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司爷:夫人又上热搜>第138章 请自动口喂你吃

第138章 请自动口喂你吃

司灏琛出现的很奇怪,说话做事也很反常,这令白姒芊满心狐疑。

她强忍着自己的口腹之欲,抵抗住美食的诱惑,一本正经的盯着他,似乎是想看穿他所有的阴谋诡计。

“怎么不吃了?”司灏琛又将一盘精致的水饺送到她的面前。

“不吃了,你先回到我的问题,告诉我你想干什么?”白姒芊却摇摇头,虽然她也很想尝尝味道,但还是努力忍住了。

“你确定吗?”司灏琛亲手夹起一颗,送到白姒芊的面前。

白姒芊摇摇头,“直接点,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司灏琛唇角喂养,并不回答她,反倒将饺子送到了他自己的嘴里。

但下一秒,一直不安好心的司灏琛就忽然凑过来,一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脑袋。

“啊!你干什么?”白姒芊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惊呼。

然而不等她的话说完了,司灏琛那火热的唇,已经吻上了她的。

“嗯!”白姒芊的心脏猛然间又是一紧,刚刚被他轻轻的啄了一下鼻子,已经很过分了,此刻,他竟然······

就在她失神的瞬间,司灏琛已经攻城略地一般的敲开了她的唇,火舌卷入的同时,他竟不讲道理的将那颗饺子送到了她的嘴里。

“司灏琛,你好恶心啊!”白姒芊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只因为嘴里含着一颗饺子,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而他,却依旧紧紧的搂着她,炽热的唇就在她的唇边,低声呢喃,“这就恶心了?我还有更加恶心的,你要不要试试?”

白姒芊皱着眉头,没心思跟他耍贫嘴,只想着怎么赶快把嘴里那颗饺子吐出来才好。

“乖乖尝尝好不好吃,别浪费了我一番心血。”司灏琛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命令她,声音温柔,眼神炽热。

白姒芊被他这一系列反常的行为搞得头昏脑涨,头重脚轻。

“司灏琛,你···你是不是中邪了?”

他的状态,的确是太反常了啊!

“乖乖吃了它,吃完了我才放开你。”

然而不管白姒芊说什么,如何挣扎,司灏琛都紧紧的抱着她,似乎做好了她不把这颗饺子吃了,他就不撒手的准备。

“神经病啊!”暗暗的咒骂一声,白姒芊还是做出了让步。

饺子是鲜虾菜心陷得,应该是很美味的吧,但只因为吃进嘴里的方式太过奇怪,白姒芊没办法接受这饺子的美味。

“好了,我吃了,你赶快放开我。”白姒芊用力推他。

司灏琛则低下头,再一次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唇,而后才放手。

获得自由的瞬间,白姒芊连忙伸手,用力的擦自己的嘴,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

“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要睡觉了。”

她真的很困了。

就算司灏琛真的发神经了,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此时此刻她也没心思听了。

她只想躺下来,好好的睡上一觉。

“把这个吃了再睡。”司灏琛的手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颗药丸,直接递到白姒芊的面前。

“这又是什么?司灏琛,你又想搞什么飞机啊?”

白姒芊急了,眼睛瞪得滚圆。

药也是能随随便便乱吃的吗?司灏琛是存心想要毒死自己吗?难怪他今天这么反常,原来这家伙在这里等着呢!

这个男人,好深的心机啊!

“你发烧了,吃了药在睡觉,免得明天烧傻了。”司灏琛暗暗摇头。

这女人不是挺精明能干的吗?怎么连自己生病发烧了都没察觉呢?难道已经烧傻了?

“我······”白姒芊有点懵,抬手摸摸自己的脑袋。

自己这是发烧了?一整天下来是感觉浑身没力气,头昏脑涨的,还以为是自己一夜没睡的结果呢!原来竟然是发烧了啊!

这一天的事情太多了,她竟然都没顾上这个。

“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吃?”见她发愣,司灏琛勾起唇角,坏坏一笑。

白姒芊冲他翻了一个白眼结果药丸放到嘴里,桌子上有热牛奶,她端起来就着喝下去。

就算是毒药她也认了,就算是死,也比司灏琛那种恶心的方式要爽快一点啊!

“好了,我吃了,你可以走了。”白姒芊不再看他,因为每一次抬眸看向他,她的心脏就会狂热的乱跳。

肯定是生病了,是身体不舒服的象征,她宽慰自己。

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她衣服也不脱,闷头趴在床上,此刻她只想盖上被子睡他个天昏地暗。

“你淋了雨,应该洗个热水澡再睡。”

一向少言少语的司灏琛,今天竟然格外的啰嗦。

趴在床上的白姒芊,全身上下骨头都像是被谁抽走了一样,她没有力气,更懒得回答他。

“算了,爷今天心情好,亲自动手,帮你洗澡。”见她不出声,司灏琛竟然弯下腰,一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司灏琛,我求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好吗?”白姒芊欲哭无泪。

当初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对,什么都没跟他说,就强硬的要求跟他离婚,从此再也没联系过他。

可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他一个大男人没必要用这样的招数折磨自己吧!

“折磨?这怎么能是这么呢!这应该算福利才对啊。”司灏琛态度强硬,已经抱着她快步走进浴室。

那个瞬间白姒芊恨不能伸手掐死这个变态男人。

“司灏琛我服了!我洗,我现在马上就洗,麻烦你老人家出去,离开,可以吗?”

她是彻底服了。

司灏琛这货的控制欲也太强了吧!自己洗不洗澡他也要管,这跟他有毛线关系啊!

“你确定?”

司灏琛竟然还挑着眉梢问她。

确定你大爷啊!这有什么好确定不确定的?难道老娘是暴露狂吗?让你这个色鬼给我洗澡?我是疯了吗?

白姒芊只差一点就口吐莲花了。

尤其是看着司灏琛那副不可一世,贵公子一般足以掌控世间一切的模样,她的五脏六腑就气的发抖。

用力的呼出一口气,白姒芊也重重的点点头,不过她却也什么都没说。

赶快结束这一趴吧,老娘我只想睡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