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杯底的眼睛>第4章 坠崖

第4章 坠崖

第4章 坠崖

有了三叔公的吩咐,安保不得不带着陆一奇进山,去寻找最美风景。只是这一路上,安保表情严肃,沉默寡言,和昨天晚上判若两人。很快陆一奇二人路过昨天经过的那根电线杆,陆一奇不过是多看了一眼,就被安保呵止住说,“你忘了昨天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他突然出声,惊得陆一奇怔了一下,随后打着哈哈道,“安保大哥,你终于开口说话了,不然我还以为你和昨天的那位是孪生兄弟,一个爱说一个爱沉默。”

安保瞥了眼电线杆,再次一言不发地往前走。走出两步回头望着陆一奇,意思是让他赶紧跟上。见贫嘴已经无法缓解他们俩这种沉默的尴尬,陆一奇也只能在安保的身后默默地跟着。

只是他的大脑没有休息过,“这村子说正常也不正常,说不正常但处处又像是正常的。总之,整个氛围还是很奇怪。我得想办法摆脱这个人,不然什么调查都不能进行。可是如果利用好的话,这安保也可能是个突破口,不然这么封闭警惕的村子,我还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去调查。”

想着想着,突然他前胸撞着安保的后背,停了下来。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间,安保带着他来到了个悬崖边。陆一奇心里一惊,心想“这人不会是想把我从这里推下去,杀人灭口吧。咦不对,我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我灭口?哇哈哈,哈哈。”

他立刻掏出相机,笑着说,“哎呀,多谢安保大哥,你看这风景多好,我可得好好拍两张。啧啧,这角度,拍下来堪比美国黄石公园啊。”

安保说,“你慢慢拍,我到那边休息着等你。一会再去另外的地方。”

“嗯,好的,多谢。”陆一奇答应着,同时又笑自己太过于敏感。

“这老兄是真的带我来看风景的,什么杀人灭口,看来刑侦剧我还是少看点吧,免得年纪轻轻地就得被害妄想症。呵呵,呵呵。”边想,他边打开相机装模作样地开始拍照。

哪知在刚刚“咔擦”第三张照片的时候,他感觉到后背突然传来一股强劲的推力!随后眼前的景象就变得天旋地转,旋转的画面里,他看见安保像个俯视猎物的魔鬼那样站在悬崖边上,冷冷地望着他。

“艹!这家伙还真把老子给推下悬崖啦!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不要杀人灭口啊!”这番话是陆一奇的内心咆哮,所有的字句来到他的声带位置,都转换声了一个字,那就是“啊!!”

陆一奇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惊得从床上坐起来,浑身冷汗直流,呼吸急促,心脏“咚咚咚”跳得飞快。看看四周房间里熟悉的布置,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他确定刚刚的坠崖只是一场噩梦。

前几天从麻麻村采风回来,陆一奇的心里就一直惦记着什么。他清晰地记得,在回来的头一天,他给三叔公拍了照之后,跟着安保进了山。山里果然如他们所说,没有走上多远就遇上了一团接着一团的山雾,要是没有熟悉地形的安保带着,他在里面必迷路无疑。

然而当穿过团团山雾之后,陆一奇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站在位于最高处的山崖边,吹着带有花草甜香的微风,层峦叠嶂树林山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碧蓝天空,云在那样的天空中蔓延铺展成条雾状,从一头迁延至另一头,如同丝带,飞鸟在上面轻松地滑行而过。

即便是走过很多地方的陆一奇,也不由自主地感叹这视野广阔得让人心旷神怡,仿佛一切的烦恼都能够被这天地之间的色彩所净化。“这里着实给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世外桃源感。”陆一奇回头望向安保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倚在一棵大树底下睡着了。

陆一奇苦笑一下,这些在外人眼中绝美的风景,在本地人看来已经稀松平常。“所以关于旅游不都有一种说法嘛,旅游就是在一个地方待腻的人到另一群人待腻的地方去花钱。”他心想。

哪怕此时被噩梦惊醒,回想起当时的画面,陆一奇同样还是觉得美不胜收。只是他不明白,明明是带着美景回来,怎么偏偏会时常做噩梦。梦里要么就是被安保给推下悬崖,要么就是被三叔公用他手中的龙头拐给捅死,要么就是被那些面无表情的村民围攻,要么就会被一只瞪大了的眼睛给吓醒……不重样的噩梦让他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他考虑要不要去看看医生,或者买几盒安神补脑液睡前喝。

除了总是做噩梦,陆一奇还总觉得有些堵心,总好像有想不明白的事情。看到他那恍恍惚惚,若有所思的模样,洛伊彤笑话他说,“你不会是在麻麻村被那个美女给迷着了吧?”

“美女?……”这话倒是提醒了陆一奇。那个晚上穿着红色衣裤和鞋袜的女人,端坐在房屋外条凳上的场景一下子又涌入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当时他并没有觉得多奇怪,可现在想想,哪有大半夜还穿成那样坐在房子外面的?那画面,说不上来的阴森恐怖。当然,鬼神之说陆一奇是不太相信的,所以他坚信那是眼睛被欺骗产生的幻觉。

又过了几日,陆一奇的精神状况稍微好些,洛伊彤约上几个朋友,喊上他出来吃宵夜。其实重点就是从他口中猎猎奇,麻麻村没去成,洛伊彤始终觉得很遗憾。

交谈之中,有人听说陆一奇去过麻麻村,非常好奇,接连问道:

“听说那里很闭塞,是不是真的啊?”

陆一奇笑道,“其实也还好,交通确实有些不方便,坐车的时间长,颠得我屁股都快要开花了。山路还不好走,那里的人进出山里一趟确实不容易。但要真说闭塞,这怎么说呢,毕竟有交通就有交流,所以只能说有点落后,其他的还好。”

“诶,我以前听人家说,之前有人进麻麻村,就再没有回来,说是里面都是吃人族,很吓人的。”

陆一奇哈哈大笑,“哪有那么夸张,你看我这不就好端端地出来了嘛,没有那么玄乎。那事我也听说过,也和他们当地人了解过,说是那山上容易起团雾,容易迷路,还有野兽出没。所以有些人进山之后可能遭遇不测,葬身虎口了。”说完,陆一奇夹起一筷子烤茄子放入嘴中,边吃边喝了口啤酒。其他人听了这番解释,也既害怕又唏嘘,感慨万千。

这时,陆一奇发现坐在他对面的一个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显得有些紧张和犹豫,似乎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好。他递给那人一盘烤扇贝,问道,“兄弟,你咋啦?”

“哦,没,没咋。”那人接过扇贝,又沉默思虑片刻之后,终于还是说,“其实我想和你们说,我有个远方亲戚,去了那个麻麻村之后,既没有被野兽吃,但是也再也没回来了。”

“啊?怎么回事?”“快,说来听听。”大家的好奇心瞬间被吊起,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兴奋,在酒精的催促作用下,每个人的脸庞都变得沸热潮红。

那人说,“其实说起来也简单,我那个远方亲戚本身就是个背包客,成天不是走这就是去那。那一年,她听说麻麻村的山里有棵千年紫檀,这对于喜欢文玩的她来说是有巨大吸引力,结果去了就再没见她回来。不过后来过了很久,又听说她曾经给家里人发过短信,说是从麻麻村出来以后觉得日子不能这么混下去,于是直接到深圳的某个小厂子打工去了。但是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再见过她,听说她也再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了。”

“那你没和她直接联系过?”陆一奇问。

那人摇头说,“说起来我和她的亲戚关系很远了,她又比我大一些,平时除了家族聚会能够看上两眼,也没互留电话。”

“嘁,”洛伊彤不满地说,“那你这消息只能当成故事来听。人家和你都没什么联系,你咋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人说,“唉,说得也是。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事里面有蹊跷。”

后来,大家边喝酒吃肉边又说了些别的,话题换了一茬又一茬,直到深夜三四点他们这个小聚会才散去。只是那之后,无论说这什么话题,陆一奇的心里都多多少少还惦记着麻麻村那事。

回到家掏了颗醒酒药丸丢嘴里,他就打开电脑一张张地翻开当时在麻麻村拍的照片。不可否认,那里的风景确实很美,山清水秀,花艳天蓝。至今因为开发难度大,没有能够成为景点,使得那里的原生态得以维持,也是好事,也是不好。

麻麻村的照片被设置成幻灯片播放模式,一张接着一张呈现在微醺的陆一奇眼前。突然,一张照片闪过,陆一奇心中猛地一惊!他身体往前扑,将那张照片调回来,移动鼠标点击暂停,将照片放大,仔细查看!

那张照片正是在祠堂门口拍摄的三叔公。照片上,三叔公和其他长者一样,脸上堆满岁月切割出的褶皱,双唇呈现出慈祥的笑容模样,但却干瘪缺水,上面布满蜘蛛网般的纹路。从两片嘴唇中间可以看到,三叔公已经掉了好几颗牙齿,黑黝黝的空洞两侧是剩余的歪斜松动的黄牙。

陆一奇此时的关注点并不在三叔公身上,也不是他身后青瓦白墙的祠堂。而是在照片的边缘,祠堂墙角的位置露出来的半张惊恐无助的女人脸!

“之前在翻看照片的时候,怎么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个人?”陆一奇一边诧异地自言自语,一边又将照片放大。他所用的相机是专业级别,拍出来的照片画质不是一般手机相机可以比拟。即便将照片放大二十倍,那画质都足够清晰,甚至可以看清三叔公脸上无精打采的绒毛。

当将照片放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陆一奇惊讶地发现这半张脸他曾经见过!那就是在他第一天晚上到达麻麻村的时候,端坐在平房外面条凳上的红衣女人!“她那个时候曾经出现在祠堂过吗?”陆一奇使劲地回想,但因为那时他的注意力在三叔公和安保身上,确实对于周围的环境疏于观察,即便现在想破脑袋,也想不起那时的情景。

“哎哟,头疼。”他捂着后脑勺,“以后真不能喝这么多酒了!上头!头疼!”他拍了拍后脑勺,视线又回到那张照片上。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恰巧经过那里,还是特意等在那个较为隐蔽的地方,可显然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入陆一奇的镜头中。

虽然只有半张脸,露出一只眼睛,可从那眼神中陆一奇看出这女人有三分恐惧,三分悲痛,三分无助,甚至还有一分杀气。

“这个闯入我镜头的女人怎么是这样一幅表情呢?”陆一奇心想,紧接着又去拍后脑勺,“哎哟我的天,这头疼的,醒酒药丸都没有用了。不行不行,我得去睡觉。剩下的明天再说吧。”

“你经历过绝望吗?”

睡梦中的陆一奇听到耳旁有声音在问他,那声音轻轻柔柔,像一张张丝绢从空中缓缓飘落,带着一股股奇异的女人香飘落在他的鼻翼上,覆盖住他整张脸庞。而同时,那声音又像是枷锁,将陆一奇的身体紧紧地锁定在床面上,让他感觉动弹不得。

“你经历过绝望吗?”那声音又问。

陆一奇感觉喉咙发干,没有办法出声回答。他甚至没有办法摆动身体,以表明自己听见了声音。就连抬起眼皮,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人在他身边问话,这样的动作他都做不到。

“唉。”沉默良久之后,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气。这声叹息就像是解除魔法的响指,陆一奇感觉身体猛然轻松,一下子睁开双眼。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他恍惚之间好像看到在白光之中有一抹红色衣裙飘过留下的掠影!可那只是一闪而过,并不真实。真实的是那道白光,那是从窗户外面洒进来的阳光。

看看时间,竟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

“我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陆一奇心想,“还一觉就睡到大中午。看来那是场梦。哎哟,我的头,后脑勺疼死了!这酒下次是不能再喝了,太上头。”

正当他在心里喋喋不休地抱怨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洛伊彤。

“喂喂,陆哥,你醒了吗?”洛伊彤火急火燎地问。这丫头就是这种性格,做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所以犯起错也是风风火火,正因为这样才经常被主编责骂。

“我都接你电话了,你说我醒没醒?”陆一奇没好气地说,刚刚起床的他,有着严重的起床气。

“不是陆哥,我和你商量个事。”

“说吧。”

“赏你个差事做,陪我去趟青山村。”

“干什么?”陆一奇一边刷牙,一边和洛伊彤说着。

“主编让我去那里做个‘四在农家’的报道,我一个人去怪无聊的。你陪我一起去呗,顺便拍点照片。”

“你确实这是在跟我商量?”

“我不管我不管嘛,你是前辈,又比我大,你必须带着我。”洛伊彤的口气听起来不容置疑,一副大小姐作派。

陆一奇还想怼她两句,但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青山村?”陆一奇在脑海里迅速地搜索着地图,在脑海地图中青山村的定位正好位于麻麻村附近。他问,“你说的那个青山村是不是也属于糖宝镇?”

“是啊。”洛伊彤说,“对对,我刚刚查了下地图,发现它和麻麻村是临近村子。哎呀陆哥,我不管了啦,你陪我去一趟嘛。”电话里洛伊彤带着哭腔撒娇哀求。

说句实话,自从洛伊彤入职,陆一奇就把这个神经大条的傻妞当成妹妹看待,而当妹妹撒娇耍泼的时候,哥哥通常都是无法招架的。

所以没过多久,他们俩的身影就出现在青山村村口。

“我感觉上当了。”陆一奇叹着气说。他没有想到,这青山村和麻麻村是邻村,但因为隔了几匹山,两个村子的风貌和景色简直大不一样。这青山村看上去就比麻麻村有钱,无论是居民的吃穿用度还是房屋的建筑,都比麻麻村稍显先进。

但另一方面,风景就完全比不上麻麻村了。街道两侧的树木都是瘦削颓靡,感觉就是随便长几片叶子出来证明自己是棵树。临近的山上虽然也有植被,但是石头比土多,并不繁茂,没什么景色可言。稀稀拉拉的溪水细得好像被搓揉过的面团,溪水两边的草地树枝上还挂着白色、红色、各种花色的塑料袋和生活垃圾。随处可见趴在地上的土狗,和正在觅食的土猫。总之,这青山村就是一个正在发展,缺乏有效治理的非常普通的村子。

洛伊彤很快就完成“四在农家”的采风和摄影工作,和陆一奇找了个茶馆坐下来休息。半盏茶过后,他们听到隔壁桌有两个人在说话。

“前两天又有人说是要去找麻麻村的那棵千年紫檀了,呵呵。”

“嘿嘿,也不懂那些城里人是怎么回事,就喜欢这些不当吃又不当喝的东西,还不如让它多长些叶子出来乘凉用呢。不过你说那棵树真的有一千年了吗,是不是都老成精了,搞不好之前那些人都是被它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