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红鸾星动>第一章 被贬下凡

红鸾星动

2020-12-29 18:455403
本书由中意文学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被贬下凡

群山之巅,风行云转,不过眨眼间,便又是一场沧海桑田的迭换。

远山朦胧,云海叠涌,偶有仙音袅袅传来曲调悠扬!灵禽神兽穿梭于云海间时隐时现,龙吟虎啸,怎是气派二字了得!

一座馒头大小的小仙山,浮于重重仙雾后,红光闪现下,便又促得一段姻缘。

小小一庙门,却是这整个天界最为热闹之处!红色匾额镌刻三个金灿灿的大字——月老宫!映着月色泛着喜庆之辉!

但此热闹却非彼热闹!!

咣——

一声巨响由凡间月老祠传了上来,红光闪现后,姻缘树旁下的三生池便立马显现出一幅,很是不太友好的画面来。

先是一个蓬头垢面,面色蜡黄的女子叉着腰站在凡间月老祠门口,脚下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头,她冲着月老的神像吼道:“月老啊——我倒是想问问你啊,你是老眼昏花了吗,就这货色的也给我介绍吗——”

接着是一个其貌不扬,油头粉面贼眉鼠眼的男人反唇相讥:“哼——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有人要你就不错了,你该感谢月老还没放弃你,老子大发善心的娶了你这个三次休夫的女人,不至于让你孤独终老,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不就是收了几房妾室嘛,男人三妻四妾那都是正常!!”

女子一听登时火冒三丈,弯下身子抱起一块大石头,朝着那男子便扔了过去,男子险险躲开,石头再一次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月老祠门匾上。

噹——

伴随着又一声巨响,女子河东狮吼:“我宁可当寡妇——”

画面中的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紫光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将画面打落进池水中。

紫光闪现后,鸳鸯树下出现一位男子,只见他一袭青衫磊落,负手而立于树下,清冷绝雅的面容上有一双灿若星辰般孤绝清冷的眼睛,周身仿佛蒙着一层寒冰,令见者不由得从内而外的冷!冷峻的神色中隐着几分疲倦,却叫这三生池中的并蒂莲为之黯然失色了几分!

清冷的气质伴随着他清冷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尔等就是如此当值吗?”

话音落,从宫门内慌里慌张地跑出一位仙童来,见到紫薇帝尊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愣,这向来深居简出的紫薇帝尊,怎么突然亲临这里?

紫薇帝尊冷眼一扫:“是傻是哑?”

仙童抖了个机灵,合着在紫薇帝尊心中,月老宫就没个正常人,仙童诚惶诚恐地上前行了礼:“小仙拜见紫薇帝尊。”

紫薇帝尊面色稍显不耐:“何人当值?”

“回帝尊,今日”

仙童吞吞吐吐不便明言,天界皆知红鸾师姐与这位紫薇帝尊向来不对付,如果让他知道今夜是红鸾师姐当值,为了躲清静跑到后院偷懒,这可。

仙童还来不及回话,紫薇帝尊已然明了,懒得啰嗦径直走了进去。

仙童吓傻了,我了个乖乖,这可是要出大事情啊!!得赶紧想办法通知红鸾师姐才行!

相较前殿的喧嚣,后院倒显得异常寂静。

后院一角隐隐泛着淡紫色仙泽,原是被一结界所隔断,挡去了烦心的嘈杂声。

有株盛放的梨花树,映着清冷月色,闪烁其华,泛出静雅无尘之仙华!

红鸾神色忧然独卧于树干上,隐于梨花堆雪间,只见她着一袭大红色绢衣,头戴鱼尾冠,长发如墨顺垂下来,轻柔地荡在风中,竟显慵懒闲散之态。

月光映着她肌肤胜雪,双眸清冽如泉,周身盈着一层湿润的水汽,脸颊挂着一颗泪珠,她抬起左手轻轻拭去,掌心不由得传来一阵刺痛,迫使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张开手掌看向掌心处那朵红色梨花印记,神色痴然一时间看的竟出了神。

“哎——”一声轻叹打破了安静,红鸾面色浮着几分慵懒却又夹着几分淡淡哀伤,蛾眉轻蹙间,似埋着千丝万缕的难言心事。

风拂过,惊扰了花雪纷扬落下,落花将树下静卧的坐骑——青鸾埋没半身,青鸾被扰了清梦颇为不悦,青鸾展开它七彩的羽翼愤力扑扇,隐含着薄怒不悦的哼唧了一声,只见落花纷扬如雨,映着它发光七彩的羽翼泛着琉璃之色,许是如此这般它才解气,复又卧在树下头埋进了羽翼之中。

红鸾低头看着宠溺一笑,这青鸾古怪的脾气纯属是被她生生宠出来的:“青鸾,你若是真的嫌吵,可去师父房处寻些酒来吃,莫要在我这里撒脾气!”

青鸾撒娇似的哼唧了声,故作乖巧状的抖了抖头顶上的七彩翎羽!

天姚爽朗清亮的笑声,夹着花香徐徐传来:“你牵红线反过来却让师父背这黑锅,哎——可是苦了我们青鸾,白白的受到了你的迁怒!”

只见他一袭白衫胜雪,于落花如雨间翩然穿行,一双桃花眼半含春水轻漾,眼角夹着绝世风雅的笑意,发髻之上斜斜歪歪地簪着一支鸳鸯簪,称的几分风流几分不羁!!一把折扇随意的别在腰间,扇坠随风轻舞。

天姚冲着青鸾讨好一笑,心想着没准青鸾一高兴驮着他上天入地威风一番!青鸾似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没好气地将眼一闭!

天姚讨个没趣,仰头对红鸾道:“在这躲清静来了?却让为兄好生寻找,若是再找不到你,我只能将这庙拆了!”

红鸾:“不需你动手,凡间的月老祠已经不知被人拆了多少回了。”

红鸾这话里有话啊,天姚抬眼望去,却瞧见红鸾满面愁容尤未散地悠悠起身。

天姚微微挑了挑眉问道:“怎得?又为你那学艺不精而心烦吗?成一对分一对这事也委实不能全怪你!”

红鸾未理会他,他歪着头看了看,迟疑道:“还是又做了同一个梦?”

徐徐清风荡着他一袭月色长袍,染着几分风雅,夹着丝缕香气,卓然而立于这清辉下,却是诉不完的金絮其外!!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红鸾看来如此而已,外头那些犯花痴的仙娥们可是对他垂涎已久!!

只见天姚衣衫稍显凌乱,前襟微敞,露出半截精致的锁骨,许是饮了酒的缘故,脖颈处微微浮着淡红。

师兄他一准是又被哪个仙子给调戏了!!

红鸾也不拆穿,反问道:“子非我,焉知我思因何?”

天姚笑了笑:“子非我,焉知我不知子所思为何?”

一如往常红鸾给了他一记白眼,他闷闷吃了瘪,讪讪然摸了摸鼻尖,道“你也别愁苦,万事怎会全如意,这事说来,也是需要经验的。”

若是经验不足,那就只能习惯!

天姚咬下葫塞,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酒,淡淡梨花香,伴随着他喉结上下涌动悠悠飘来。

红鸾撑着腮,半倚在枝桠上斜眼觑了觑,见他独自饮得酣畅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师父临行前,新酿的梨花酿,味道香甜,口感醇冽,要不要尝一口?”

半诱惑半询问下,他将通体盈莹白的酒葫芦递举到她面前。

红鸾若有所思地接过酒葫芦,放置鼻尖嗅了嗅,醇香的酒味夹着淡雅梨香,幽香盈满心怀。她眉梢一挑,怪不得觉得师兄身上这香气熟悉,却原来是酒香!!思及此,斜眼打他身上一瞧,勾唇一笑:“你这是被酒后乱性了?”

天姚神色不自然的咳了咳:“吃你的酒!”

怎么说话呢!就算是酒后乱性也是我天姚调戏她们!!!

她举着酒葫芦左右轻晃着,无不伤情着喃喃自语:“如若饮下这琼浆仙酿,便能忆起亦或是彻底忘记,与我而言未尝不是种解脱!”

唇角泛起一抹苦笑微微阖眼,小酌了一口,入喉处竟是说不出的灼辣苦涩,酒劲太冲一时竟然红了眼眶。

双眸盈盈闪动着泪光,她声音哽哽道:“师父这次酿的酒,味道有些烈。”

天姚摇头一笑,一把夺过酒葫芦,道:“你若想醉,莫要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酒!你最近可要悠着点,我可听说紫薇帝尊好像快要回来了,别到时被他抓到你的小辫子!”

惩罚你事小,别到时候我这个师兄也被无端牵连!!

红鸾不以为意挑了挑眉:“他是去历劫,怎么可能这么快回来!”

天界仙阶品级高的神仙下凡历劫,品阶低下的小仙自是不知,但红鸾不一样,在这六界就没有她打听不到的八卦!

天姚饶有兴致的微一挑眉:“哦——你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还是想跟他来个硬碰硬?”

红鸾闻言唇角勾着一抹讥笑,跟紫薇帝尊硬碰硬她不是怕而是不屑!

“你觉得他是能骂的赢我娘?还是打架能赢得了我舅舅和我爹?”

天姚默然,后两个说不准,但骂人这方面,西王母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红鸾睡意顿消,所幸坐起,双脚悬在半空来回荡着,面上褪去了几分哀怨,添了几分随性的洒脱。

她手腕微抬,盈盈流动的水环绕于皓腕之上,手指指向哪里,便见得哪里有如丝如线的水流倾泻而下,水滴低落在树下那株彼岸花,娇花月貌羞,看着竟有一种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娇怨感!不过眨眼间,地面之上便形成了一面波光粼粼的水镜,风乍起吹皱水纹一层一层荡漾开来。

天姚立于其上,那卓然的身姿映在水面之上,抬眼瞧着一时间竟有些镜花水月般的朦胧感!

许是酒劲上了头,红鸾双眼迷离,清凉纯净的声音隔着朦朦水雾缓缓飘来:“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一杯断往事,一杯敬余生!”

天姚闻言,微一皱眉,神情颇为不解道:“为何是断往事?小娘子是藏了心事?”

语气轻佻至极,但红鸾却早已见怪不怪!

红鸾:“我能有什么秘密?不过是一些烦心事罢了,哎,你说自师父手中促成的姻缘,就能举案齐眉白头到老,怎得偏偏到了我这里竟是成一对分一对?缘何?”

天姚笑的不以为意:“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你那个千古难解的梦境犯愁呢!其实姻缘这事吧,你也不能急于一时,再者说了你牵红线,无论结果如何,反正到头来都是咱师父替你背锅,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的!”

红鸾轻叹摇头:“也是,问谁不好,问你这个棒精,岂非是对牛弹琴。”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是棒精,是灵,棒灵!”天姚想了想,又道:“是仙,师兄我可是仙了!”

红鸾轻轻的摇了摇头:“都一样!精、灵和仙也差不了多少!”

都不过曾是师父手里一根鸳鸯棒而已!!!

说着似是陷入了沉思,沉默良久方才缓缓而道:“你说,我究竟是哪里出错了?一切都是按照师父所授的那样操作执行的,怎得就偏偏不能让有情人携手终老呢?”

眉宇间凝了几分困惑之色,轻敛眉目藏去淡淡哀伤。

天姚无力垂下手道:“哎——可能这就是天机。”

“什么天机?”

天姚神秘一笑:“天机天机,自是天机不可泄露!”

“滚——”红鸾说着顺便白了他一眼,说了等于没说。

红鸾长舒一口气:“哎——这世间情爱果真就这般脆弱不堪吗?可是牛郎织女怎么就能长长久久呢?”

天姚轻轻摇摇头,语重心长道:“那是一对奇葩,自是不能与之相较并论!!小师妹你还是太年轻啊,这男人的誓言如风如雾轻如鸿毛瞬息万变,你是万万不能信的。”

红鸾一听肩头微微一抖,只要不信师兄你说的话,准保我能无灾无难!!

红鸾问道:“难道这世间果真没有纯粹的爱情吗?”

天姚闻言不由冷笑,似是在嘲笑她的单纯,他若有所思缓缓道:“也不能说是没有,不过于世人而言,所谓的真爱因时因人因万物瞬息而变,或许当时对一个人的海誓山盟是真诚的,不过一转身也有可能对另一个人亦如此真诚地许下一个海誓山盟,若非要辨别出一个真假委实太难,太难。”

红鸾讶然:“一个人还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当然!这叫广撒大网择优录取嘛!”

风流成性被说的冠冕堂皇!红鸾嗤之以鼻,男人果然都是一个货色!!

红鸾狡黠一笑:“人世间的爱情果真是复杂,既如此,你说我要不试试孟婆汤,师兄为我取来可好?”

天姚见她这笑容,心底不由抖了一抖,这妮子定是憋着什么坏,果不其然,竟然出了这样一馊主意刁难他这个师兄!

“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招惹师父的女人。”

男人嘛!该怂的时候不能太刚!

天姚自顾自的说,全然没有发觉红鸾对他频频使的眼色。

“小师妹,这月老宫,曾有一大悬案,不过自你来之后,就变成两大悬案,经你手促成的姻缘成一对分一对,此为第二大悬案;这第一大悬案,就是咱们师父与孟婆的爱恨纠缠,哎——真是想不通,你说咱们师父想当年也是一位,温文尔雅玉树临风自命风流的美男子,怎么就偏偏地歪倒在这孟婆的石榴裙下了呢?孟婆那么泼辣的女人,这两个人的性格俨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关系,怎么就如此离奇的纠缠到了一起?更离奇的是这须臾万年,孟婆每每见到咱师父,都恨不能将师父大卸八块,而咱们师父,他是有受虐倾向吗?明知孟婆恨他入骨,他却偏偏不顾性命之忧,厚颜无耻的一次次去招惹她……”

说到此,他面色不悦问道:“哎——小师妹,你这总是摇头是什么意思?”

红鸾无奈抚了抚额,慢悠悠起身拍了拍手上微尘,对着他不紧不慢地留下一句话:“自求多福!”

天姚怀着疑惑,悠然转身跳的老高,拍着胸脯道:“我的天——紫……紫薇帝尊——”

还未看清紫薇帝尊清冷的容颜下隐忍的一丝坏笑,他便激灵的闪身,逃了!

天姚是逃了,但红鸾却被一道紫光定住了。

这样被人定在树梢上,红鸾也不觉得如何丢脸,只见她面色如常道:“拜见紫薇帝尊。”

您老给我施了定身咒,可别怪我失了礼数!正好我也懒得跪!

紫薇帝尊:“你当值。”

这话不是疑问却是肯定。

红鸾:“正是。”

您老开心了吧,逮到我偷懒,这下可劲儿折磨我了。

紫薇帝尊二话没说,将一本姻缘册扔到了她面前。

红鸾看着面前的姻缘册,眼角不由抽了抽,心道:“完了,东窗事发了。”

紫薇帝尊看着她故作镇定的神色中,微微浮现出来的那一丝丝恐慌之色,他甚是满意,不错!还是知道害怕的!

紫薇帝尊道:“擅改凡人姻缘,致使他人命格被强行改动,月老当真教出了一个好徒弟啊!”

红鸾哭笑不得:“不敢不敢,都是偷拿了师父的戏本子自学成才。”

这个时候不把师父搬出来当挡箭牌更待何时啊!

紫薇帝尊慢步走到红鸾面前,不紧不慢的问道:“你觉得我怕你师父?!可为什么你不搬出你的母后呢?这样我岂不是更有理由假公济私?!”

红鸾心尖抽了抽,这倒不失一个好主意!!可惜为时已晚!!!

证据确凿容不得红鸾反驳,红鸾诚恳道:“小仙知错,下不为例。”

紫薇帝尊眼角一挑,居然还有下一次,想得倒美!

紫薇帝尊唇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既已知错,那便要受罚,九十九道雷刑.”

他边说着便偷看红鸾的反应,果不其然这小妮子快要吓哭了!

紫薇帝尊憋着笑:“是不是重了点?”

红鸾一听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立刻顺杆爬:“对对对,我细皮嫩肉的,九十九道天雷肯定把我劈的外焦里嫩的!!”

紫薇帝尊点了点头:“就罚你下凡历劫,也体会一下人间八苦吧!”

啥——

红鸾错愕。

紫薇帝尊:“看在你母后的面子,不能再徇私了!!”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红鸾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紫薇帝尊毫不留情地打落凡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