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王爷:王妃又去虐渣了>第九十一章传旨进宫

第九十一章传旨进宫

元初心看着宇文澈现在的这个表演,都忍不住要给他颁发最佳演员奖了。

过了很久之后,宇文澈才缓缓的开口道:“这多不好意思啊!不过既然王妃你这么有心,那本王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宇文澈竟然直接的闭上了眼睛,做出来了一副享受的样子。

元初心现在都想要骂街了!

不过,好在被她给忍了下来。

她缓缓的走到了宇文澈的身边儿,然后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搭在了宇文澈的肩膀上,温柔的动了起来。

“王爷,臣妾的这个力道,你可还满意啊?”

“恩……轻了。”

“那这样呢?”

“有点儿重了,稍微轻点儿。”

“这样呢?”

“……”

宇文澈一直都在对元初心的按摩手法挑刺,元初心明知道这件事情,也只能是继续的忍着。

就在元初心都已经换了好几种力道,几乎把宇文澈的整个后背都“摸过”一遍之后,竟然看到了有下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宇文澈紧闭的双眼,迅速的就睁开,眼里散发着渗人的寒意。

玄七立刻领会,出门去询问缘由,“这么急急忙忙的,成何体统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让你慌张成这个样子?”

那人在看到了玄七的时候,就已经跪在了地上,此时更是慌张的浑身都不停的颤抖着。

“启禀王爷,是宫中传来陛下的旨意,说要请您和王妃进宫一叙。”

玄七闻言,眼神儿直勾勾的看着前来送口信儿的人,“就这件事情,都让你慌张成这个样子?之前的时候,凌王府对你们的锻炼,都白费了是吗?”

“不不……”跪在地上的人,赶紧解释着,“据来信的人所说,皇上现在龙颜大怒,等着训诫咱们家王爷呢!”

玄七闻言,也差不多是知道是所为何事了,让那个传信的人离开了之后,便进去请示宇文澈去了。

“主子,现在怎么办啊!”

“怎么?难不成我还违抗圣旨啊!”宇文澈用看傻子的眼神儿看着玄七。

他怎么总觉得,玄七最近的脑子好像有些不灵光了呢!

希望是他多想了。

“好了,王妃,你去收拾一下,跟本王一起进宫吧!”

不知是不是宇文澈心中是如此想的,他在说完话儿之后,竟然轻轻的拍了拍元初心还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玉手。

元初心迅速的把手收了回去,背过身子去,不让宇文澈发现自己那张已经红到了极致脸颊。

她刚才听外面侍卫回的话儿太认真了,都忘记了自己的手还放在宇文澈的身上!

这多丢人啊。

“好……好的王爷,我这就去稍微的梳洗一下,你稍等片刻。”

说罢,元初心便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宇文澈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还在细细的回味着元初心刚才给自己按摩的时候,摸过的地方。

不得不说,元初心的手法,一看就是练家子的。

其实,宇文澈刚才倒也不是故意的装作浑身酸疼的样子,他最近确实在处理事情,只是没有他刚才表现的那么厉害而已。

但是,现在被元初心给这么按了按之后,确实是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很多。

看着宇文澈的嘴角不停的上扬的样子,玄七也只能是默默的接受了自己家的主子已经开始在意王妃的事实。

而元初心在换慌张张的离开了这里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坐在根本看不清楚自己脸色的铜镜前,她竟然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绯红。

可想而已,她刚才是脸红到了什么程度。

“萍儿,我现在怎么觉得心跳的很厉害啊,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该不会猝死吧!”

萍儿不理解元初心现在为什么看起来神经兮兮的样子,只是在后面认真的给她梳理着她的秀发,时不时的会给元初心搭个话儿。

既然一会儿了要去皇宫,那就打扮的端庄优雅一些吧!免得又被其他的人看到了,说自己家的王妃。

萍儿没有问让元初心去选择发型的款式。

因为,无论从元初心改变之前还是改变之后,对于发型这种事情,都是没有太多的研究的,无关痛痒。

在这一点儿上,原主跟现在的元初心是高度相仿的。

很快,元初心看着铜镜里面已经变换了发型的自己,摸了摸心跳,发现已经平静了不少之后,又继续的端详了一下。

“萍儿,你的手可真是巧,这也太棒了吧!”

萍儿被元初心给夸奖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王妃,你有打趣我,你要是在这样的话,我下一次就不管你了,让你自己梳发髻!”

不得不说,萍儿的这个威胁还是很管用的。

元初心迅速的就给萍儿赔了个不是。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萍儿和元初心之间的关系已经是非常的亲近了,互相的开玩笑还是可以的。

在最后,元初心轻轻的抿了一下唇纸,看着已经轻轻泛红的嘴唇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一下,气质也提升起来了,走吧萍儿,我们出去吧!”

说着,萍儿和元初心直接就走了出去。

宇文澈在第一眼看到了元初心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根本就无法从元初心的身上挪开眼。

还是元初心提醒了他一下,“王爷,咱们该出发了!”

“哦……”

宇文澈慌张的收起了自己的视线,在玄七略带嘲笑的目光之下,一起坐上了马车。

马车里面的温度很高,本来就是大夏天,在加上宇文澈现在有些脸红,让宇文澈更加的燥热了起来。

“王妃,你不觉得这个马车里面,很热吗?”为了缓解二人之前的尴尬,宇文澈先出言询问着。

“啊?是吗!我觉得还可以啊!许是心静自然凉吧!”元初心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宇文澈,自从他上了马车之后,就一直在用手扇风,试图给自己降温。

可是,为什么自己也在马车里,却觉得没有这么的燥热呢?

宇文澈觉得自己这么一问之后,好像是更加的尴尬了,总觉得元初心是在暗搓搓的说自己,索性的就闭上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