大少都能搞定,你可知道对方可是号称冷面死神,我这么能耐,明天代替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呗。”

“酒会?”林韵皱眉。

徐凉凉抱歉似的一笑:“主要是一个商业酒会,前天我爸拿到了请帖,能够去参加酒会的都是各地名流,里头不乏年少多金的男人,若是林韵你能够钓到一个金龟那就完美。”

她的话真挚而又诚恳。

一旁,顾漫的脸色黑的不成样子,话痨的他着实忍不住:“我说徐凉凉,你愁嫁也不要把林妹妹给推入火坑。”

“乌龟,这又管你什么事情。”徐凉瞪了他一眼,随后瘪着一个嘴巴,可怜巴巴的道:“林韵,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我也就不瞒着你了,说酒会是假的,结交所谓名流更假,主要是为了敲定一笔订单,那笔订单是和一个德国人谈判,时间紧促,而你又精通四国语言,在谈判中可以帮我,那笔单子对我家来说很重要,如果单子无法敲定,那么,我,我家破产。”

素来大大咧咧的徐凉凉第一次流露出坑请的表情。

“好!”林韵纠结了下,随后郑重的应承下来。

人情是她欠的!

海宴盛天。

这酒店的富丽堂皇已经无法用词汇去形容,灯碧辉煌,各种名流精英似乎都集中在了一块,举杯浅饮,这是富人的世界,名流的社会,当林韵置身在这个场合时候,一种极度的压迫感使得她浑身的不自然,犹如灰姑娘步入了皇宫大殿一般。

林韵毕竟见过的世面太低,此时一脸的茫然。

虽然答应帮徐凉凉的忙,可是这种权贵富人的场合,依旧叫她觉得浑身上下非常的不自在。

徐凉凉却是眼神一亮,直接盯准了一个鹰钩鼻的男人,那个男的估摸着五十来岁,绅士风度,正在谈笑风生,林韵被徐凉凉碰了下身子:“那就是亨特,我家最大的订单就是有求与他,他掌握着外贸码头的运营权,他不点头,货物就发不出去,或者是能不能优先安排,利润折扣,这些关系到我家的商业生死,这次叫你来帮忙谈判翻译,就是为了争取一下利益。”

林韵顺目望去,那个绅士风度的老外正处在万众瞩目的中心。

不过那也是她这次谈判的目标。

林韵心中一发狠:“上!”

亨特是顺流大华夏区的总裁,能够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也是人中精英,不过人到无十三岁,他俨然是看到了人生,最看中的就是女色,凭借着他的身份地位,在他看来女人不过就是一个玩具,他就像是一头狼,虽然正在和人谈笑风生,实际上目光却不断扫视着,就在这时,亨特却是眼睛一亮,因为俩个女人正朝着他走来,食物终于上钩了。

亨特斜眼一扫,质量还算不错。

林韵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在亨特的眼中竟然只是一个玩具?

“亨特先生,我敬你一杯。”

徐凉凉在说着,林韵急忙翻译,可是对方的眼神不断扫视着林韵的胸,那种一种贪婪的表情,毫无掩饰,在谈判期间,林韵虽然在翻译着可是脸色不断的在变化。

“哼!徐女士,看来这订单就不必谈了,我的权限,最大程度能够给你的就是八折,很是抱歉!”哼疼肩膀一耸,逐而却把目光放在了林韵的身上,嘴角流露出若有似无的笑容:“当然,条件是可以谈的,如果这个女的,今晚陪我,我会考虑考虑,怎样和总部申请。”

林韵在翻译,可到后面肺都快气炸。

“什么情况?”徐凉凉问。

林韵脸色一再变化,她虽然不清楚所谓折扣值多少价值,可是也清楚,这笔订单可关系到徐家的商业生死,或许别人的一点折扣,就是自己一辈子都达不到的财富,她在这时候为难的很。

“有什么你就说!”徐凉凉虽然性格大惊小怪,可实际上毕竟是豪门出生,又怎么可能不懂的一点人情世故。

“要我陪睡!”

犹豫很久,林韵狠狠的一咬牙,可就在这时候,一道漫不经心而又慵懒的声音插入了进来,林韵侧目望去,看见的只是一道身躯坚挺,笔直如剑的身子,他酒杯中的液体在摇曳着,“要我陪睡吗,亨特?”

齐刷刷的,宴会厅里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这里。

苏陌冷?

是他?

亨特此时整个人脸色大变,局促和不安的恐慌情绪在让他额头瞬间渗透出冷汗。

冷面死神?

他虽然是顺流的大华夏总裁,可说到底不过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眼前这个冷酷的男人,嘴角虽然轻佻着玩味,然而这个男人哪怕只要轻轻的流露出一丝态度,那个态度足够能将他碾压成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