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爷,你家小祖宗又掉马了

2021-05-11 21:16248518
本书由中意小说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意外的发现

太阳火辣辣的灼烧着大地,刚冒头的庄稼也被晒得缩了回去。

“星珞,你家好像围了很多人,看样子是来找你的。”

只见那姑娘一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忽闪忽闪的看着老李。

温婉可人,白皙的脸颊上透着淡淡的粉红。

虽然常年在地里劳作,可皮肤却看不出有一点的黝黑,依旧好的让人嫉妒。

老李气喘吁吁说道,“有个大户人家,这会正围在你家呢,光看那车子就价值不菲。”

孟星珞朝他点了点头,跟了过去。

这时,王家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此刻来找这位姑娘的赵管家,看着眼女孩朝他走来,忍不住打量起来。

只见她身着一身泛黄还微微带着折皱的衬衣,衣袖口边还泛着发黄的痕迹。

这身衣裳这么一看,真的很难让人有好感。

赵管家嫌弃的表情直达眼底,让人光是看了就不舒服,开口更是傲慢,“你就是星珞?”

孟星珞眸子冷了冷,依旧面无表情点头道。

赵管家见她不是很想搭理,自顾自的说道,“我是孟家的管家,今天是来接你回家的。”

此时,坐在一旁的女人不由得冷哼一声。

赵管家见过那么多市面自然知道,她这冷哼一声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钱,好说。

他随即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是六百万,没见过吧,毕竟你们可是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么多钱的。”

只见两个中老年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那张放在桌子上的银行卡,眼底是抑制不住对金钱的向往。

片刻,王歆瞥了一眼管家,又没了惊喜劲,“区区六百万,你当打发叫花子呢?怎么说我们也是她的养父母。”

“王歆,做人不要太贪心。”

那名叫王歆的中年妇女瞪着孟星珞,那模样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你这个白眼狼,我养你这么久,不是应该的吗?该快滚回你自己的房间,不要在这里碍事。”

从她刚来的时候,王歆就不喜欢这个养女。

先不说性格怪异,从头到尾没一点让让能喜欢的地方。

早就想让这死丫头嫁人,好能挣点彩礼。

谁成想这死丫头上完初中后就找不着人,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后来这村里出了名的长舌妇说,这死丫头和省外的一个男的私奔了。

让她在这个村子里被当成笑柄整整三年。

天气本就异常炎热,再加上王家连空调都装不起,这让本就烦躁的赵管家愈加不耐烦,“要不要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今天这个人我一定要带走。”

丢下这么一句话,管家转身朝着孟星珞说道,“赶快把你这身衣服给我换了,又脏又臭。”

孟星珞掀开眸子,冷冷地瞥了赵管家一眼,随后进了屋。

又过了一会儿,孟星珞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出来。

眼底漠视感十足,开口对赵管家说:“走吧。”

临上车前孟星珞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这里并不是她生活多年的地方。

村子内,一群村民看着渐远去的豪车,议论纷纷尖酸刻薄道:“你看你看麻雀飞上枝头变成凤凰喽!”

--------

轿车内,孟星珞倚靠在位子上,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车窗。

这时书包里突然传来一声铃声,只见她慢悠悠的从书包里掏出手机。

坐在副驾驶的赵管家,通过后视镜看见孟星珞手中那块和板砖差不多厚的手机,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孟星珞摁下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说话声。

“怎么?”

专属少女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从电话里传来。

可这丝毫影响不到那头男人,兴奋又带着小激动的声音传来。

“珞姐,明晚的大型拍卖会,有好东西,你来吗?”

男人激动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小心翼翼,恭恭敬敬的语气仿佛和长辈对话一般。

他是孟星珞的好友苏穆,全世界一有什么好事总是他先通知孟星珞。

此次的拍卖会肯定也不例外,谁都知道珞姐在拍卖圈可是出了名的土豪。

孟星珞开口,“没空。”

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不给对面一点挽留的机会。

“喲,孟小姐这是接到诈骗电话了。我们N市骗子的技术那是十分高超的,像孟小姐这种生活在乡下的农村人,肯定是没有遇到的。”

孟星珞直接闭上眼睛,一点表情都没给赵管家。

赵媛对孟星珞这幅破罐子破摔的反应很生气,“孟家可是在N市有头有脸的世家,希望孟小姐进了家,别丢了孟家的脸。”

话音落,却不见孟星珞有半点反应。

赵媛说的话就像一拳打到棉花上,轻飘飘的。

“听人说孟小姐连初中都没有毕业?”

原本半眯双眼的女孩,眼皮动了动,冷冷吐出一个“嗯,怎么了?”

赵媛语气生硬,像是在教训不懂规矩的市井小人一般,“怎么了?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

孟星珞冷笑一声,随后沉默不语。

一个管家在教训她?

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

孟家。

父亲孟纪仁这些年来将庞大的家产打理的井然有序。

母亲董彤,也是知名的模特而后退役。

女儿孟星茹,在校成绩出众。

钢琴、吉他、绘画样样深得老师与校董的重视。

在外人眼里,孟家是一个温馨的家庭。

要不是因为军训的体检报告,孟家人可能到死都不知道,孟星茹竟然不是孟家亲生孩子。

后来调查,原来是那个实习护士粗心,才把孟家的孩子抱错。

此刻孟家的餐桌上,静寂无声,每个人都满腹心事。

孟星茹咬着筷子,突然忍不住放声大哭。

随即立刻放下筷子,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星茹,你去哪里?”

董彤立刻起身,快步上前将她拦下。

孟星茹在董彤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爸妈,我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的亲生女儿马上要回来了。”

“星茹,你真是一个傻孩子,怎么什么傻话都说的出来,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小棉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