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终极战兵>第一章 狼帅

终极战兵

2005
本书由中意文学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狼帅

风,冷冽如刀,一座孤坟。

老鸦偶尔传来几声寒叫越发使的这个暮色萧瑟凄凉。

一名身躯如巨塔似的大汉,屹立如擎天支柱,仿佛他只要那么静静地站着,就能将这天给撑起,将这地给踩碎。

魁梧大汉此刻却像是忠诚的卫士一般,一丝不苟的为跪在坟前的男子站岗。

“大哥,我,我来晚了……”

牧野荒呢喃着,声音很轻低沉,却给人仿佛有一种穿透灵魂的震撼感。

他的脚边,扭曲着几张皱巴巴的报纸。

“牧野集团董事长身陷出轨丑闻,受其消息影响,牧野集团股票市值海量蒸发。”

“震惊!一夜之间,云城首富财富缩水一半……”

“财富惊天缩水,数百亿财产的蒸发是否黑天鹅事件?”

“首富牧野穹从集团高楼纵身跳下,独生女神秘失踪,妻子苏惊蛰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将对股东大会负责,发声势必力挽狂澜……”

“苏惊蛰将以遗孀身份成为遗嘱唯一合法继承人。”

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全部都和大哥牧野穹有关。

“晚了!”

一声凄吼,如孤狼啸月。

“狼帅!”

如擎天柱一般的大汉身子猛的一震,他看到眼前跪着的这个男人,一行清泪正从牧野荒的眼中缓缓流淌下来,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的心神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狼帅,竟,竟然在流泪?”

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夏国不败战神,他就是神话,他就是传奇,同时也是夏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镇守边疆可使八荒四野无一贼敌不闻风丧胆。

他的一个威名,可使各国精锐不敢越雷池一步。

当年,边海大盗统领发出话来,但凡夏国商船全部劫持,但狼帅一份名帖递上不足一个月时间,边海大盗组织直接宣布解散组织,人的名树的影,狼帅的威望震慑四海八荒。

正是这个男人,伟岸于天地之间的男人。

常说血可流尽,泪不轻弹

他,熊霸哪怕身为五大战尊之一,也从未见过。

而如今狼帅却在悄然落泪?

“荒弟,别了,大哥走了,惊蛰那女人心狠手辣,联手霍家,许家联手布局,不但鲸吞我财产还要致我于死地,为了侵吞大哥财产,甚至用你侄女的生死要挟大哥。”

“赡养父母的义务就落在荒弟你的身上了。”

“切记切记!荒弟,待哥死后,你不要想着为我报仇,那蛇蝎女人的背后有着一股十分恐怖的势力,那是你万万招惹不起的,这是一场惊天的阴谋,哥嗅到了那女人背后布局者的势力庞大和恐怖,望我弟一定要保持理智,一定要切记啊!”

“如果可以,要是真有有机会,荒弟你帮忙寻下小糯米……”

“绝笔:牧野穹”

一封用血写好的遗书就在他的手中,牧野荒缓慢的站起了身子,他脊椎如利剑一般笔直,他的眼神似如刀锋一般犀利:“哥,我以牧野荒之名发誓,此仇,我必让那负你女人百倍偿还,那女人必死无疑,还有那许家、霍家……”

他虽轻声,可肃杀的气息冰寒的像是能够将空气都给冻结。

“呦吼!竟然还真捞到鱼了,还真有人给那牧野老狗扫墓的。”

就在这时,猛的从四面八方一群手持棍棒的大汉围拢了上来,为首的大汉一脸横肉,脖子上戴着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盯着牧野荒发出一声张狂的森笑:“苏姐果然算的没错,就牧野穹那老狗的墓也有人来扫,看来是活的不耐烦想要下去陪那老狗了。”

“老狗?”牧野荒冷目横扫向那为首的大汉。

“不错!”为首大汉一声狞笑:“苏姐早就发过话,不管是谁都不能给牧野老狗扫墓,祭拜,违背了苏姐的意思,那就是没有将苏姐放在眼里,不把苏姐放在眼里就是不把云城三大家族放在眼里,那也是不把我孔老二放在眼里?”

金链大汉孔老二小拇指挖着鼻孔,气焰十分嚣张。

他是云城这一片的混子,当狗腿子也当出了优越感来,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有资格给云城三大豪门办事的,现在他仰仗着人多势众,一副完全吃定了牧野荒的嚣张跋扈样子:“苏姐要的也不多,你俩个既然有脚走路来给牧野穹老狗扫墓,那么就一人一条腿,是要让动手还是自个来?”

“难道,就连最后的一份清静都不留给人!”

牧野荒低声的呢喃,他猛的一紧身上黑色貂毛风衣,直接朝着一旁的车走去。

“老子让你走了吗,给老子站住!”牧野荒的行为让孔老二脸色一怔,随后怒吼起来,在他心里按照常理对方应该是惊慌失措,哭着求饶才对啊!

孔老二身旁男子微一蹙眉,摸出手机,直接向苏惊蛰汇报了起来。

“话多,扰了我哥清静!”

“是,狼帅!”

擎天似的熊霸把眼一抬,如同怒目金刚,席卷如狂风骤雨。

狼帅既嫌话多,那就敲碎所有人的牙。

牧野荒刚到车边,熊霸已经将手机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以他五大战尊的实力对付孔老二那些混子无疑是犁庭扫穴一样简单,满脸恭敬:“狼帅,那边拨出去的电话。”

“老二,事情办妥了没有?”

手机那边传来轻佻的声音,还伴随着莺声艳笑:“今天可是霍少和苏姐的订婚日,同时也是苏姐宣布晋任牧野集团董事长的大日子,你快点把事情办了,苏姐少不了你的好处,极乐会所叫你潇洒一回。要我说直接把那牧野老狗的坟给砸了算了,一了百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破事……”

“苏惊蛰要订婚?”牧野荒声音清冷。

除了传来莺莺燕燕的嬉笑声,突然对面躁动的音乐声音也葛然而止,很显然的是对方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直接连叫了俩声老二。

“你是谁?”

“要砸我哥的坟?苏惊蛰是要订婚?”荒野牧的声音清冷如冰,一股滔天的杀意几乎无法遏制:“该死,苏惊蛰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