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第三十章:好的归宿

第三十章:好的归宿

“您是可敦的母亲,自然也是我的母亲,理应受我一礼。”耶律保郑重其事道。

在耶律保怀里的离落也吓傻了,连从耶律保身上下去都忘得一干二净。只是在一个劲儿的想,这是耶律保第一次见岳母所以搞的正式点?

赵天麟赶忙让耶律保起来。耶律保才又抱着离落站起来,又在离落的强制要求下将离落放了下去。

赵天麟只是呵呵的直笑,外孙女有了个好的归宿,怎么能让他不高兴。映雪不时照顾照顾耶律保的感受,让离落多跟耶律保说说话,缓解耶律保的尴尬。

耶律保自放下离落以后,让坐就坐让站便站,浑身僵硬的不像话。恐怕他第一次上战场杀敌都没那么紧张。

四人大眼瞪小眼,过了好一阵映雪才说让耶律保带着离落早些回去,现在出发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也刚好能到,不必抹黑走路。

耶律保才站起来,牵着离落的手冲映雪和赵天麟鞠了一躬,告了别拉着离落出了帐包。

秋风渐渐吹着,扫在路过的行人身上,拂过还漫步在草原的一个个匆忙赶回家的路人。耶律保的手自从帐包出来便一直没放开离落。

离落的手被耶律保紧紧窜在掌心。耶律保掌心宽大,暖人的温度透着手掌传递给离落,让她不禁红了耳朵,不过联想到今日耶律保的举动,也让她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可敦笑什么。”耶律保把离落攥的更紧,想必也是猜到了离落在笑什么,无非是笑他对着岳母失了稳重,像个毛头小子一般。可敦要是敢说出来,今日定要好好惩罚她。

离落被耶律保一问,忍不住笑的更欢,眼睛忽闪忽闪的,耶律保觉得很是好看,感觉晃着他的眼睛。

“我笑大汗今日手忙脚乱,活脱脱一个呆头鹅!”一边说着离落一边往后退,后来干脆越跑越远,她知道耶律保一定会来抓她。

耶律保梗着脖子看着越来越远的离落“可敦取笑本汗。”说罢,耶律保大步向前,离落没料到耶律保来得那样快,便被耶律保锁在怀里,还在咯咯直笑。

“咱们不日便大婚吧,本汗为定为可敦准备一个独一无二盛大的仪式。”耶律保朝着离落咬耳朵。鼻腔喷洒出的气息,沿着离落的耳朵一直钻入了脖颈。

离落刚笑过,就被耶律保的一番话震惊到。大典一办,她就是真真正正的柔然可敦了。离落有种置身于梦境的感觉。

前不久,她还是那个楚宫里不受待见的罪后之女,是那个要被迫替兰儿到柔然的和亲公主,而现在,有个男人站在她面前紧紧抱着她仿佛恨不得将心掏给她,今日他见到自己母亲与外祖时的手足无措,直到现在他又说,要给她办一场盛大的成婚仪式,他要风风光光的将自己娶进门。

久久没听到怀中人的回答,看着离落失神的模样,耶律保心里颤了颤“可敦是…不愿吗…”虽然他也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如果离落不愿意,他真有可能将离落放走。

“要是可敦不愿,本汗也不会……”强迫可敦。耶律保一边说着,一边欲放开离落。而突然撞进怀里的温香软玉,让他愣了愣,随后他的话便被离落打断了“我愿意。”

耶律保还没回过神来,显然是被离落的回答欣喜的震晕了脑袋“可敦是说…”“我说我愿意,我愿意嫁给大汗。”离落重复着。

耶律保听着离落笃定的话,脑袋里心里都炸开了花,他怀里的这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可敦了。

耶律保爽朗的大笑,一把打横将离落抱在怀里,大步朝着不远处他们的王宫而去“可敦!咱们回家!”离落也咯咯的笑。

两人的笑声回荡在草原上,让不少已经生火热饭的人探出头来看看这欣喜纯粹的笑声是从哪里传来的。

日子很快,冬日里头出了一个久违的暖阳。离落披上红色的外裳,又是一个早起的早晨。柔然的头饰要简单的多,不如同楚宫那般铃铛脆响,繁重琐碎。

再由银蕊替离落在颈上裹一层厚厚的雪狐皮毛,红色的额饰正中点缀一颗红宝石,在晨曦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离落所有头发全盘了起来,穿插着红色石榴花的发钗,在发髻后方坠着两条长长的流苏,直直到离落的腰窝,雪白色的雪狐皮毛衬托着这股红色更显的妩媚万分。

银蕊掀开帐帘,耶律保魁拔的身姿映入眼帘迎风而立。离落笑的很开心,除了在遇到母亲与外祖的时候,现在便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耶律保向离落伸出手掌,离落自然而然将手伸出去放在耶律保的手中,一旁起哄的将士们声音越来越大。不远处的士兵燃起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充斥在整个草原,让草原上洋溢着久违的欢乐。

耶律保伏在桌案上,执笔写着什么。帐内暖烘烘的燃着煤,离落从外面温了酒走进来“大汗在写什么?”

耶律保笑嘻嘻的拿起桌案上纸笔,递到离落跟前让离落看“你看看就知道了。”

离落默读完信纸上的内容也不免的更加高兴,按住耶律保的额头在上头狠狠嘬了一口,留下鲜红的唇印“大汗威武!”

耶律保看着他的可敦喜笑颜看的样子,想着自己这个决定必然是做对了。下一刻耶律保夺过离落手中的信纸压在桌案上,在离落措不及防下偷了个香,印得耶律保的嘴唇上也红红的。

离落被耶律保宽大的胸膛挡住了整个视线。眼看着耶律保离自己越来越近,离落结结巴巴才终于道“大…大汗…!还…还有…交杯酒没…没喝…!”

“也是!”耶律保快速往酒杯斟酒“就遵从可敦的意愿,完成最后一道仪式。”说罢,耶律保将系着红绳的酒杯拿起来,递给离落。

离落刚触碰到酒杯边缘,酒杯便被耶律保夺走,随之而来的便是耶律保炙热的亲吻,混合着酒的香醇,沁入离落的唇齿。

红烛羞的打了个晃,帘帐被耶律保从床头拉下,大红的喜袍从床幔间扔出,激起一阵阵暖风。

信纸之中内容复杂,但是离落看出了大概的内容:柔然与楚国永不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