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后我当了首富

2293
本书由中意文学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重生了

“苏沐,你竟敢在客厅抽烟!”

震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让他的思绪瞬间回到了身体。

苏菲,他的女朋友,也是未来的妻子。

门口站着的女人波卷的水浪秀发披在香肩上,肌肤雪白,包臀裙下是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笔直而又修长的迷人美腿,叫人炫目不能去转移视线。

原本娇妻在怀足够让人羡慕,不过苏沐此时却只是冷眼一扫。

“三十倍的期货回报率!”

苏沐盯着手机上资金到账的信息,身体有些控制不住的轻微颤抖。

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重生在七个月前,千禧年九月。

“交割了本金和手续费,获利足足一千一百万,看来上辈子的历史轨迹并没有走偏,既然历史的轨迹没有因为我的重生而发生更改,那么我这一千多万,以后就足够衍生出一亿、十亿,甚至更多、、、、、”

金融专业出生的他,股市不要成了他的提款机。

上一辈子穷困潦倒,蹉跎一生,一切都是拜眼前的这个女人所赐。

老天既然给了自己逆袭人生的机会,这辈子一定要好好把握。

孝敬父母,发誓绝不能再让老父亲含恨而终,弥补上辈子的遗憾。

“你耳朵聋了?你爸果然没给你取错名字,活的就像块木头。”苏沐的冷漠反应让苏菲诧异了一下,随后换来的更是尖酸奚落的嗓门。

“对,我就是木头,当然比不上送你回来的金胖子。”

苏沐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心却如蛇似毒,可能是因为喝酒了缘故,苏菲的脸上还透着迷人的微醺。

他知道苏菲的妖媚并不是给自己看的,她本身在房屋中介工作,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攀附上了金胖子,而金胖子的堂哥正是金龙房产集团的副总,借助金胖子的关系她也顺利的混进了金龙集团成为了售楼小姐。

自从苏菲成为集团员工后,对苏沐更是冷眼相加。

平日里的相处更加变本加厉,对苏沐不是奚落就是尖酸刻薄的嘲讽。

“你说什么?”苏菲楞了一下。

自从相识开始,苏沐对她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极尽温柔,不管自己提出什么要求,眼前的这个男人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办到,恍惚中苏菲像是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的苏沐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真是朽木不可雕”

爆棚的优越感让苏沐在她眼里,更加是一无是处,苏菲此时已经换上了棉拖,俯身下来,胸前的沟壑充满了旖旎的诱惑,她早已经被金胖子的温柔多金迷惑了心智。

而苏沐在她的心里简直就是窝囊废的代名词。

“人虫!”苏菲冷眼一扫,径直朝着卧室走去,不屑而高傲的姿态一览无遗,要不是苏沐对她百依百顺,还有点用处,她甚至都懒得多看对方一眼。

拿苏沐和金胖子对比,她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在电瓶车上笑。

“对了,明天老弟会来咱家住一段时间”苏菲临进房门前,命令式的话传来:“你去把那卧房收拾出来,不要整的乱七八糟的,我看着都嫌肮脏。”

“那我呢?”苏沐轻轻地吞吐了一口烟圈。

“沙发还睡不下你?”

苏菲甩手就要关门,身后却传来苏沐清冷的声音:“我不同意!”

“苏沐!”她猛的转头:“你再说一遍?”

“没什么好说的,这房子是我的,是我爸妈,对,也就是你眼里完全瞧不上的老人一滴血一滴汗,省吃俭用,辛劳了一辈子才积攒下来,凭什么要让给那个衰仔。”

对于苏菲的那个弟弟苏帅。苏沐上辈子不要太了解。

简直就是被溺宠坏了的二流子。

跟随着上辈子的记忆,孙帅那个烂衰仔没事就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纸醉金迷,这次是因为搞大了一个夜场妹子的肚子,这下闹出人命来了,而对方妹子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浮华的表面,还是误以为对方多金就死缠上了他。

前提那夜场妹子需要苏帅在城里要有套房子。

而苏菲一家人却把主意打到了苏沐的头上。

苏沐越是回忆眼神就愈发如刀锋冰冷。

上辈子苏菲这伏弟狂魔就是这样算计自己,苏帅入住后自己只有睡沙发的份,偶尔能够进卧室睡觉,搞的像是苏菲对他最大的恩泽和施舍一般。

而苏帅则是雀占鸠巢,一步步的算计,最终使得房子也落在了对方手中。

“苏沐”

苏菲盛气凌人:“看你小气吧啦的,我弟不过就是暂住一下,他可是你以后的小舅子,难道不应该处理好关系?要知道老弟帅仔可是妈的心头肉,你要是和帅仔关系处理不好,我还怎么嫁给你?”

“然后呢?步步为营,吞掉我爸妈辛苦一辈子的这套房子?”

苏沐嘴角上浮,勾勒出一抹浅笑。

残酷而又逼真。

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的丑陋嘴脸,苏沐越发恨自己上辈子的无能。

这世上没有怕老婆的,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那是一个男人拼命流血扛起家庭的负担,那是男人为了一个家负重前行啊!

可是一片真心到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弟又怎么想吞掉你房子?”苏菲楞了一下,像是被揭穿了心中诡计,旋即气急败坏的怒声用来掩饰内心的慌乱:“苏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再说这房子本来就是你爸妈给你我结婚用的。”

“这房产证上本来就该有我的一半。”

苏菲越说声势越是高昂,甚至有了泼妇骂街的姿态:“我今天就把话说白了,不说我弟就只是来暂住下,就算真的把房子给他那又怎样?这房子至少有我的一半,我把我的给我弟又怎样?”

望着气急败坏的苏菲,苏沐笑了,苦笑!

他越来越为自己的上辈子觉得可怜。

感觉伤悲。

上辈子的自己真的是瞎了钛合金的狗眼,一辈子被对方一家人榨干了心血,连带着连老父亲最后的希望都没法做到。

老父亲临死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传宗接代。

为了这个心愿,可怜的父亲硬是生生的拖了半年,被病痛折磨的每个晚上都死去活来,直到苏菲说怀孕了这才撒手人寰,带着安详的心愿离去,可苏菲怎么做呢?

直接以工作为重的名义打掉了小孩,硬生生的摧毁了亡父的愿望。

想来九泉之下的父亲都死不瞑目啊!

苏菲看苏沐被他震慑住了,蔑视冷笑。

眼前的这个窝囊废果然被自己拿捏的死死的,抱着个一亩三分地,守着点房子,没有一点上进心,简直就是粪坑里的蛆虫,转念一想,又想到金胖子对她的温柔体贴,出手又豪迈多金大大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一条狗。

不!狗都不如。

“你还真把自己当贴身卫生巾?”苏沐轻吐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