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超自然事件调查组>第七十四章 带路

第七十四章 带路

陈新知道王英说得不是实话,但此刻也不好多问什么,不过想到上司的命令,他又接着说道:“王英先生,因为之前神探局上司意外受伤事件,我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巡逻队不仅要找到王英,还要把王英带回去审讯,因为上司受伤的那天,只有王英会有动机伤害陈新。

“跟你们走可以,但是我想知道之前那个案子怎么样了?”魔根据王英的话说道。

“之前的案子已经结案了,赵琳琳之案已经按照普通的凶杀案完结了。”听到陈新这么说,王英才松了口气,自己总算是了解了一件事情。

“我清楚了,走吧。”当王英被陈新带出屋子,媒体人疯狂拍照,这可是大热点,这不得拍到一手资料。

路上,从陈新口中得知,如今的神探组已暂且封锁了,原本神探组的员工已经并入了巡逻队,出了陶碎的事情,让民众再也无法相信神探组的其他人员。

在灵魂深处的王英听到后,心中一片苦涩,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些年的神探组就这样被封锁了。这一切都是陶碎,以及韩愈的的错……

魔还是第一次坐上车子,他把车子称呼为会移动的箱子,陈新频频看向王英,魔因为好奇而不断地转头观望,还玩了一会车窗玻璃。

陈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资料,王英资料上明明是个沉稳冷静的人,怎么在玩玻璃?王英因为是第一视角,所以看不到自己身体究竟再干什么,可是他能够通过玻璃上的倒影可以模糊的看见。

看见魔如此的举动,王英立刻制止道:“大哥,大哥!算我求你,你安分点坐好!”

魔也知道眼下不能辩驳王英的话,太引人注目了,于是他便听从了,乖巧地坐端正了。

到了审讯室,陈新坐在王英的对面,手边放着资料,开门见山地说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王英说道。

“那时候窗户坏了,屋内的东西都被打烂了,就连你那个领导也已经死了。死在了急救的路上,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虽然是你自己回来了,但是真的不考虑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陈新见直接问问不出来,开始用怀柔政策了,可王英对于这些招数都很熟悉,一眼就能看出这陈新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但是非人的事情怎么说?王英私信想不牵连到普通人了。

“我真的不知道,但是领导的事情,或许你们可以找找陶碎,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王英面无表情地说道。

陈新以自己的解读,解读出王英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然后在次基础上,脑补一出王英被威胁不能说之类的戏码。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审问追求的是实事求是,“你说陶碎?可以,以防你再一次失踪,可以在你脚上带上跟踪器吗?”

“好。”王英答应了。

随后,陈新他们放了王英,王英站在巡查队的门口,本想离开,却碰见了陈燕。王英此刻看见之前的队员还有些尴尬,但陈燕好像没有经历过之前的事情一样,照旧和王英打招呼道:“王探,好久不见。”

“恩,好久不见。”王英说道。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啊?我们找了你好久。”陈燕有些担忧地问道,“你知道吗?神探工作室封锁了。”

王英看着这样的陈燕,忍不住问道:“陈燕,你不记得之前的事情吗?”

“之前的事情?哦你是指封锁前吗?我还真的没太多印象,只记得陶碎来了,然后我意识就模糊了,只记得王探你辞职了,以及之后失踪了。”陈燕有些为难地说道。

王英叹了口气,“那陶碎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见着躲远点。”

“是,王探。”纵然已经不再是下属了,可陈燕还是条件发射说了这话,王英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不是你的上司了,不必如此。陈燕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原本组里的员工都很想念你,王探有时间可以一起聚个餐吗?”陈燕虽然没有印象,可是她总觉得在模糊记忆的那段时光里,做了对不起王英的事情,所以现在面对王英,还是有些唯唯诺诺的,算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王英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确实应该去看看他们,毕竟陶碎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们也是被牵连到了。

“好,之后联系吧,你给我一下电话号码。”王英说道。

陈燕本想问换手机号了吗?可看见王英眼角下的黑眼圈,以及整张脸都很疲惫的样子,就不再开口,沉默地把手机号写在纸上,撕下纸,给了王英。

告别陈燕后,魔才说道:“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你要怎么谢我这个人情?”

王英咬着牙说道:“本来就是因为你,这个事情才更复杂吧!你还好意思说欠人情?”

“哎!我帮你躲过了记者!要不是我的法力,你现在还被围绕着呢!”魔不服气地说道。王英看见不远处的一堆记者,也知道自己不被记者看见,都是魔的功劳。

“行吧,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了。但是你借我的身体出来,直接抵消了吧。”王英说道。

魔本来想炸王英一个人情,好让王英能够更心甘情愿地把身体给他,没想到王英的反应如此敏锐,他小声地啧了一声,“好吧,那我们现在去哪?”

“你出来有什么目的?”王英反问道。

“我出来当然是要找韩愈,我想看看这个小东西有没有好好地执行我的计划。”魔说道。

“原来你想找韩愈,我知道怎么找他,跟我来。”王英一口接下魔的话,并且还答应带路,魔有些惊讶,疑惑地问道:“你就这么放心?我可是你对立面的哎?”

“那又如何?你根本打不过谢宇,有谢宇在你们也翻不出什么花样。”王英自信地说道。之前在山洞那会,他就看明白了,这个魔的威力还不如林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