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灵异:蛊道巫术>第五十六章 游魂

第五十六章 游魂

“所以他现在急需要跟一个人传达他的夙愿,正好我可以帮他这个忙,他是不会伤害我的,就算人鬼殊途,他真的要对付我,我也不怕,我可以对付得了他。”

周主任一脸的担心,但最终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下了班我就回家去准备,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第1次单独面对一个鬼魂,而且我要使用《茅派秘术》上面学到的这些法术,具体灵不灵,我能不能学到这些法术的精髓,就看今天晚上了。

我把杨西平的那件T恤剪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小衣服模样,然后用我从外面捡来的树枝套了上去。

我画了一道符贴在小人身上,然后用毛笔在上面写下了杨西平的名字。

晚上12点,我背上背包出发了。

其实我不需要带这么多的东西,一个有经验的道士是不需要拿那么多的家伙的,我沉甸甸的背了一包,全都是我根据《茅派秘术》那本书上面准备的一些法器。

毕竟我是第1次,所以我得做出十足的准备才是。

我到达杨西平他们家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快要12:30了,小区里静悄悄的,我抬头看了一下,基本所有的小区灯光都已经熄灭了,偶有一两盏灯开着,估计是熬夜或者即将入睡的居民。

杨六福的老婆所说的那个位置,就是在他们楼下这一片区域,她的描述是杨西平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徘徊不前,但并没有靠近小区,也并没有上楼。

这很正常,毕竟小区人气旺,再加上小区楼道的门都有门神,所以亡魂是无法进入的,尤其是像他这样刚刚才冤死的亡魂,本来就没有多少修为。

我背着包走到了旁边的健身区坐下来,这里有一个木质的小亭子,我坐在里面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一晃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小区里更加的安静了,但是还是不见杨西平的身影。

我走到了旁边的平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个小人放在了地上,烧了三炷香靠在旁边,然后又烧了几张钱纸。

我口中念了一句咒语,这句咒语是专门吸引亡魂的,然后我便退到了旁边。

果然不到两分钟,就刮起了一阵阴风,吹得地上的香火明明灭灭的。

杨西平来了!

我心里有些激动。

我缓缓的转过身去,果然在东南方向,一个穿着灰色运动套装的小伙子正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他可能是在惊讶,为什么我能够看得见他,而且还能够将他吸引出来。

他就这样警惕的看着我,不敢上前。

我冲他淡淡一笑,“杨西平你好,我叫茅浮升,我是文物局的,你父亲的那起案子就跟我们研究的那跟民国墓穴有关,我过来找你是想跟你了解情况,顺便帮助你达成一些未了的心愿。”

杨西平皱了皱眉头,还是没说话。

“对了,你不认识我,但你一定认识罗队长吧,你父亲的那个案子就是他经手办的,白天我和罗队长刚刚到过你们家,跟你母亲了解情况。”

杨西平这才松开了眉头,“你真的可以帮我?”

这是我第1次听到鬼魂跟我说话,就跟人的声音没什么区别,只是显得比较微弱一点,如果不仔细听的话就容易听不清楚。

我点点头,“是的,我会一点法术,所以我刚才才用引魂符将你引了出来,因为我不确定你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出现。”

“请你相信我,我没有恶意,你母亲说好些邻居看到你在楼下徘徊不前,她也看到你一次,你说吧,你有什么未了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完成。”

“我……我突然之间就死了,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我的母亲和我老婆,我们才结婚没多久。”他脸上的肌肉抽搐起来,他做出了要哭的样子,可是果然鬼魂是没有眼泪的。

他啜泣着,“那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有个女人在叫我的名字,一开始只是隐隐约约的,我以为是我做梦,然后我就坐起来听,还真的是在楼下叫我。”

“然后你就出去了?”我皱着眉头问道。

“对,因为我越听那声音越清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有一种很神秘的力量控制着我一直往楼下走,我没有告诉我老婆和我母亲,我怕吓到她们。”

“我就直接下到了楼下,就在那边的绿化带。”杨西平手指的方向,正是发现他尸体的地方。

“我站在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纱的女人,不,应该是女鬼,她一下就跟我贴的很近,我还来不及看清楚她的脸,我就失去了意识。”

“后来迷迷糊糊的,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漂浮漂浮了起来,我才明白原来我已经死了。”

“穿着白纱的女鬼,你确定吗?”我心里一阵激动,果然就是那个墓主人,穿着白纱这个标志太明显了。

“对,因为穿着白纱就显得身形比较宽,白纱毕竟是蓬松的,而且她头上还戴着头纱,虽然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我可以确定。”

我长长的呼了口气,“我明白了,你看到的这个穿着白纱的女人,不,女鬼就是你父亲盗的那座民国墓穴的墓主人。”

“啊,原来是这样。”

“对,她应该就是对于你父亲他们的打扰怀恨在心,所以才对你父亲和卢红尉进行报复,你真的很无辜,她居然害死了你,这一点我有些不能理解。”

“大概是她的怨念很深吧,所以才让她无底线的杀人。”杨西平的肩膀剧烈的抖动着。

“我父亲他现在都还找不到回家的路,一直在外面徘徊。”

“啊,你怎么知道?”我大惊失色。

“就在我死的前两天晚上,我梦见我父亲了,他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山上站着,他很难过的告诉我他现在变成孤魂野鬼了,想回家但是找不到路。他很想我们。”

“我问他那是哪里,他还没有回答我,梦就一下醒了,所以我觉得我爸肯定灵魂还在外面飘荡,虽然他做盗墓的事情把我们家害得支离破碎的,可他毕竟是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