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20 我喜欢你

20 我喜欢你

楚逐一撩衣摆去换水了。

屏风后热气缭绕,水雾腾在屏风上化成了大颗大颗的水珠,楚逐将手里的巾布轻轻的淘洗了一遍,一回头就看见了立在屏风旁的龙夜。

楚逐着实吓了一跳,他嗅觉不灵故而旁的感官极其敏锐,可龙夜像是融入了空气中一样施施然站在这儿,楚逐稳了心神,“不是让你乖乖坐在哪儿吗?怎么起来了,我扶你.”楚逐伸手想揽过龙夜,可龙夜却失了神一般的顺着他的手向前一扑,二人双双落入了浴桶里。

沐桶里小二勤快的给烧了热水晾着,现下水温微烫,两人落汤鸡一般,楚逐此般确定的死死的———龙夜喝高了!

龙夜的脸蛋儿染上了两分酡红,眉目如画,可身上却因为热水一激,将周身酒劲儿烫了上来,隔着衣料都能看到发了红的肌肤。楚逐环着龙夜在桶里稳住身体,这木桶着实够大,现下放他们二人妥妥当当。

“龙儿?”楚逐轻轻唤了一声,龙夜动了动伏在他怀里抬头瞧着他,雾气缭绕里亮晶晶的眸子不知在想些什么,楚逐正思付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龙夜便已经附身上来,以身作则的给他引导了一番。

软糯的唇夹杂着蜜香,楚逐的大脑像是被火苗燃了的烟花簇的炸了。

水花四溅,二人淹入水中,龙夜稳稳的被护在怀里,可惜这小祖宗自己不安分,楚逐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的鳗鱼,一桶热水反而加剧了他的灼热,好不容易从软玉温香里寻得一丝理智,他轻巧的翻了个身,将二人的位置换了一下,手臂撑着龙夜的后颈,一吻间歇,楚逐恋恋不舍的从她的脸颊挪起半寸,低沉的声音在浴桶中弥散:“龙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这问题问的不咸不淡,不知道让人怎么回答。龙夜的眸子里晾着醉意,雪藕一般的手臂缓缓攀上了楚逐的后背,一路拈花点火,覆上了楚逐的薄唇,很好的用行动回答了楚逐。

楚逐最后一丝理智像是绷到极致的琴弦,嘣!应声而断。

长发被水打湿,交汇错杂之间分不清是谁的。两道人影没(muo)入浴桶中,没了影像。

早阳初升,窗外还阴蒙蒙的一片,日月交汇之即,楚逐眉心一震,琥珀色的眸子唰的清明,没有片刻初醒的懵懂。

身边的人儿晾在被子外的肌肤渐凉,一呼一吸间酒香浅淡,楚逐环着实在的人,好似提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一般的松了口气,埋头在龙夜的发丝间深深吸了一口才彻底放下心来。

他鲜少做梦,这样惊惧的梦更是少之又少。真实的让他发慌。不过,梦都是反的。

楚逐这样安慰着自己,却没发现他将怀里的人揽的又紧了许多。几乎要将人揉到骨血里一般了。

回过神儿来,楚逐打量着昨晚做了坏事的小人儿,不禁哑然失笑,她倒是睡的踏实。又见龙夜脸上的红意愈胜,摸摸额头却是凉快,便知道这是酒意发出来了,不然如何这般能睡。

天光微凉,时辰还早。楚逐想了想自己那个闹心的噩梦,不禁一阵恶寒。揽着宝贝儿,不急不急,且在睡一会儿。

高瑜珊昨个儿喝多了酒也闹了半宿,姬五花也没睡好。胡花铁陀怀着心事灌了半宿的酒,此刻也是鼾声如雷。另外的三姐妹在华山这几天也没落得个好觉,现下自然也是要好好修整修整。

楚逐他们速来是不拘一格的做派,自然不拘泥于晨起时辰,故而皆是睡到自然醒方为上好。这一觉就睡到了午膳时分,小二哥还极为体贴的没有上来打扰,楚逐一个回笼觉方将刚才的恶梦驱散的干干净净,再睁眼时分,面前只有一个龙夜似乎是醒了,又似乎是睡着,青葱似的手指卷着也不知是二人谁的头发玩儿,楚逐一动,她却又僵着装睡去了。

楚逐没来由的好笑,将人往怀里一带,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细细碎碎的亲着她一直她。

龙夜觉的痒,才不痛不痒的推了他一把,楚逐一声宠溺的笑闷在嗓子里“醒了,怎么还要装睡?”

“你,你怎么在这儿?”龙夜动了动轻声道,随即想起什么猛地坐起身向外看去:“高姐姐呢?”

这不是她昨夜和高姐姐喝酒的房间,虽然客栈的房间格局都很像,可是,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楚逐是个随和的人,可他自从遇见龙夜以后就格外多笑,此刻一声笑闷在胸口,哄孩子一般的将手臂枕在头下,绕有趣味的将龙夜捉回自己的怀里“以后不许同旁人喝酒。”

“嗯?”龙夜垂了垂眉眼,却没接着往下问,作势要起身。

楚逐复而将她拉了回来;“昨日,为何喝酒?”

“高姐姐要喝的。”龙夜避开楚逐琥珀一样的眸子,轻声道。

“哦?”楚逐翻身倒在塌上,却不放了龙夜离开,一时间,气氛微妙的冷静了下来。

小二合适的敲响了房门:“客官,夫人可醒了?小的烧了热水,送进来洗漱一下吗?”

小二哥被姬五花叫上来备了热水,秉承着良好的服务意识,也顺带去敲了旁余的两家,胡花铁陀睡的天地不知,自然是没有答应他。另外这一户那夫人生的天仙般的人儿,小二哥见了也不免多十几分好意,更何况这夫人模样冷淡,可待他们这些人也是极好的。

胡花铁陀呼噜了一把脸,甩开了一脸的困意,晃着脚推开门,打算招呼一声小二,给他打点儿井水来,醒醒神儿。

刚推开门,就看到姬五花在的那屋也应声而开,姬五花黑着一张千年寒冰冻茄子脸,仿佛屋子里有洪水猛虎一样的大步流星走出去。

胡花铁陀是个狼心狗肺的,昨天一腔情意纠结到死,现如今酒入肝胆,一晚上滤去了酒精上头,也捎带着送走了他的纠结难过。

现下作死的凑到姬五花跟前一脸吃瓜的问道:“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昨天被高瑜珊从床上踹下来啦?”

得!一句不说,一说就朝着人痛处戳。楚逐自己现在也是一脑袋官司,在这尴尬的安静下他偏偏还生出了点儿听八卦的心思,一时间竟然分了心,对着门外三人纠隔几年的感情史分析起来。他只是香帅闻名,身边也从不去缺花红柳绿的姐姐妹妹,他是真诚待人,却也从未将一颗真心全数剖出去过,过了也就过了。她们不纠缠,他也不留念。按道理说,他们三人的纠缠,本没姬五花什么事,严苛些,姬五花前几年都是埋在心里的单相思,想起来一人一杯对月感怀一下,想不起来身边莺莺燕燕也不少。现下瞧着自己有了机会,姬五花却是换了个人一般里外照料,片刻不离。

这就是纠结之所在,姬五花喜欢高瑜珊,高瑜珊喜欢胡花铁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还是要高瑜珊自己来决定,她是要个喜欢自己的,还是自己喜欢的。

酒后吐真言,谁知道高瑜珊昨天说了什么才让姬五花一大早来找胡花铁陀的晦气。

怪不得常言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楚逐想着便不经意的把自己给带了进去,不过代入片刻,便是心烦意乱。

他瞧了瞧坐在桌前乖乖喝着热粥的龙夜,心里系了根头发丝儿。昨儿个他动了真怒,华山派不问缘由绑了苏佩儿几人,着实让他窝火,更可气的是居然给女人下毒,虽不致命,确是龌龊至极。

也不知昨天吓没吓到她,思极此处,楚逐小心翼翼的凑到了龙夜身前没来由的问了一句:“龙儿,你会有一天不喜欢我吗?”

“啊?”龙夜嘴角沾了点儿白粥,一愣瞧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楚逐,放下手里的碗真的认真的想了想道:“除非是你有了旁人,那我便不要你了。”

这样孩子气的话她说的格外认真,却听的楚逐心里一暖。他搂了搂龙夜纤细的腰身,拍了拍她的薄背道:“我自不会这样。你也不许走。”

缓缓起身偷了一口香,顺带扫去了龙夜嘴角的白粥,楚逐笑的心满意足。

宋香儿端着一托盘早餐,站在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儿就实打实的被这满屋子都浓情蜜意给噎的半上不下,进退维谷,一时间敲门的手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整个人呆呆的立在了门口。

楚逐起身笑意盈盈的看着门口的宋香儿,笑容还未褪去,便又填了几分,他招手示意宋香儿进屋,主动牵起龙夜的手道:“甜儿,这是龙姑娘。”

“龙姑娘?”宋香儿将手里的托盘放下,绕着一身白衣恍若站在这就像冰天雪地里的天山雪莲般的龙夜把自己转成了个陀螺。楚逐一把擒住她的小臂,好笑的揉揉眉心“你快把我转吐了。”宋香儿方才算停下来。人如其名的甜甜一笑:“啊!记得了,昨日救我们的时候这姐姐也是在的。只是情况混乱,我约莫记得个仙子般的人儿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断后。原来是这位姐姐。”

楚逐抬手挠了挠鼻尖儿,却寻思起了龙夜的年岁,怕是比宋香儿还要小吧?

“甜儿,龙姑娘面容约莫不过一十六、七,怕不是比你还要小上两岁,你可别胡乱降了自己的辈分。”

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两位艳色美人儿,二人一身姜红一身天青,兀自一站便是自成一派的清丽。

龙夜回眸打量,她看人时从不避讳,一双透亮的眸子,真真的瞧着你,竟似避无所避。

苏佩儿和李媚安自诩是见过世面的,现下被这天仙般的人儿瞧了也是不自觉的拢了衣衫,正色的看了回去。

不自觉在心中暗叹:“当真是天仙儿般的人儿,小脸儿纯情的连她们个女人都尚且怜惜,一席芳华绝代自成一派。怪不得楚大哥现在栽的稳稳当当,这样干净的姑娘合该克他个风流倜傥。”

苏佩儿笑着就入了房门,也不劳烦楚逐多话,浅浅行了一礼“在下苏佩儿,多谢姑娘昨日搭救。”

“在下李媚安。唐突了姑娘年芳几何?瞧着是比我小了不少,往后我们到是能以姐妹相称。”

“姐妹?”龙夜心下犯了嘀咕,还未反应过来,高瑜珊也来凑了热闹,这一屋子瞬间热闹了起来。

高瑜珊自是同苏佩儿几人是旧相识。此刻却是牵着龙夜的手自报家门“这是龙夜,我们都唤她龙儿,我这妹妹年芳不过十六,乃是被你们家楚逐从古墓派里拐出来的。”莫名被提的楚逐无奈的摇摇头,他怕龙夜不适应,不敢轻易离去,现下瞧着龙夜捏着他衣角的手愈发紧了。

这边高瑜珊还在滔滔不绝的安利呢,苏佩儿等人已经自来熟的团座一团了。

龙夜无奈成了这团体中心。她不善言辞,楚逐只好出手解围。

只留高瑜珊讲龙夜的家史。胡花铁陀呼噜了一把脸,甩开了一脸的困意,晃着脚推开门,打算招呼一声小二,给他打点儿井水来,醒醒神儿。

刚推开门,就看到姬五花在的那屋也应声而开,姬五花黑着一张千年寒冰冻茄子脸,仿佛屋子里有洪水猛虎一样的大步流星走出去。

胡花铁陀是个狼心狗肺的,昨天一腔情意纠结到死,现如今酒入肝胆,一晚上滤去了酒精上头,也捎带着送走了他的纠结难过。

现下作死的凑到姬五花跟前一脸吃瓜的问道:“怎么了?火气这么大,昨天被高瑜珊从床上踹下来啦?”

得!一句不说,一说就朝着人痛处戳。楚逐自己现在也是一脑袋官司,在这尴尬的安静下他偏偏还生出了点儿听八卦的心思,一时间竟然分了心,对着门外三人纠隔几年的感情史分析起来。他只是香帅闻名,身边也从不去缺花红柳绿的姐姐妹妹,他是真诚待人,却也从未将一颗真心全数剖出去过,过了也就过了。她们不纠缠,他也不留念。按道理说,他们三人的纠缠,本没姬五花什么事,严苛些,姬五花前几年都是埋在心里的单相思,想起来一人一杯对月感怀一下,想不起来身边莺莺燕燕也不少。现下瞧着自己有了机会,姬五花却是换了个人一般里外照料,片刻不离。

这就是纠结之所在,姬五花喜欢高瑜珊,高瑜珊喜欢胡花铁陀。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还是要高瑜珊自己来决定,她是要个喜欢自己的,还是自己喜欢的。

酒后吐真言,谁知道高瑜珊昨天说了什么才让姬五花一大早来找胡花铁陀的晦气。

怪不得常言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楚逐想着便不经意的把自己给带了进去,不过代入片刻,便是心烦意乱。

他瞧了瞧坐在桌前乖乖喝着热粥的龙夜,心里系了根头发丝儿。昨儿个他动了真怒,华山派不问缘由绑了苏佩儿几人,着实让他窝火,更可气的是居然给女人下毒,虽不致命,确是龌龊至极。

也不知昨天吓没吓到她,思极此处,楚逐小心翼翼的凑到了龙夜身前没来由的问了一句:“龙儿,你会有一天不喜欢我吗?”

“啊?”龙夜嘴角沾了点儿白粥,一愣瞧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楚逐,放下手里的碗真的认真的想了想道:“除非是你有了旁人,那我便不要你了。”

这样孩子气的话她说的格外认真,却听的楚逐心里一暖。他搂了搂龙夜纤细的腰身,拍了拍她的薄背道:“我自不会这样。你也不许走。”

缓缓起身偷了一口香,顺带扫去了龙夜嘴角的白粥,楚逐笑的心满意足。

宋香儿端着一托盘早餐,站在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儿就实打实的被这满屋子都浓情蜜意给噎的半上不下,进退维谷,一时间敲门的手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整个人呆呆的立在了门口。

楚逐起身笑意盈盈的看着门口的宋香儿,笑容还未褪去,便又填了几分,他招手示意宋香儿进屋,主动牵起龙夜的手道:“甜儿,这是龙姑娘。”

“龙姑娘?”宋香儿将手里的托盘放下,绕着一身白衣恍若站在这就像冰天雪地里的天山雪莲般的龙夜把自己转成了个陀螺。楚逐一把擒住她的小臂,好笑的揉揉眉心“你快把我转吐了。”宋香儿方才算停下来。人如其名的甜甜一笑:“啊!记得了,昨日救我们的时候这姐姐也是在的。只是情况混乱,我约莫记得个仙子般的人儿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断后。原来是这位姐姐。”

楚逐抬手挠了挠鼻尖儿,却寻思起了龙夜的年岁,怕是比宋香儿还要小吧?

“甜儿,龙姑娘面容约莫不过一十六、七,怕不是比你还要小上两岁,你可别胡乱降了自己的辈分。”

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两位艳色美人儿,二人一身姜红一身天青,兀自一站便是自成一派的清丽。

龙夜回眸打量,她看人时从不避讳,一双透亮的眸子,真真的瞧着你,竟似避无所避。

苏佩儿和李媚安自诩是见过世面的,现下被这天仙般的人儿瞧了也是不自觉的拢了衣衫,正色的看了回去。

不自觉在心中暗叹:“当真是天仙儿般的人儿,小脸儿纯情的连她们个女人都尚且怜惜,一席芳华绝代自成一派。怪不得楚大哥现在栽的稳稳当当,这样干净的姑娘合该克他个风流倜傥。”

苏佩儿笑着就入了房门,也不劳烦楚逐多话,浅浅行了一礼“在下苏佩儿,多谢姑娘昨日搭救。”

“在下李媚安。唐突了姑娘年芳几何?瞧着是比我小了不少,往后我们到是能以姐妹相称。”

“姐妹?”龙夜心下犯了嘀咕,还未反应过来,高瑜珊也来凑了热闹,这一屋子瞬间热闹了起来。

高瑜珊自是同苏佩儿几人是旧相识。此刻却是牵着龙夜的手自报家门“这是龙夜,我们都唤她龙儿,我这妹妹年芳不过十六,乃是被你们家楚逐从古墓派里拐出来的。”莫名被提的楚逐无奈的摇摇头,他怕龙夜不适应,不敢轻易离去,现下瞧着龙夜捏着他衣角的手愈发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