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寄主

我摇摇头,这事恐怕有点不好办,我心里有些打鼓。

虽然我是我爷的后脉,但是我的能力也只是一般。

张柏义问道:“二娃,有解决的办法吗?”

我还在思索办法,因为我也不知道这古画的由来,还得找到那对老夫妇。

我说道:“你带我去见那对老夫妇,我得问问这古画的由来。”

张柏义说道:“好。”

我跟张柏义带着古画来到古玩市场,这里十分热闹,张柏义按照记忆带我来到一家店。

我看着店的匾额,“天衡字画”,名字倒是不错。

那对夫老妇看见张柏义进来,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才来迎接我们。

张柏义直接切入正题:“您还记得一个月前的事吗?您曾送我一幅字画。”

老妇人道:“当然记得,如果不是你找到那贼人,我们不知道要丢多少珍贵的字画呢?!来这边坐。”

老妇人朝着老头子使了个眼色。

我和张柏义见状坐在了一旁,张柏义继续说道:“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一个朋友,名叫刘佳,他呀,特别喜欢收集古画,今天特意来看看。”

我接着说道:“我见柏义前一阵收了一幅画,我觉得十分有意境,今日想来拜访,不知道那画您是从哪里收来的?”

老妇人一边给我们倒茶,一边回复道:“那画啊,说来也是巧,之前有个人来这里出手,结果没有人要,我们出于好心便收了。恰好,柏义跟这幅画也有缘分,我就正好送给他了,我这人信缘分,想来也是天意安排。”

我皱了皱眉。

张柏义看见这一幕也不说话了,老妇人突然问道:“怎么,那画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了一眼张柏义,难道她不知道?

我突然有了个想法,想要试探下。

我问道:“是这样的,我今日去我朋友家里玩,我一眼被这字画吸引,但是我细看,却觉得这画却不够完整。”

我让张柏义拿出古画,我指了指画中的小亭,说道:“这画的是一副非常壮观的山水图,小亭依山而建,围绕着四周的湖水,看起来是个非常令人轻松愉悦的景色。可惜这样的美景,竟然没有人欣赏,您说这画算是十分完整吗?”

老妇人有些紧张:“那以您所说,这画还未画完?”

我点点头道:“我刚过来的时候,有听见人找代画的画师,想必也有不少人找人去画一些赝品拿去卖”,突然间,我话锋一转:“我也多少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如若画是未完品,是不能轻易卖出的,此处有忌讳。”

老妇人点点头道:“的确如此,您是说这画,莫非是赝品?”

我没说话,只是问道:“我能知道您收这画的价格吗?”

老妇人脸色有些难看,我心中大概有数了。

想来,这件事也没有那么好解决了。

老妇人说:“稍等,我跟我家那口子商量一下~”

我点点头,示意张柏义不要着急。

张柏义不懂其中的名堂,但是知道赝品是怎么回事。

他问我:“二娃,这画真的是赝品吗?”

我摇摇头,心里有些没底,说道:“我不确定,刚刚只是试探一下对方,虽然说对方是好心送给你的,但是字画行有字画行的规矩。”

我想了想,换了个措辞:“前来卖画的人可以不是画师本人,但若是已经在画上镌刻了自己的名讳,但非本人去画,会令本人受到影响。”

我继续说:“古画临摹的人有很多,并不稀奇,但若是近代之人的作品去临摹,反而容易唤起阴灵,尤其画本身就是有灵气的物件,一旦它具备画师的灵识,反而会引起四周灵物的注意。”

张柏义似懂非懂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画上有画师的灵识,如果不是本人所画,又未完成的话,极可能招来邪祟?”

我点点头,说道:“还有一种可能,有人以画作为载体,将画师本人的灵识困在其中,不完成作品,也是为了更好地囚禁其中,然后任其释放怨气。”

张柏义有些不解,问道:“为啥要囚禁对方的灵识呢?”

我也只是在祖上留下的典籍中看到过这种禁术。

我思索了下说:“要么就是与他有深仇大恨想要报复,要么想要炼化对方为自己所控,被囚禁的人无法转世投胎也无法从画中出来,这是非常怨毒的禁术,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暂时我还不好确定。”

张柏义叹了一口气道:“那二娃你说我,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我只记得,如果有人收了画的话,就代表这画被寄养在这个人手里,而且会以这个人的阳气进行供养镇压,如果这个人阳气消失了,这画就会再次挑选合适的人寄养,直到画里的人被确定毫无反抗能力。

但是这画不寻常的地方却在,它并不吸收阳气,反而聚集大量的阴气,这是我所困惑的地方。

我安抚道:“你暂时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不必担心。”

老妇人这时候出来了,一脸愁容地说道:“那画是那人低价卖给我们的,我们也没有细问,只是告诉我们,一定在屋内的东南角挂着,而且不能被水淋到。”

我听见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问道:“那您知道,画这画的人是什么人?”

老妇人无奈道:“这,不好问的呀,字画行的规矩,只看画,不看画画的人,这市场早就被人破坏了,临摹的也好,大家有时候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出事一旦出手就与自己无关了!”

张柏义突然想到了什么:“那画是您送我的,不是我买过来的,那画的主人是我还是您?”

老妇人这才反应过来:“这画,还属于这里。”

我这才想明白一些事情,想来这画放在了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反应。

我问道:“那您可知道这画有些古怪,我现在有些担心,卖出这画的人意图不轨,您可要当心了!”

老妇人脸色更不好看了:“我只知道这画有些不同寻常,你今天一说我才注意到,这画有些邪性。”

我一愣:“怎么说?”

老妇人把画一展开,我和张柏义身上都出了冷汗。

那画上多了一些东西!

亭子中间,出现了一个背对着的女子,那女子就倚着小亭看着远处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