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生死禁忌>第五章 一类人

第五章 一类人

“在古代,曾经有这样的一种说话,将一个人关在金属制的囚笼中,完全封闭,不仅仅是把那一个人的身体控制住,也是困住一个人的灵魂。”

“这一个矿坑大部分的矿产资源都是铁矿,除去铁矿之外还有许多其余金属,但容量比重并不大。而且这里铁矿的分布非常诡异,只有上下两层,而中间只是最普通的泥土砂石,但是上下两层的旁边又有几条竖直向下的铁矿分布,不广,但深度颇深。”

“最开始我看他们在描述这个矿坑的时候还是比较诧异,但是按照现在这本书的记载来看,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囚牢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矿洞本身。曾经的人们没有那么多的金属,可以打造一个容纳整个山洞大小的物品。”

“于是他们选择了这样一个矿物质及其丰富的矿坑,并将其中的资源开采一部分之后,市场形成一个囚笼的形状,而他们目的就是封印一个甚至一群人,不让他们以他们的灵魂流出。”

我在矿洞中行走,忽然的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大学看过的一个研究,关于矿洞变成囚笼的说法。

看起来很是没有逻辑以及不符合常理,但是在本就不讲究科学的诡秘事件,这一切又变得合乎情理起来。

面前出现了一条河流。

按照地图,这应该就是这矿洞之中的地下暗河,地下暗河在山体中穿行呈下降趋势,它的中最低端便是山体的最低端,因此顺着河流向下走,很有可能可以来到山体的中央。

也就是所谓的山神居住之地。

我看着地下暗河突然大喜,拥有河流就是拥有水,即使这水可能不干净,但意味着不管鬼魅做什么,我可能都不会被困死在这里。

这时,突然间我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河流的对面。

当手电筒的光芒出现的时候,那个人影仿佛瞬间看到了我,然后如同看到了什么惊讶的东西,瞬间向后狂奔,消失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不是鬼魅下一身的,我向着那里追去。

可惜我对于这个矿洞并不熟悉,或许说并没有那个鬼魅熟悉,很快我便被甩开了,气喘吁吁的靠着墙壁。

“你是什么人?”

背后突然出现冷冷的声音,一个男子握着一把匕首将匕首的刀刃抵在我的脖子背后,将我压在墙上,冷冷开口。

“一个路人!”

我说到我总不能说自己是下来找山神的,可是显然这个男子并不相信我,而是反复的打量我之后,夺下了我背后的背包,问道。

“警察。”

“你见过有身体这么柔弱的警察吗?”我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

“嗯。”他点点头“确实,你的体格也不像能做警察的模样。”

他从我的背包中翻了翻,看到了一身的道袍,先是诧异的皱起了眉头,然后看到那一堆汉阳铲的盗墓工具,恍然大悟。

“伪装成道士的盗墓贼?”

“你下来这里做什么?”这男子的匕首依然在自己的背后,我只能无奈的双手举起手,“我觉得这矿洞里有些幽冥之事想下来探寻一番。”

男子仔细的看了半天,问了一句,“于家的人?”

于便是我的姓氏,我先是一愣,然后转身看到男子手中握的那一块令牌。

这是我从爷爷的房间里取出来的,当时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看爷爷珍藏的很好便,顺带放入背包中一并带上了,可没想到男子认出了这块令牌是于家的。

“于二爷是你什么人?”

于二爷是爷爷的外号,称呼爷爷从他的家中排行第二,所以很多人都称呼他位于二爷。

“他是我爷爷。”

“我说呢。”这男子恍然大悟,松开了手中的匕首,拍拍我的肩膀,“原来都是一类人。”

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这个男子和我的爷爷当年一样,都是盗墓人。

我坐下来从怀中挑出一些干粮给他,看得出来这男子在这地里已经是精疲力尽,很累了。

男子也毫不留情的大口吃了我的干粮,同时问我爷爷的近况,我只是摇摇头并不想多说些什么,反倒问他为什么在这山洞之中。

这男子倒也不含蓄,说他呢在这附近探宝的时候,发现这山洞里这附近有一座宝山离心探查也是这里哪曾想着宝山有进无出,硬走来走去还在这地下河的旁边。

虽然他被困在了这个里面,有水不会死,可是没有干粮、食物的感觉也不好受,这番话结合之前爷爷的故事有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男子可能也和自己的爷爷一样,当年来到了这荒山之中,而受被困在了这里,就是我爷爷不知用什么方式找到了主角,还带了一本书出去,而这男子似乎就没有那么幸运。

“你又为什么来了?”

“我来救人!”我看着这男子目前还不能对他抱以完全的信任。

“救人?救什么人?”

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那个男子,“你说你在这里面待了这么久,让你知道这个墓穴里的主墓在哪里吗?”

我知道不出意外的话主墓就是山神所在地,如果我想去救爷爷或者我的父母一定要去他那里。

男子听到主墓之后,顿了顿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去打主墓的主意,那个地方太过诡异而且可怕了。”

“可是我必须要去那里!”

我知道这男子一定是知道那个位置在哪,我看一下他希望他能够带自己过去。

他或许是经历了许多,又或许是看到了我心中的那一团火焰,知道我的一切,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带你去,但是你必须要在那里地方听我的,一旦你将我或者我们一起带入接近危险之中。”

“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我点点头,我当然会听这个男子的话,现在我也知道了这个男子的名字,他叫白师,是从远方来这里的盗墓了。

或许,也是和爷爷一类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