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看阴命>第五十六章 恶鬼2

第五十六章 恶鬼2

咳!”女鬼的大手拍到了我的后背上,一下就扑倒在了地上。一股钻心的痛从后背蔓延至全身。

我咳了两声,吐出一口带血的痰。扶着一旁的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伸手把嘴边的血一擦。

女鬼冷笑一声后,又伸出手朝我抓来。祭起手里的桃木剑,就刺在了将要打在我身上的大手掌上。

女鬼吃痛了一下,缩回了手。

我不敢松懈,快速伸手进包里去掏符纸,左手的手掌划的太深,刚摔出去我又用手掌撑了一下地,这会鲜血直流。

女鬼后脚一蹬巨大的身体一跃就漂浮在上空,一甩手一条又细长的红绳凌厉的向我飞来。我赶忙用桃木剑劈过去,木剑和红绳碰在一起,绳子被砍的偏到一边。却没想倒这一根绳子后还有一根紧接着飞了过来,我一时躲闪不开,直接就被绳子捆了起来。

我用力的挣扎了几下,绳子却越捆越紧。

“嘿嘿,被捆住的滋味怎么样?”女鬼娇笑道,大手一挥一股鬼气重重的打在我胸口上,并把手里的绳子一扯。

“碰”

我没站稳一个趔趄就被扯的倒在了地上,被拖行着到了女鬼的脚边。胸口一闷,发出钻心的疼痛感,疼的我把身子都弓了起来。一阵气血翻腾,然后喉咙一甜,嘴里便一口的血,我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但嘴色依然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哈哈哈,小子你这会跪下来给我磕头,并说一百遍我比凤萍那骚货漂亮,我就考虑给你一个痛快。”女鬼叉腰笑的极度嚣张。

我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眯着眼笑了笑看着她,虚弱的道:“好,你靠近点我就说。”

“嘻嘻,这就对了嘛,放心一会姐姐对你温柔点。”女鬼笑盈盈的扭着腰走了过来。

等她靠近时,我一口舌尖血对准她就吐了出去。

“啊!”女鬼被我的舌尖血伤,飞身后退了数步远,巨大的身形也变回了之前的样子。捆住我的红绳也随之解开。

“说一百次你还是丑八怪!”我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子,揉了揉胸口赶紧的就地打坐调息体身。

再看那女鬼仍然飘着在离我不远处,那胸口被血伤到的地方还冒着白烟,头发散乱已经没有之前的妩媚之样。一只手捂住伤口恨恨的瞪着我,眼里已经有了浓浓的杀气。

行气了一小周天,身上感觉好多了,站起来右手提起桃木剑,左手成剑指挨在剑上。

嘴里大声道:“以吾之血,控于诸邪,百鬼灭,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女鬼。

顿时,那女鬼精色紧张了一下,飞身往天空升去。

我冲近时,那女鬼已经上升到很高,我一剑刺向她的脚心,并使劲的往里插。

“啊”女鬼惨叫一声,用另一只脚踢向我的脑袋。

我侧身躲过,把桃木剑拔了出来,一个翻身就和女鬼拉开了距离。

女鬼那只被桃木剑刺穿的脚,一直不停的往外泻出鬼气。

“小子!老娘不会再对你留情了!”女鬼咆哮的怒吼着。伸出一只手朝我作出抓的动作。顿时,我的身体就像是被她用手死死的捏住了,女鬼慢慢把手往回收,我的身体就跟着被吸到了她跟前,她一把掐住了我的喉咙,一个用力我就感觉到了呼吸困难,女鬼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提到了上空。

我张嘴拼命的想要呼吸。

“桀桀”

女鬼诡异的笑着把我提近了,和她面对着面,她张开了嘴对着我的嘴就开始吸食我的精气。

“借祖师之力,加诸吾身,挥剑诛邪,邪魂惧散,破!”我艰难的念出了咒语,手中几乎快握不住的桃木剑拼命的往女鬼身上砍去。

“咝!”

桃木剑划破女鬼的肚子,她吃痛的使劲把我甩向一旁的大树上。这一扔撞的我差点背过气去。

还好这咒语是向祖师爷借力,就算暂时身体有损伤也感觉不到疼痛,我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现在身上还有祖师的余力在,得加紧把这女鬼解决了,再这么耗下去我非交待在这里不可。

提起剑抹了手上的血,剑身又亮起了至阳的红光,便又朝女鬼刺去,女鬼挥动手里的红绳把剑挑开。

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我们谁也没有讨到对方的好。

而此时,我身上的祖师之力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心里有些焦急起来。抓了一把包里的符纸,也不管是什么符了,就往那女鬼砸去。

“碰碰”

几声响后,那女鬼被符纸炸的狼狈不堪。

她冲天长吼一声,突然四周狂风大作,树木都被吹的沙沙作响,一股股的鬼气朝我袭击而来,我被鬼气击中后,身体便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阴风吹的尘土飞扬,眼睛都睁不开。

等我想挣扎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那女鬼已飞身过来,一脚踩在了我的胸口上,并狠狠的加重力气。

我感觉肋骨都要断了。

这次女鬼没有再说话,一心只想把我至于死地。

祖师之力已经完全消失,整个人变的虚弱起来。

眼前的一切渐渐的变的模糊起来,我逃出了绝地重棺墓,却要丧命于这女鬼手里。哎!看来我真是个早夭的命!

突然,我包里一阵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下一刻一股刺眼的红光腾空而起。

“啊!”

女鬼一声凄惨的尖叫,身子被弹的老远。她好像很怕这束红光,直用双手去挡。身子一直在地上退缩着,想要避开红光。

可她退一步,红光就跟着向前进一步。很快女鬼就脸色如纸般惨白,身体上的鬼气直往那红光里涌去。不消片刻她身上的鬼气就所剩所己,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

我这才用桃木剑支撑着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盯着那发出红光的东西仔细的看了看。

咦,这不是那个鬼壶吗!

我又想起昨张小那用的那个收鬼的法器,难道这鬼壶也能收鬼?现在这女鬼的魂魄已经快要散去,对我没有威胁。我伸出右手,对了鬼壶心里默念了一句‘回来’。

神奇的事发生了,那原来悬 浮在上空的鬼壶真“咻”的一声就飞到了我手心上。

“咳咳”鬼壶回到手里后就不再发红光,那女鬼得到了喘气的机会。

我把鬼壶放回了包里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拖着腿走到女鬼旁提前桃木剑,对准她心脏就要刺下去。

“大师等一等,我,我是青城县边毛家材的人,能不能请你把我的骨灰带回去。”女鬼说这句话显然耗费了她不少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