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两护卫

“两位既然选择了留下,那咱们在成为自己人之前,我得先把见外的话说在前头了。”回到居处,陈朝示意众人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这人规矩不多,也没什么脾气,但还是有几点,需要提前告知你们二人的,如果接受不了呢,咱们也好聚好散,我给你一笔路费,辛苦你另寻他贤了。”待到牛忠和刘饱摆出认真倾听的态势,陈朝接着说道。

“第一,你们要像待我一样待我的妹妹,要护我的周全,就一定也要护到她的周全。

第二,我闭关时没有我的首肯,不得打扰我,我随身常布有侦测法阵,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可能会比你们更先知晓。

第三,叛我者,我誓杀他,你们若有难言之隐可直接向我明言,我定不会强留。这三点,你二人能接受吗?”

纵使只有通识境的修为,面对两位铁身境的武者吗,陈朝此话亦说的斩钉截铁,气势威严。

“咱(我)能接受。”二人也面色一正,严肃的回道。

“这个,你……只要给咱支些酒肉钱快活的银子,你兄妹的事,我跟这个秃头都给你俩办了!你放心,别的不敢说,俺老刘这对铁锤,铁身境里头还没有几个能挡得住的!”刘饱对陈朝这稚嫩面孔这般强硬的态度颇感不适和别扭,拍着胸膛大声保证。

“咱虽是俗家弟子,但耳濡目染下,也算半个僧人,两位施主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恶事,咱必当竭力护二位周全。”牛忠言语间双手合十,笑面盈盈。

“如今我和闲云商会建立了长期合作,钱财资源方面日后不会紧缺,月供方面先每人暂定一月三十两,除此之外,每两个月我会赠你二人每人一套阵法,是卖是用你们自己决定,二位觉得意下如何?”丑话说完了,陈朝也收起了黑脸,亲自给两人斟上茶水,笑道。

“管咱一口斋饭吃即可。”牛忠率先饮下茶水,一饮而下全然不顾茶水热烫。

“我不要阵法,一月多给我些银子吧,勾栏小娘皮要价不低,三十两怕是不够我花的。”刘饱咧嘴一笑,拿起茶杯也是一饮而下。

“那好,那便去掉阵法,一月给你七十两银子。”得到刘饱满意的回应后,陈朝和二人聊了一会便宣布要开始闭关,杂事琐事暂时交由陈柔处理。

临阵受命的陈柔有些无奈,还好她已不像儿时般怕生,硬着头皮和两个大汉一边聊着,一边指导他们二人如何在这片山林中生存。

于是乎,选择搭建木屋的刘饱便热火朝天的抡着锤子开始了伐木工作,陈柔则带着牛忠前往玉常谷的集会中购买一些工具食物等生活必需品。

“终于有储物袋了,虽说制作工艺粗糙,空间也很小,但也能满足现阶段的刚需了,日后挣到钱再更换就是,可惜虚空石野外难寻踪迹,不然我自己就可以打造这玩意。”陈朝把玩着自王朗手中获得的储物布袋,思考起接下来的行动。

“王朗给的第一批材料不多,他告诉我现在的物价这些玩意大概能值个五百两银子,以我们的关系,他想长久合作想必不会在这方面坑我,毕竟这些玩意的价格我日后一查便知,他不会这么蠢。”

“第五单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他竟然没有拉拢我加入第五家族做客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目前他对我还是抱有善意的,两块材料虽然不知现今价值几何,但都是我紧缺的东西,暂时来看是友非敌。”

“至于收徒权贵子弟,王朗说正在慢慢为我散布消息,但我目前还没什么名气,此事是长远的布局打算,短期内看不到什么收益,所以倒也不着急,顺其自然便好。”

“现今借着王朗搭上了商会的线,一个月十套低阶阵盘,去掉材料,大概能挣个八九百银子,支撑我和妹妹现阶段的修行是绰绰有余了。至于这两个护卫……”

“虽说是两个小人物,但随行之人还是当谨慎为妙,先种上神种查查底细,若是底子干净就先留下慢慢培养,底子差的话,就找个机会做掉好了。”

“近期先搞些灵材打磨打磨肉身,早日突破铁身境,魂修方面突破二境把握就会大很多了,至于生肖宫那边……大概率会有神使来找我,但问题不大,脑袋灵光的知道我没什么恶意,碰到脑袋不灵光的,我大不了报出李云深的名号便是。至于那几个神种,离收割尚远,不着急。”

一边抽丝剥茧的想着,陈朝一边在地上刻画种神法阵,值得一提的是种神法阵也是有限制的,每一个光点对于识海和真灵都是负担,就好比一辆马车,真灵是马匹,识海是车厢,每一个信徒的光点就是马车上的货物,若是货物过多,不仅马匹跑不动,还有可能将车厢压垮。

以陈朝目前的情况来说,真灵可以负载大量的信徒光点,但如今一境修为的识海,陈朝估摸最多也就只能容纳十几个信徒,具体不好多说,太多了填满识海就连思考都是负担,这次种神之后,陈朝在破境前便不打算再使用种神法了。

轻车熟路的,陈朝悄咪咪的通过信徒光点先后潜入了新招收的两位护卫的识海。

红日西沉,夜幕慢慢爬上天空,陈朝的意识全部回归了自己的识海。

“有点意思,这刘饱倒没什么稀奇的,和王朗给出的情报几乎没有出入,生性稍有些残暴,杀过几个仇家,但只要不滥杀,就至多算是心狠了点,没什么问题。至于教授他锤法的那人,看那人在刘饱记忆中的表现,至多也就是个百炼修为,连修士都不是,这种小角色不值得多在意什么。”

“倒是这牛忠,有点意思,王朗说他是因为慧根较低才做了俗家弟子,但这从记忆里看来,这哪是慧根低,分明是天生的佛家好苗子才是,牛忠之前所在的恩德寺有个失踪的老方丈,那人不简单,大概率是个修士,和牛忠有不少接触,暗中有培养牛忠的行为,兴许有什么图谋,这点暂时还有点拿捏不稳,对牛忠还是得多点防备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