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重生公主:夫君是权臣>第二十七章:便入了楚宫

第二十七章:便入了楚宫

已经快是初冬。

这日的风很大,离落替耶律保披上大氅,送耶律保上了马,眼看着耶律保带着大队人马绝尘而去。临行前,耶律保在离落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等我回来。”他道。

将士们热血澎湃,不过两日便入了楚宫。许久没历经过大战的楚兵们消极懒怠,根本抵挡不住柔然军队的攻势,不出片刻便完败。

楚帝浑浑噩噩坐在大殿的龙椅之上,维持着他认为最后的尊严。蒋贵妃与兰儿也在战争刚开始不久便被楚帝叫在了一块儿预计逃离,不过并未如愿,现下颤抖着和楚帝紧紧挨在一块儿,兰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再也傲慢不起来。

整个楚宫,也就算得离落的清萝宫与离尘的殿内还有太后的宁安殿未见血腥,其余地段无一幸免。

“说起来,本汗还应该叫您一声岳父,是吧皇帝陛下。”耶律保直愣愣的现在大殿正中央,看着狼狈的三人。

楚帝心如死灰一般,抬眼看着耶律保“你既然清楚…为何要如此…”

耶律保拿着他的大刀,虽然身居下位却依旧威风凛凛“皇上您怕是忘了,咱们两国和亲最开始便是权宜之计,皇上您不是也持敷衍的态度吗。”

“但本汗倒要感谢您给了本汗如此好的可敦。”耶律保一步一步逼近“本汗为何如此,皇上不如想想您自己是怎么对待本汗可敦生母的,一个不懂感恩帮助自己的人,又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

“那是那个贱人咎由自取!想将朕的皇位抢走!”楚帝好不容易硬气一回。

耶律保不屑的笑笑“是皇后想抢皇上的位置,还是皇上您自己疑心深重想必也不用本汗说明。”

耶律保上了阶梯一步一步朝着楚帝走去“皇上刚即位的时候,本汗不过八九岁。可当时你屠我柔然本汗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本汗是看在可敦的面子上才免了皇上受苦。”

蒋贵妃和兰儿已经躲到了龙椅背后,楚帝则紧紧贴在龙椅上,丝毫不能反抗。

“本汗想这天已经想了很久了,可惜可敦不能看到这一幕。不过本汗也不忍心让她看着血腥。”耶律保举起大刀“了。皇上,您这一生做了许多错事,不过唯一正确的一件事便是将离落许配给了我,皇上,您就好好睡一觉吧。”说罢,大刀往楚帝心口而去直穿出一个血窟窿。

楚帝瞪大着双眼还有不甘在眼中,他用残存的力气抬起手指向耶律保“你……”并没说出下一句,耶律保将刺进楚帝心口的刀在旋转着钻了钻,楚帝才气绝身亡。

在龙椅背后的蒋贵妃吓的激灵,兰儿看着耶律保的刀尖叫一声晕厥过去。耶律保处理好楚帝以后,让人把蒋贵妃与兰儿带去地牢中受七十二种刑罚。

“离落可安好?”离尘见着耶律保第一面不是关心他的父皇,而是他的妹妹。耶律保来楚国离落知道吗?离落若是知道会是什么反应?离落会不会已经遭遇不测?

耶律保点着头“可敦安好,此次前来可敦是知晓的。另外耶律保还有一个请求,想让你答应。”耶律保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向离尘道“楚国不能一日无帝,耶律保一路披荆斩棘,早已为你铺好后路。”

听着耶律保称离落为可敦,离尘便知离落的好日子来了,不过转而听着耶律保的话里有话,惊觉不太简单“大汗的意思是…”

“你做这个皇帝,拉拢你的人脉巩固你的位置,我会在一旁助你一臂之力。”耶律保顺道。

离尘虽然猜想到这件事,不过听耶律保说出来也是心头一颤,他并没有这个想法,他倒更想做个逍遥自在的江湖人“可我…没有这个想法…”离尘心里还是抵触。

“只要你登上这个位置不止是可敦的殊荣。若是不愿,你完全可以培养一个新的皇帝出来,若是做腻了皇帝,自然由小皇帝继位。”耶律保说的后路便是这个,他也猜到了离尘可能不愿做这个皇帝。

离尘再想着离落,犹豫片刻也就同意耶律保的建议。

离尘被耶律保扶持登上皇帝之位,却是受着柔然的掣肘牵制,是个名副其实的傀儡皇帝。

太后已然厌倦宫中纷争,离尘亲自做主给太后划了一个封地颐养天年。

等楚宫的事儿规整完毕,已经过去三日有余。耶律保交代好琐事,便又出发向柔然而去。这次是他心急,吩咐士兵依照正常路途行径前进,而自己快马加鞭,只为早些回到柔然见离落。

但回到柔然却发现离落不见了。盘问银蕊,银蕊才哭哭啼啼道,自耶律保出发那日,除了完颜列见过离落一面便没人再见过离落。也是自完颜列见过离落之后,两人便都不见了。

再询问士兵,耶律保便知大事不妙。

当日离落回到宫中,完颜列求见与离落争执一番。

“可敦可知大汗此去所为何事?”完颜列现在离落不远处道。

离落笑着道“大汗的事又怎么会事无巨细告诉我呢,我向来不涉政事。”

“大汗此去是去灭楚国。”

离落脑袋一转发现此事并不简单。她是可敦,自然柔然百姓和会怕她与耶律保不合,想方设法不会让她知道这件事,可完颜列却当着她的面说了出来。

离落面不改色“那又如何。大汗的事,我没有必要过问太多。”

完颜列却冷笑一声“可敦不过问便好。只是大汗此去犹豫许久耽搁许久,这次倒不是什么要紧事,若是碰到下次下下次危急时刻呢,大汗要是为了可敦犹豫,损失的可能是柔然的士兵,更有甚者殒命的便是大汗。”

“你在怪我。怪我让大汗心神不宁犹豫不决,置江山不顾。”离落一语道破完颜列话里的话。

完颜列惊讶与离落的聪慧,从容不迫没有一丝被点破心思的尴尬“正是。”

“所以完颜副将想?”离落再次反问。

“我想让你离开大汗。”完颜列现下毫不掩饰对离落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