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4739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晚晚 已完结 |重生反转

    仙界大佬,重生凡间,发誓不装了,那些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她专属收债。

    最新更新:第一百八十六章 出秘境 01-19 18:38
  • 571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沈清 连载中 |时光穿越

    天色黑沉,黑压压的冷宫,寂寥萧索。

    凤九云只觉得脑子一疼,她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凉飕飕的。

    且放眼看去整个破落的宫殿,就她一个人?

    凤九云记得自己是在搞科研的时候,被一束强光笼罩,稀里糊涂的晕了,怎么醒来就在这种地方了?

    “请宿主接受新手任务。”脑子里响起一个萌萌的男音,还是个孩子。

    凤九云吓的一惊:“谁?!”她朝四周望了望皆是一片虚无。

    “我是你的系统!请宿主接收新手任务。”

    “……”还系统,去你喵的系统!还没等凤九云反驳,一段段画面,自脑海中投屏。

    最新更新:第三章: (1) 09-09 13:51
  • 203596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沈清 连载中 |女配逆袭

    穿越到古代也就罢了还身患疾病,极品的大伯娘,小叔子,真真的,让穿越者难受啊!还好她是老天爷亲闺女,自带种田系统,发家致富,小能手,车子我有,美男我也有!哼!气死那丫的。

    最新更新:第一百零一章 不见不散 01-19 18:23
  • 22824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签售会上沈晚意被砸破脑袋进入了快穿世界,本以为可以跑路,哪想却遇到了一个坑爹的系统,先是被炮灰甩脸不说,她居然还被强制下线。在这里她可以是高贵冷艳的师父,可以是勾搭督公的绿帽妃子,也可以是脑子有病的妻主,不过这炮灰的戏份越来越重怎么回事!导演他是不是带资金进组。

    最新更新:第八章 07-28 10:47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她是臭名昭著的东皇三公主,逼良为娼,滥杀无辜,面首无数,但是这都算了,但她怎么敢染指东皇战神聂无极?

    聂无极:竟敢给本王下药?砍去手脚,关去大牢。

    “不就是下药么?有必要这么吃惊,放心吧,不用你负责的!”姚姬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准备潜逃。

    她一招穿越,才上线就经历生死攸关。她拿错剧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最新更新:暂无 07-23 14:03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我和毅浩他们三个人认识是在高二上学期的时候。

    那时候刚分完类组,我们四个人都选了一类组,被分在二年一班。因为一类组总共有五个班级,所以我和他们相识的机率其实是五分之一,不大不小,不高不低。

    后来发现,这个机率似乎没有什麽意义,因为不论它有多大,或者多小,反正我们就是注定要认识,注定要在一起过完高二和高三这两年。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今天可以分在同一班的机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其实跟机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是没什麽差别的,因为分在一起就是分在一起了,对我来说,这个机率就是百分之百,我注定遇到他们,他们也注定遇到我。

    而我们,注定和彼此牵扯不清七百多个日子,但我喜欢这种牵扯不清的关系,这代表我们感情很好。

    在要说我和他们认识的经过之前,我得先说一下他们先互相认识的经过。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一年以前

    Part01

    Z市。

    能够在Z市这样的一个城市上大学是一件颇为不错的美事,不单单只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名字着实好听,而且在这座城市距离自己的老家所在的地方也着实的相隔的近:坐飞机只一个多小时,即便是坐火车也顶多才七、八个小时而已。

    所以在平常的时间里要是愿意,便可以在周五下了学结束后就或者坐飞机或者坐火车回家,好好玩个周末,完后在星期天或者下个星期一当天再乘飞机或者火车回学校。来回顶多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这着实是很方便。不得不说,这是让人感觉到颇为幸福的一件事。

    且说这个距离家乡不远的Z市,不光只是城市的名字听上去十分的好听,而且其拥有者两千多年沉淀下来的历史而让她有了十足的底蕴,尤其是那个在民间流传了千百年的那一步曲折唯美的爱情故事,更是使得这个城市自身的魅力大大的增加,而让她名满天下。

    “老纪!”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上帝,您放过我吧,把我带走,让我也当当神仙呗。哼,无言对老天了,现在的生活让我太生气了!

    行了,若水,小心上帝真的把你收取。好友田田不耐烦的打断,哪个让田田是我闺蜜呢。不跟她发火向谁呀。话才说着忽然响起两声巨响的雷声,划过来一条凌厉的闪电。

    "天啊,不是真的吧,说的话就真的实现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谈过一个帅哥啊,我怎么甘心死掉。"这样不行,必须赶紧闪人,真的被劈死了,以后还怎么搞。"田田,快闪人,还呆愣着干啥,在等让雷劈死?"说着拉着田田就飞快地跑着。

    "啊,若水。刚才在雷声响起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闪电啊!田田说到闪电的时候停了不走了,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搞的若水非常好奇。她想说什么?

    哎呀,你没看到天上突然就出现这样一个画面了,里面竟然有你啊。田田突然将若水整个人给转了过来,让若水看着她。田田的手拖着下颚,一副沉思的样子不停打量对方,还一直在围着她转,那眼神中却是她读不明白的意思。

    真的是我吗?没骗人吧!你脑子已经糊涂啦,被刚才的雷劈笨了,我怎么可能在空中。若水无语的看了看天空和云多。你真的觉得我是想见上帝啊,傻瓜,我如果上去天空,不就死掉了。

    没骗人,我对你讲的话都是真的,你给我听好了。田田扳过我的头,一板一眼的告诉我说道。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司徒寒像往常一样,徒步走在繁华的洛阳城内。没有人敢逼近他身边一步,所有人都是远远的观望,连指点也不敢。这种局面,让司徒寒的面部更加生的出几分寒意来了,正如他手中所执的剑。以锋利著称。也就是说,没有人见过他手中的剑是何模样。

    洛阳城有名的流氓常司,之前提出瞧司徒寒的剑刃,不过这会常司啥瞧不见啦,死人岂不是啥也瞧不到?

    无人能形容那一剑,就因无人瞧到司徒寒的举动,可是常司死啦,他死的很亏,还很冤,他没能瞧到司徒寒的剑刃,就瞧到自个的鲜血了。他没能听见剑穿入他身躯的声音,就听司徒寒轻蔑的呼吁:“剑不是让人瞧瞧的,要瞧的代价就是……”常司再都听不到啦。

    时值寒冬,大地雪白一片。

    最新更新:暂无
  • 0字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冠梅一歌倾国色,原是帝王薄情处。寒雪逢春两相合,岂堪紫蔓忘家罗

    百姓们说,站在大晋朝的城墙外,看皇宫就像是一座以金砖珠瓦建筑的华殿。它有它的气势,有它的生死杀戮,有它的阴谋斗争,有它的主宰者动一个念头便横尸百万的传说,更有它的遥远。

    而城墙里的人,她们每天重复着争宠的恶梦,几时也想过要逃出去,但还是南柯一梦。

    厉史上记着每一个皇宫里的人都像是在写一段无关紧要的故事,女人是不会笑却偏要以笑度日,男人是那一个,他掌握天与地之间最辽阔的造物,他是站在河山上看历史往来,花落成泥,可他连一个不会笑的女人,许是也记不住。这是生命中最悲戚的长恨歌,有九曲回折的长情一时,有两不相见的至死悔憾。或许还是没有哪一笔肯为它破墨,或许无字碑上自有后人为此感喟蒲苇如丝的执着。

    你是生为宫殿寂寞的女子,你爱着的是长歌当哭的曲折,你是殁为宫殿的灵魂,你也许曾站在风口漩涡拥有过翻指成山的权力,但所有的人和情,都终在某一天的时光里,离你远去。

    ——记长情殿冠梅贵人

    最新更新: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