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冬灵传>第4章 狭路相逢

第4章 狭路相逢

第4章 狭路相逢

聊完武器,夜冬灵突然露出一抹狡黠,跳到夜冬如身边凑近她的耳朵压低声音:“这道理啊,以后找男朋友也是一样的,你可记得着点啊。”

她这话说得夜冬如瞬间面颊绯红,连忙羞涩地垂下眼,“你说什么呢,你冲我说这话干什么啊。”

咸丹凑过来问,“你俩说啥呢?”

“关你屁事,滚一边去。”夜冬灵一把推开他,转而朝向南宫亚,“南宫哥哥,那现在怎么办呢?”

南宫亚想了想,“其实在现有的合成体系里,符合我们现阶段灵力的武器并不多。我们手上这把铸铁剑已经算是目前比较符合的武器,再高等级些的剑你也挥不动。”

夜冬灵不满地看着铸铁剑,嘟起了嘴,“可是它真的不厉害,你们也看到那边的剑痕,很浅。”

“冬灵,”南宫亚说,“现在不是一味地去追求狠,有时候稳也是个很棒的策略。”

这话夜冬灵想了想,点头认可,“也是,以本姑娘的能力和本领,难道还做不成了?走,去辟炉。”

辟炉位于流舍东南面的一个角落,当夜冬灵他们来到这里大吃一惊。

“天,怎么是这么个鬼样子。”咸丹的眼睛瞪得溜圆,又不敢相信地揉了揉。南宫亚也倒吸好几口冷气,又独自往前走去查看。

他们在来的路上还说这辟炉既然是流舍人出流舍的唯一途径,想来肯定热闹非凡,人头攒动。作为辟炉主体,那也必定是各种高耸辉煌,设备先进,看上去令人心中生畏有惧的建筑。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多虑了。

从外面上来看,辟炉就像一间随处可见的祠堂建筑,只是门前有排长长的石梯将它给拱到半山腰。可是无论是大门也好,屋檐也罢,到处都铁锈斑斑,墙角挂满错综复杂的蜘蛛网。甚至连门口蹲守的那对石狮子上都落满鸟屎,就在夜冬灵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还看见一只野猫趴在石狮子上伸懒腰。

“这里是辟炉,南宫哥哥,你确定没有找错?”夜冬灵还是有点不相信。

“你看。”夜冬如在一旁拉拉她,伸手指向牌匾,上面虽然灰尘扑扑,布满蛛丝,但厚厚的灰烬下确实写着大大的两个字,“辟炉”。

“差不多两百年了,终于又有人肯上到这里来了吗?”

一把沧桑无力的老人声从后面传来,他们转过头去,看到个白发灰须的老者杵着跟拐杖费劲地走过来。那老人的年岁已经无法估摸,只能说很老很老,脸上的皱纹重叠,皮肤松弛往下垮塌,眼皮几乎要遮盖住整个眼球,眯起来的眼缝只能偶尔看到一两根白色的湿漉漉的睫毛。牙齿的脱落让双唇不自觉地往口腔中凹陷,这使得干瘪的嘴已经完全看不清唇的形状。

“你是谁?”南宫亚警觉地问道。

老者费劲地微抬脖子瞅了他一眼,冷冷地笑道,“南宫家的二公子,唉,可怜啊,本来是华瑶国上层贵族,却因为权位之争落得现在这般田地。父母失踪,子女流落,何苦呢,何苦呢。”

“你认识我?”南宫亚惊讶地问,又因为提及他的家事,瞬间由于羞愤满面通红。

老者并没有回应南宫亚,转而看向咸丹。他微微打量了一眼,“江湖咸家,快手世家,可惜啊,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行当,更何况你父亲死得早,你也没有得到多少真传不是?”

咸丹被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满地嚷嚷,“你这老头乱说什么呢!”

老者又转向夜冬如,他左看看右看看,看得夜冬如直往夜冬灵身后躲。夜冬灵气急,挡在夜冬如的身前,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个小姑娘倒是真的命苦,”老者穿过几个人,边走边摇头叹气,“从小没见过爹妈,跟着流舍那头的哑巴婆长这么大,得亏遇上几个伙伴,没在这鬼地方被欺负死,也是命大了。”

夜冬灵想了想,“大爷,你既然能够说出我们几个人的身世,应该是个高人。请问你到底是哪位?”

“高人?”老者“咳咳”干笑,“我可不是什么高人,不过是这辟炉守门人罢了。倒是你……”他欲言又止,眼睛在夜冬灵身上来回扫视。

“嗯?我怎么了?”

老者又是“咳咳”干笑几声,“有点意思,还真有点意思啊。”

“你什么意思啊?”夜冬灵不解地问到。

谁知这时那老者突然转移了话题,他饱含深情地望着辟炉,“这个地方啊,已经差不多两百年没有人来过。我本以为就这样了,没曾想你们来了,挺好挺好。也是啊,这流舍众人都是被毁掉灵珠的,想要再次修炼重得,谈何容易啊。即便是祸不及子女,子女中出类拔萃的,能够有为之一搏的怕也少之又少。要知道这流舍内无灵力聚集,想要通过辟炉走出流舍,无异于是将自己的血肉修炼成灵珠啊,那可是随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夜冬灵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有言语。这里的冷清和萧条确实也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不说别人,就连他们四个人这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想着来辟炉。且不说原本身为贵族的南宫亚是怎么想的,至少夜冬灵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意识。

很多时候,对于生活的麻木是限制人去改变现状的绊脚石。

夜冬灵正想要再追问什么,突然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一把令人心里生厌的声音传来,“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称霸我们流舍的一姐夜冬灵嘛,怎么也想着跑到这偏僻之地来啦。”

一听到这个声音,夜冬灵就觉得脑门仁疼,她揉着太阳穴转过身,皱着眉头也不抬眼,假装旁若无人地问身边的南宫亚,“南宫哥哥,怎么有乌鸦叫唤,叫得让人觉得恶心。”

南宫亚点头,闷声回应,“嗯,是有一群乌鸦爬来了。”

“你说什么呢!找死是吧!”空兆生身边的一个小弟嚷嚷着要冲出来,被空兆生给伸手拦住。

空兆生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夜冬灵,“冬灵妹妹,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关你屁事!”夜冬灵不屑地说。

空兆生看看他们,阴沉沉地冷笑,“你们不会也想到这里来参加二十八星宿宫的选拔吧?”

夜冬灵毫不示弱地瞪着他,紧闭双唇,不想和他多言。她的这个反应被空兆生认为是默认,接着爆发出令人心颤的嘲笑声,“哈哈哈,这真是太好笑了,你们是昨天晚上做梦还没醒吗?居然也想入选二十八星宿宫?!”

“哈哈哈……”他身边的人跟屁虫似地笑起来。

“闭嘴!”夜冬灵怒吼。

空兆生突然变换嘴脸,一把捏住夜冬灵的脸颊,眼神变得十分恶毒,“就凭你们几个小杂碎,也配参加选拔?!少笑话人了!”

“噌!”一道凛冽的剑气寒光闪过,令得空兆生不得不松开手。就见南宫亚手握长剑,剑尖直指空兆生,他低吼道,“找死!”他不允许有人那般对待夜冬灵!

空兆生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催动灵珠,双脚脚边浮动着两颗青色灵珠,左膝旁浮动着一颗蓝色灵珠。南宫亚虽然左脚脚踝处有一颗金色灵珠,但他的右脚就脚踝和右膝的灵珠都是黑色。

这灵珠中蕴含着灵力,随着修炼,灵力会摒弃杂质,从混沌变为清澈,颜色从黑、紫、蓝、青、绿到金,越来越浅,灵力也就更加纯粹。在灵力上南宫亚还是逊于空兆生一截。

咸丹在一旁轻声惊呼,“真没想到这空兆生灵力已经修炼到那个地步了。他是怎么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