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我的技能全靠抢>第一章 重生成了极品废物

我的技能全靠抢

40534
本书由中意文学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重生成了极品废物

一道紫光霹雳闪下,李云两眼一黑。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重生了。

居然重生到一个叫地球的角落,一个也叫李云的身上,真是幸中之幸!

李云本是天皇星至尊,却在那一日升仙时,遭遇奸人暗算,被渡劫的灵光劈死。

李云利用身上所剩无几的灵力契合了这具身体和这具身体所有记忆。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李云,身中慢性剧毒,导致全身瘫痪,只能终日躺在床上。

那叫一个凄惨。但这个人身世却显赫,他家世代从商,家族名望迄今为止在社会上颇享盛名,这个李云是李家嫡系的唯一继承人,被他小叔李德飞下毒暗害,成了这副样子。

李云的爸李德华心疼儿子却无能为力,为他娶了个媳妇儿照顾他,可他爷爷李易峰却对他厌恶至极,自从瘫痪后,从不过问。

于是商业上的事,就全都由李德华和李德飞打理。

李云回忆到这儿,都忍不住感叹一句:“没想到刚重生却摊上了这么一个身体。”

好在他修炼多年的内丹此刻正盘旋在他的丹田闪着金色的光芒,应该就是这内丹护住了元神,保了魂魄不散,否则他可能会化为这天地宇宙间的一缕尘絮。

那就随遇而安吧。可是这身体瘫痪了,行动根本不便。

李云只好用意念,将内丹运作起来,他感到浑身渐渐发热,身体也可以动弹了。

他艰难的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却已经浑身是汗。“这身体还真是够废的。”他无奈摇摇头,下一秒,立刻盘腿闭目,借助内丹强大的灵力,开始修炼天玄心法。

只要修到三成,这个身体就能完美“复活”了。

若说天玄心法这种法力强大的玄门道法,一般人起码要闭关修炼数十载,才可以说将将掌握一点要门。

可李云是谁呢,当初修习此法也不过用了十日,就已经功破,即便这具身子年久失修,但对他来说,只要内丹灵力还在,就都不是事儿。

他闭目抬手,手指熟悉的打了个印,掐诀沉心,脑子里闪过在天皇星的记忆。

没办法,至尊就是至尊,就连内功和灵力都要比常人强大数倍。李云只用了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打通了受阻经脉,如此也够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双腿有些麻痹,说明这具身体坏死的经络血管已经被打通了。正常行走运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

“先到这儿吧,刚活过来不宜太辛苦。”他松了松筋骨,熟练的一个轻跳就下了床。

他站在床边,看着这具新的身体上下打量,“用着是有点不顺畅,但总好比没得用啊,将就着吧。”

就在他自言自语之时,某个角落传来一声动静,他扭头一看,却见两个女人站在门口,瞪着两双惊讶的大眼看着自己。

李云微微蹙眉,三人面面相觑。他很快就调动了凡人的记忆,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这具身体原来的老婆秦霜儿,一个是她的表妹林月。

融合了记忆后,他很快就认出哪个是秦霜儿。这女人生得真美,比电视上那些浓妆艳抹的明星还要美,虽然不施粉黛,但是难掩花容月貌之姿。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可凸显尤物二字。

李云不禁暗叹,这小子艳福不浅,可惜没那个命去享受。

“你,你怎么下床了?!你好了?!”开口的是秦霜儿,她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不敢相信!

李云站在原地看着她,也是一脸懵懂,他迟缓的点了几下头。还没等秦霜儿再开口,站在她旁边的林月杏目圆瞪,直朝他来。

“重度瘫痪哎,你说好就好了?合着你是一直在演戏,骗我秦姐?你也太无能了吧!没本事做生意,就光想在家当个废物混吃等死?”

这个林月一开口,就如枪炮一般收不住,且言语之间的犀利刻薄让人听了实在愠怒。

但看秦霜儿,她没动,冷若冰霜的站在那里静静听着,眼底竟看不出任何情绪。李云知道她嫁进来五年了,也难怪这样没有感情,这么一个天姿绰约的尤物,竟被一个废物给耽误了,什么快乐都享受不了,自然是不甘心的。

“那又,怎么?”李云还没回过神来,只是天尊那种强大气场让他条件反射的开了口。

林月眉头一皱,脸色更加深沉了。“怎么?你还有脸问?这么多年一直是我秦姐照顾你,你呢?经常乱发脾气还打人,根本不把秦姐当你老婆,当个人看。你以为自己还是李家大少爷呢?你还不知道吧,最近这一年你父亲都没有送过钱来了,你的所有开支都是秦姐的,你说你,还是个男人么。”

听到这,他不禁抬头看一眼站在那里的秦霜儿,她依旧微敛眼角,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她这是麻木了呀。

啧啧,真是可怜。

不过,被一个小女人这样指骂,李云心里还是很不爽的,在天皇星,还没人敢这么直视他呢,更别说用这种口气,不过为了不让她们发现什么,他还是克制了自己,“这婚又不是我让结的。”

林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就离婚呀,放过秦姐,别再拖累她。”

离婚?李云结合了两体记忆明白过来,就是和离吧。他又抬眼看了看秦霜儿,她也在看着自己,只是从始至终她没有开口。

也不知道她是否也想这样。

但从冷漠的眼神中,李云看出了厌恶和憎恨。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说了个:“好。”

林月和秦霜儿又是一惊,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两人都觉得眼前的李云有所不同,却也没有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