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我和毅浩他们三个人认识是在高二上学期的时候。

    那时候刚分完类组,我们四个人都选了一类组,被分在二年一班。因为一类组总共有五个班级,所以我和他们相识的机率其实是五分之一,不大不小,不高不低。

    后来发现,这个机率似乎没有什麽意义,因为不论它有多大,或者多小,反正我们就是注定要认识,注定要在一起过完高二和高三这两年。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今天可以分在同一班的机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其实跟机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是没什麽差别的,因为分在一起就是分在一起了,对我来说,这个机率就是百分之百,我注定遇到他们,他们也注定遇到我。

    而我们,注定和彼此牵扯不清七百多个日子,但我喜欢这种牵扯不清的关系,这代表我们感情很好。

    在要说我和他们认识的经过之前,我得先说一下他们先互相认识的经过。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一年以前

    Part01

    Z市。

    能够在Z市这样的一个城市上大学是一件颇为不错的美事,不单单只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名字着实好听,而且在这座城市距离自己的老家所在的地方也着实的相隔的近:坐飞机只一个多小时,即便是坐火车也顶多才七、八个小时而已。

    所以在平常的时间里要是愿意,便可以在周五下了学结束后就或者坐飞机或者坐火车回家,好好玩个周末,完后在星期天或者下个星期一当天再乘飞机或者火车回学校。来回顶多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这着实是很方便。不得不说,这是让人感觉到颇为幸福的一件事。

    且说这个距离家乡不远的Z市,不光只是城市的名字听上去十分的好听,而且其拥有者两千多年沉淀下来的历史而让她有了十足的底蕴,尤其是那个在民间流传了千百年的那一步曲折唯美的爱情故事,更是使得这个城市自身的魅力大大的增加,而让她名满天下。

    “老纪!”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上帝,您放过我吧,把我带走,让我也当当神仙呗。哼,无言对老天了,现在的生活让我太生气了!

    行了,若水,小心上帝真的把你收取。好友田田不耐烦的打断,哪个让田田是我闺蜜呢。不跟她发火向谁呀。话才说着忽然响起两声巨响的雷声,划过来一条凌厉的闪电。

    "天啊,不是真的吧,说的话就真的实现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谈过一个帅哥啊,我怎么甘心死掉。"这样不行,必须赶紧闪人,真的被劈死了,以后还怎么搞。"田田,快闪人,还呆愣着干啥,在等让雷劈死?"说着拉着田田就飞快地跑着。

    "啊,若水。刚才在雷声响起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闪电啊!田田说到闪电的时候停了不走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搞的若水非常好奇。她想说什么?

    哎呀,你没看到天上突然就出现这样一个画面了,里面竟然有你啊。田田突然将若水整个人给转了过来,让若水看着她。田田的手拖着下颚,一副沉思的样子不停打量对方,还一直在围着她转,那眼神中却是她读不明白的意思。

    真的是我吗?没骗人吧!你脑子已经糊涂啦,被刚才的雷劈笨了,我怎么可能在空中。若水无语的看了看天空和云多。你真的觉得我是想见上帝啊,傻瓜,我如果上去天空,不就死掉了。

    没骗人,我对你讲的话都是真的,你给我听好了。田田扳过我的头,一板一眼的告诉我说道。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司徒寒像往常一样,徒步走在繁华的洛阳城内。没有人敢逼近他身边一步,所有人都是远远的观望,连指点也不敢。这种局面,让司徒寒的面部更加生的出几分寒意来了,正如他手中所执的剑。以锋利著称。也就是说,没有人见过他手中的剑是何模样。

    洛阳城有名的流氓常司,之前提出瞧司徒寒的剑刃,不过这会常司啥瞧不见啦,死人岂不是啥也瞧不到?

    无人能形容那一剑,就因无人瞧到司徒寒的举动,可是常司死啦,他死的很亏,还很冤,他没能瞧到司徒寒的剑刃,就瞧到自个的鲜血了。他没能听见剑穿入他身躯的声音,就听司徒寒轻蔑的呼吁:“剑不是让人瞧瞧的,要瞧的代价就是……”常司再都听不到啦。

    时值寒冬,大地雪白一片。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冠梅一歌倾国色,原是帝王薄情处。寒雪逢春两相合,岂堪紫蔓忘家罗

    百姓们说,站在大晋朝的城墙外,看皇宫就像是一座以金砖珠瓦建筑的华殿。它有它的气势,有它的生死杀戮,有它的阴谋斗争,有它的主宰者动一个念头便横尸百万的传说,更有它的遥远。

    而城墙里的人,她们每天重复着争宠的恶梦,几时也想过要逃出去,但还是南柯一梦。

    厉史上记着每一个皇宫里的人都像是在写一段无关紧要的故事,女人是不会笑却偏要以笑度日,男人是那一个,他掌握天与地之间最辽阔的造物,他是站在河山上看历史往来,花落成泥,可他连一个不会笑的女人,许是也记不住。这是生命中最悲戚的长恨歌,有九曲回折的长情一时,有两不相见的至死悔憾。或许还是没有哪一笔肯为它破墨,或许无字碑上自有后人为此感喟蒲苇如丝的执着。

    你是生为宫殿寂寞的女子,你爱着的是长歌当哭的曲折,你是殁为宫殿的灵魂,你也许曾站在风口漩涡拥有过翻指成山的权力,但所有的人和情,都终在某一天的时光里,离你远去。

    ——记长情殿冠梅贵人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松2 连载中 |翻身虐渣

    雪山上,一只洁白的狐狸不断的躲闪着天空中的一道道闪电,如果让外人见到,一定会非常的吃惊,因为在漫天的雪花中,居然会有这么强烈且频繁的闪电,而且这闪电还是专门针对一只狐狸。

    狐狸白色的毛发此时有些地方已经烧焦了,不过它的身形却更加的灵活了起来,终于在某一刻,天空中的闪电消失了,从天空中直射而下一道金色的光柱,光柱降到狐狸的身上,通过强烈的金光,可以看到狐狸的身上有些地方还出现了斑斑血迹,但是那血迹在金光的照射下却慢慢的消失了,就连伤口也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的愈合。

    沐浴在金光下的狐狸毛发慢慢的变的具有光泽,一道红光闪过,狐狸消失了,化为一个美丽的女子,女子裸露的玉体看起来非常的圣洁,女子一转身,身上幻化出一套红色的长裙,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从雪山上凌空飞起,穿越高山流水,飞过五岳三山,来到一个热闹繁华的都城。

    不经意间,女子来到一处繁华的街道,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和马车。少女脸上带着欢快的笑容。“嘻嘻,我终于化身成人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叫胡丽。”

    一辆马车从街道上飞快的闪过,显然是马被惊着了,不断的有路摊被马践踏而过。胡丽眼疾手快,一挥手,轻轻的抓住了马绳,轻轻的抚摸着马头上的羽毛,看的马夫不信得眨了眨眼睛。

    从马车内走出一名头戴珠玉的年轻俊俏公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飞星帝国的太子——独孤流星。独孤流星看着眼前的胡丽,不禁看的痴了,如此清澈的眼神,那一对黑色的眸子好像能看到人的内心深处,让人感觉心情瞬间平静了下来。

    “公子,您没事吧?”胡丽虽然刚化为人形,但是人情世故还是懂的,眼前这公子分明是欣赏自己的美貌,看的呆住了。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一只将要的成精的蝴蝶轻盈的落在了一个正在坟前哭泣的女人肩膀上,她看着一堆厚厚的尘土,只见墓碑上写着极其简单的几个字“爱郎慕容轩之墓”。

    这只蝴蝶看着那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不由蜻蜓点水般的转而落脚到这位女子的手上。当那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到这只蝴蝶的身上,瞬时这只五彩斑斓的蝴蝶散发出异样的光芒。那一刹那哭泣女人的悲伤顿时涌上了蝴蝶的心头,它片刻也不逗留的向自己修炼的洞府内飞去。

    此时它突然幻化成人形,一位长须白头的仙者一下出现在她的面前,笑了笑说“现在你已经完成修炼的一半了,历经百年的修炼,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幻化成人形,真是难得,难得。”

    蝴蝶看了看自己一身美丽的华服,用纯真的瞳孔看着眼前的仙者,好奇的问“敢问仙翁,为何我才修炼百年就足以幻化成人形了?”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打机 连载中 |女配逆袭

    安定已久的江湖近来出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已成了江湖侠客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首先是正派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位游侠剑客,师承不明没有门派,武功路数更是捉摸不定看不出门路,却不难看出其功力深厚。这一身白衣的剑客姓杨,单名一个云字,至于为何称之为“侠”,必定是与他为人仗义,除恶扬善的行为有关了。至于这二嘛,就是闭关两年的连云山庄庄主林盛出关,即将带庄内爱徒参加今年四月的武林大会和剑客排位赛。

    连云山庄。

    “爹!你刚出关,先调养身体罢,就别操心我的婚事了”林语轩站在院内,朝内堂门口的林盛说道。

    最新更新:暂无
  • 213186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小王爷,您不能进去,三王爷正在办事情呢!”

    “你们给我滚开!我找他有事,你们若是在敢拦我的话,我立即就将你们都给杀了。”冥欲在外面听着浅浅和自己手下的对话,心里有些吃惊,这个浅浅还真的有些像一个王爷的样子了,但是为什么冥欲的心里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呢?

    “让他进来吧!”浅浅丢给冥欲的手下一个白眼,那些人看着浅浅,心里无比的吃惊,为什么他们在浅浅的眼神中读到了一种嗜血的表情呢?

    “你找我何事?”

    “你就这么软禁着她?”冥欲皱了皱眉,什么叫软禁着她?这个她应该是明雨寒吧?但是他软不软禁明雨寒,这个浅浅有何关系呢?这浅浅是在做什么?难不成浅浅还指望着冥欲将明雨寒给放走吗?就算是放走,他也不会将浅浅给放走的啊!因为冥欲知道冥凌绝对是不会再将浅浅给放走的。

    “我没有软禁她啊,你何出此言呢?”

    最新更新:第六十章 大结局 (2) 04-23 18:59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奈河桥边,一扯扯的灵魂被牛头马面拉着向桥的远方走去。在这扯的灵魂里面,一个灵魂相当特殊,这个灵魂就是黎韵琳,因为吃东西吃的太多而噎死的,这也算是死的奇葩了。

    “这要是去了地府不会被罚去当个饿死鬼吧,就算不当饿死鬼,要是被他们知道是噎死的,也算出丑出大了”黎韵琳恨恨的想道。“不行,不能就这样去地府,不然老娘的一世英明就毁了”黎韵琳瞅瞅了四边都是空荡荡的。桥上阴风阵阵。前面的牛头马面大叫道“快走,快走,前面就是孟婆处了,你们可以重新投胎的就在那里投胎,现在带你们去阎王那审核。”黎韵琳顺着他们说的孟婆处,果然,那里排满了人。而在喝了孟婆的汤之后就可以到前面的投胎处投胎了。黎韵琳看着前面的牛头马面还在那聊天。心一横。只见一个健步,挣脱了牛头马面的枷锁。快速跑到孟婆处,管也不管的直接冲到了投胎处,直接跳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好,她投的是活人的的胎”“她要霸占别人的生命”“咱扛不起这个责任,不如咱们当做不知道”就这样,在牛头马面的讨论中,黎韵琳捡回了一条小命。一个房间中,重新投胎的黎韵琳端坐在梳妆台旁,一个叫香草草的侍女正在给她梳头。“这个是个好命的主,看来我可以开始美好的生活了,哈哈哈哈哈。”黎韵琳想道。等到香草草帮黎韵琳梳好了发髻时,某女依然神游天外。

    香草草眼角余光偷偷地瞥了眼依旧倚在软榻之上风则毅,发现他没有看向她们这里。于是伸出小手,轻轻地扯了扯黎韵琳的衣袖,想要拉回黎韵琳飘远的思绪。“夫人,夫人!”香草草轻扯.一边低声唤道。恩?黎韵琳彼地回过神来,回头疑惑地看向又是拉她,又是呼唤的香草草。“夫人,香草草想问您,爷是否应允了夫人,准许香草草留在夫人身边?”“哎呀!”

    黎韵琳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昨儿跟风则毅商量这事,最后还没个准信儿呢!她这猪脑子啊.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夫人.怎么了?也不答应么?”

    最新更新: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