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看阴命>第一章 一年只能算三次

看阴命

10126
本书由中意文学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一年只能算三次

“一年算得三次命,福祸之兮无人信。”这副老旧对联儿已经贴在我们家门口几十个年头,打我记事起,便有了。

我叫王二十,生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子,今年二十有三。因为出生时阴历是三月二十,公历正巧也是三月二十,于是就干脆给我起名儿二十。

家里就我和外公两口人,住在自家的小二层民房,坐落在一个破旧小巷子里。

我从小跟外公相依为命,从来没见过父母,有时候问起,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或许早就投胎去了,可那神情,却像隐藏着极大的恨意。

外公是个算命的,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门找外公算一算命理运势,可他一年只算三次命,不是一人三次,是不管什么人来,总共只做三次生意。不管多大的事情,超过三次就再也不给人算了。

邪乎不?可就指着这,外公还是从小把我给养大了。

懂事起,他老人家也经常教我一些易经八卦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耳濡目染的多,我开悟得很快,一下就通了。

这天,我刚从外面回来,就瞧见家中堂前跪了个人,边上还站着个,想将地上那人扶起来。

我刚进门,就听见地上那人说:“王神算,算我李来富求您,就给我算这一卦吧,要不,您也甭算,就告诉我该怎么做就成,行吗,哎哟,我可求您了。‘’

这人我是第一次见,可这场面是见多了,又是来求外公破例的。

外公坐在堂前,也不叫他起来,只是闭着眼睛手里捻着佛珠,轻声念着。

我上前道:“这位老板,我们家是有规矩的,一年只算三次,认识的都知道这样,现在也快年尾了,我早些给你预约上,等一开年你再来,行不?”

李来富脸一苦,耷拉下来:“你就是王神算那个大孙子吧,哎哟,十来年没见,都这么大了,我这事儿可等不得,多等一分钟都要我的老命啊。”

听他这话,以前是见过我?可我怎么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他看上去的确很着急,可是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这么说。

外公压根都不睬他一眼,我推脱之词张嘴就要来,不小心瞥见桌台上放着的一张红纸,上面赫然写着一串时辰,不用猜就知道,大概就是李来富的生辰。

我跟外公学过推八字,也就是以五行生肖看命格。这李来富生于乙卯兔年十月初八卯时。

那么他本命属兔,大溪水命,五行即是缺木。

这人聪明机智,善谋略,且意志坚定,大体上看去没什么纰漏,什么家庭和睦,财运亨通,一副大富大贵之命相。

可就在时辰位,我仿佛瞧见一抹鲜红朱砂点!就在今年,必有一劫,来势不小,带有七煞之兆!

这在五行命格中属大凶,七煞不仅是煞自己,也煞双亲及伴侣。所以七煞这个劫无人能解,最多只是改一改命格拜个太岁化解,请各路仙人施恩保佑。

而七煞中最为凶险的是血煞。李来富这一劫,想必是来势汹汹了。

“这位老板,我劝你还是快回去吧,在家呆着,哪里都不要出去,多摆些绿植之类的,少碰水,最好都别喝水了。”

我几乎脱口而出,好像冥冥之中就看到了他将会经历什么。话音刚落,外公突然睁眼定定看着我。

李来富身边站着那个人皱着眉指着我:“嗳嗳嗳,你这小毛孩子懂什么,不让人喝水?还活不活了?”

“你怎么说话的!怎么能在王神算跟前叽叽喳喳。”李来富将那人往自己身旁一扯,白了他一眼。

外公这时撑着桌子边缘缓缓站起身来,长呼了一口气,说:“行了,你们都回去吧,这事我看不了。多说无益。”

说完,他老人家背着手就往里屋去了。这个举动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在下逐客令,李来富见外公要走,赶忙起身挽留。

我身子一侧,挡在他身前:“嗳,我外公既然都这么说了,你也别强求了吧,况且命这东西,强行改命实属逆天,这哪是人力可违抗的。再说了,您的运势在今年还能勉强挨过去,照着我刚才说的,没问题。”

李来富一听,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猛的握住我的手:“小兄弟!不,小神算,你可是知道些什么?快救救我!”

我张嘴正要说,只听外公的声音从里屋传出:“二十!送客!”四个字铿锵有力,我到嘴边的话也全噎了回去。

“您还是请回吧,天命不可违,回吧。”我叹了口气劝道。李来富见我守口如瓶,重重叹了口气。

“算了,是好是坏都随命吧,至于刚才小神算跟我说的那些,我都会照做,也替我跟老爷子说声对不住,叨扰他老人家了。”

说完,便领着那个人走了。

外公从里屋走出来,让我把大门都关上。可这会儿天还大亮,怎么就突然要关门了呢。

不过我也不敢不听,老老实实把门都关上了。外公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做这些,“跟我进来。”

外公严肃的语气里沉重且有着难言的无奈。我不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刚才来的那两个人惹到他了,我不敢说话,低着头跟了进去。

“二十啊,你打小是我带大的,你如今也已经小有所成,我也放心了。”这话听着我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我赶忙道:“外公,您是不是生气了,我今儿个多嘴了,就是多看一眼那个八字儿,我这嘴就管不住了。”

“该来的总要来,这是你的机缘,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我没怪你,不必自责。不过今日那个八字,你一定看出了什么,才会教他暂时解煞的法子,现在就咱爷孙俩,你说给我听听。”

外公端起水杯问我。

我也不敢迟疑,看他今天这样子,总觉得怪怪的,于是我老老实实把推出来的东西跟爷爷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