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12 误打误撞

12 误打误撞

楚逐坐在外面看月亮,心里想着琐事,闷头灌着酒,现在,他和胡花铁陀一样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楚逐突然意识到,龙夜还没出来,眉心一跳,猛然丢下酒瓶起身朝着浴室走去,什么世俗礼仪,谁是这世俗之人!他才不管!

热气氤氲,龙夜潜在水里,双眸紧闭,身体里的寒意渐渐发出来,干净在空气里的任何一丝皮肤都让她感到寒冷,冰魄神针的毒解了,可是这伤,却是留下了,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意,让龙夜只有将自己全部浸泡在水里才能感到好一点儿。明明是夏天,温热的温泉,龙夜却冷的唇色发白!

“龙儿,龙儿!”楚逐看着偌大的水池,上面飘着氤氲的热气,看不清水下,可龙夜却不见了,门窗是关着的,龙夜不会擅自离开的,楚逐普通一声跳下了浴池,这浴池看着不大,可也是够十几大男人泡澡的,做的像是一个大肚子小口子的坛子!而且很深,大约俩米还多一半左右,胡花铁陀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嘲笑姬五花是要瓮中捉鳖!

楚逐潜入水底,一眼就看到了瑟缩在一边的龙夜,内力深厚的人都是可以在水里通过内力来呼吸的,楚逐用不着鼻子,全身的皮肤都在呼吸!

飞快的游到龙夜身边,伸手就将龙夜揽入怀里,细如凝脂的皮肤却散发着丝丝冰寒,楚逐心惊,龙夜意识到了楚逐的靠近,楚逐总是很暖和的,冰寒的人下意识的寻找温暖,第一次那么主动的靠近楚逐,甚至双臂环住了楚逐的腰,赖在他怀里不愿离开,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像个孩子一般,楚逐这时候心里的担忧才消散了不少,由着龙夜抱着,但是龙夜身上的寒意却让他担忧,放松了心情,楚逐才意识到,龙夜现在未着丝缕,但是,她抱着他,楚逐又不方便将给她!只好由着她抱着,自己的手却有了分寸!楚逐将内力聚于双掌,虽然不能将内力直接灌入小龙酮体内,但是为她凝聚一方温暖他还是做得到了,心里有些闷气也有些惊讶,这大千世界的确是无奇不有,这璃茉愁的冰魄神针他原以为只是名字霸气些,毕竟这江湖上不少这样唬人的名字!如今看来倒也是属实!这冰魄之毒虽然解除了,可是,这伤也是害人不浅!

就这样被龙夜抱着,楚逐自丹田审处出的热气久久不能平息,算了!既然龙夜不愿修炼玉女心经,那他自不能相逼,楚逐突然想笑,他同龙夜相识相知不过一月,她如何就能在一月之间就把自己交给他呢!这样一想,心里泛上了一丝失落,想不到,他楚逐有一日居然还会对男女之情纠结至此!

楚逐心里暗暗定下来了,明天带龙夜去找那个神医吧!

龙夜环抱着楚逐的手松了些,但仍然不愿撒开,楚逐无奈的笑了笑,想着龙夜不能在这儿水池里泡太久了,足下用力,二人渐渐潜出水面,楚逐隔空将屏风上的白衣吸来,裹在了龙夜身上,细心的将龙夜的头发用内力烘干,打横抱着龙夜大步像卧处走去,将薄被细心的盖在了龙夜身上才算是好些,看着龙夜睡的安详,楚逐才松开了自己好看的眉头,想要抬手去抚摸龙夜的额头,猛然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还是沾了水的,自己所到之处一团一团的水渍!

楚逐无奈的笑笑,转身回到浴室将沾水衣服换下,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睡衣回来才算是舒服。安静的躺在龙夜身边,仰面朝天,单膝支地!心里不知道想什么,龙夜睡的不安生,翻身,面朝楚逐,睫毛微动,却还未醒,楚逐低头看着龙夜,肤白胜雪,美人天生!

忍不住出手去碰碰她,可是又害怕,吵到她,龙夜睡惯了寒玉床,这样的寻常温度都让她的额角泛出了薄汗,冰魄神针留下的伤,是邪!寒意袭人却是伤人的!寒玉床随寒却是养人的!而且这伤发作不定,龙夜饱受其苦!

“不要,师父,不要!”龙夜睡的不安生,小声的梦呓着,不知梦见了什么可是,楚逐看的出来,定然是不好的东西!

“龙儿,龙儿!”楚逐发觉不对,起身将龙夜搂入怀里,轻轻拍着龙夜的后背,将龙夜拉回现实。

珠泪滑落,龙夜睫毛抖了抖,睁开了双眸,泪水滑落,看到楚逐后,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像是失而复得一般的扑倒了楚逐的怀里,瑟瑟发抖!楚逐不知所以,但是,唇边带笑,定然是做噩梦了!

轻轻拍打着龙夜的背“别怕,我在!做噩梦了!没事儿,只是做噩梦,别怕!”

龙夜渐渐清楚过来,缓缓松开了楚逐,唇角微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作罢!

楚逐笑着抬手一刮龙夜的鼻尖,长臂一揽将龙夜带入怀里,自然的躺下,好了!

“睡吧!”龙夜趴在楚逐的怀里,竟然感觉格外安心,师父已经去世了,师父不会这样对她的!龙夜忐忑不安的想着,在不安里渐渐入睡!

一夜好眠,第二日,一大早,楚逐就牵出了俩脾马。

“我们要去哪儿?”龙夜站在廊下,好奇的问道。

“去找大夫!”楚逐回眸一笑:“他叫王雨轩,是很有名气的大夫,希望他可以治好你的伤!”

龙夜一顿,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龙夜不会掩饰情绪,一丝一毫暴露无遗。若是,不用玉女心经,就不会伤害他。对于伤,龙夜从不打算当回事儿,她若是一个人的话,就带着古墓里,安顿好玉蜂,然后,然后呢,大约是趴在寒玉雕花笼里等死吧!

自己为什么而活,龙夜不知道!为了他!龙夜想着看向了楚逐,可是,自己同他不过一个月的交情,自己在他心里当真那般重要吗?他在断龙石下去而复返,可是,可是!这样不确定的因素,让龙夜心里一团乱麻。故而龙夜没有说话就那样站在台阶上,冷冷清清,孤孤寂寂,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林间风乍起,龙夜的白裙随风飘扬,长长的墨发四散,眉眼清澈如水一般的看着牵马的楚逐,绣眉微蹙,不知她想着什么,一双美眸藏不住事情,悲喜都在脸上,她的眼睛好似注入了一汪清泉,清澈的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通透!却又让人看不清,是因为太过清楚了吗?楚逐有些迷惘!

龙夜站在廊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昨天她在洗澡,然后,再然后,再然后的事儿她就不记得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躺在了雕花笼里了,楚逐也不在!

龙夜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她昨天是怎么到雕花笼里的呢?

惨白着脸蛋儿,龙夜下意识的强迫自己回忆昨晚的事儿,可是,眼前一黑,脚一软差点儿就要从廊下摔下去!

“龙儿?”楚逐虽然在牵马,可是,还是时时的关注着龙夜的动向,故而,脚下生风,顷刻间便已揽住了龙夜的腰,打横搂着龙夜,转了一圈儿才稳稳的站住,刚一站定,楚逐就着急的将龙夜放了下来,抬手摸了摸龙夜的额头,额头一片冰凉,身上也似乎更加寒冷了!

“怎么了?难受吗?”楚逐蹙起的眉头皱成了一座山峰!龙夜愣愣的盯着楚逐,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抬手指尖触碰到了楚逐的眉头,冰凉纤细的手指摩挲着楚逐的眉头,似乎是想要让楚逐将眉头放平一般的!

楚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长臂一揽将龙夜死死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里,低头擒住了龙夜的双唇,抵着她的贝齿,攻城略地,龙夜下意识的抵抗,可是,郁金香的味道环绕在她身边将她紧紧的裹在了一起,挥散不去!

楚逐的吻像是带着惩罚一般的攻城掠地,一吻结束,龙夜的双唇红彤彤的,像是沾染了蜜糖,辗转反侧,不能放开!可是,再看向龙夜的眼睛,楚逐就觉得自己刚才榴芒极了!该死,怎么那么把持不住自己?“我……”楚逐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故而吞哽咽吐!

可是,搂着龙夜的胳膊却丝毫没有放松,将龙夜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像是搂着什么宝贝似的,不舍得放开!

龙夜不谙人事,可是他不是,俊俏多年的楚香帅也有搞不定的人,此刻的楚逐甚至是感觉到了难为情!真是,天下一大怪事儿,要是让铁公鸡还有花蝴蝶在这儿话,恐怕以后他们俩要笑一辈子了!

可是,不知为何,楚逐想着,若是让他们俩因为这事儿笑一辈子也是很幸福的呢?真是奇怪!

“昨夜,是你送我回房间的吗?”

半晌,龙夜乖乖的被楚逐揽在怀里,不折腾,双手不知何时放在了他的腰畔。

“啊!我,不是”楚香帅生平第一次秃噜了嘴:“我,没,就是,你昨天在池子里睡着了,我怕淹着你,才将你带回房间的!”

楚逐这话说的断断续续,可是,龙夜还是知道了,昨天,她在池子里晕过去了,楚逐将身不披锦的她带回去的!

想到这儿,龙夜的脸色浮上了明显的托红,垂着脑袋不愿意让楚逐看到,楚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本就不知所以,抬手摸了摸鼻子。

看着龙夜的模样,愈发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我!”

“谢谢!”龙夜打断了楚逐的话,缓缓的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楚逐的肩头,抿唇一笑。

楚逐一愣,随即明白似的,再不多言,只是将龙夜搂的愈发的紧了!

楚逐身上的郁金香带着暖暖的味道环绕在龙夜的身边,就像是渐渐将自己周身的寒意暖了过来似的!

楚逐搂着龙夜幸福极了,若是,真的能这样一辈子倒也是极好的,楚逐打横将龙夜抱起来放在马上,随后自己也一跃而上,将龙夜搂在自己的怀里,带着龙夜向远方走去!

龙夜只要倚在楚逐的怀里就幸福的不向样子!

“咱们去哪儿?”龙夜靠在楚逐的怀里,疑惑的问道!

“傻瓜,说好的带你去找大夫啊!”楚逐宠溺的一笑,抬手驾马!

“哦!是去找那个姓王的大夫!”龙夜反应过来,想起了楚逐说过的话!

楚逐因为惦念着龙夜的身体,故而,走走停停,沿边看着风景!

晚上就留宿在客栈!

龙夜躺在雕花笼里,楚逐就睡着龙夜的旁边儿,龙夜难得调皮,楚逐着眼睛睡觉,龙夜的眼睛灿若星火,在暖光的映衬下,愈发的显得她娇俏可人,楚逐一口气叹不出,也吸不回来,闷在胸口,无奈的摇头。

龙夜却没有这样的心思,只是看着他俊俏的面容,只觉得甚是好看!眉眼如画,多一分则腻,少一分则寡!

忍不住起了孩子的心思,想要逗逗他,殊不知,自己此刻却是在玩儿火!

龙夜一头青丝披散,楚逐枕着她的发入睡,嗅着她身上的冷香,只觉得甚是安心!

龙夜睡不着,平躺一会儿,翻身瞧瞧睡着的楚逐,不想打扰他,可是,自己又睡不着,竟然觉得自己无聊的很!以前在古墓里也没有觉得过,十几年也就这样过来了,原以为接下来的日子也会一如从前一样,可是,自从他来了以后,就想是一束光一样照亮了自己的日子!

他笑的那样好看,像是阳光照在身上一样,暖暖的,舒服极了!

龙夜像个孩子一样的,楚逐本就睡不着,被龙夜这样翻来覆去的,更加睡不着了,忍不住动了动!

龙夜一惊,还以为是自己打扰到他了,故而,往旁边挪了挪,楚逐只觉的自己身边儿一凉,半眯着眼睛一瞧,龙夜已经往旁边挪了一人宽的距离!

楚逐嘴角一提,一把就将龙夜拎了回来,揽在怀里,龙夜枕着楚逐的手臂,楚逐将另一只手搭在龙夜的腰上,揽着一云仙。

龙夜玩开心了,小跑几步走到楚逐身边,拉起楚逐的手到花田中央,陪着蝴蝶,玉蜂,这岁月静好,龙夜银铃般的笑声,激荡在楚逐的心里,刻下一辈子都不能磨灭的烙印。

以至于,多年后,楚逐再看到这大片的油菜花田还会想起,那个如仙一般的姑娘!

楚逐由着龙夜拉着他在花田里跑着,龙夜居然会捉弄人,手指微动,将落下的花瓣借着内力回旋缩成一个小小的花球,对着楚逐娇笑着丢去,花球温和的打在身上应声而散,龙夜乐不可支,楚逐也许久没有笑的如此开心,放下了心烦之事,让自己在这一刻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如法炮制,但是他却不舍得丢到龙夜的身上,只是控制着花球在龙夜的周身散开,龙夜仿佛沐浴在花瓣里的仙子,美不胜收,楚逐看呆了,龙夜笑的开心,可是,下一秒,却如一片折翼的蝶一般飘然落地,楚逐箭步上前揽住了龙夜的身子,坐在了地上,眉梢眼角的焦急,让龙夜心疼!艰难的皱了皱眉:“对不起。”

“没关系。”楚逐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语罢紧紧拥住龙夜入怀!

龙夜感受着他的温度,眼角的泪滴悄然滑落,玉女心经确实可以救她性命,可是,她不能拿着楚逐来冒险,纵然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万一呢,只要有一点点的不对,他就可能走火入魔,想必是真的爱了吧,就算他又不对,可关注的第一点还是他的安全!

入夜,楚逐带着龙夜到了姬五花在这后山里造的小屋,这小屋隐藏在这山野间,里面衣物食宿一切应有尽有,不过,当初姬五花造着小屋就是为了自己玩乐,所以,床也没有放,在可以随便坐的地方上铺满了暖玉,温润清爽,冬暖夏凉,冬天就铺一层厚厚的地毯,夏天就铺着竹席!所以胡花铁陀说了姬五花是最会享受的!

楚逐不以为意,姬五花在沙漠里九死一生才赚来了现在的财富,这一切都是正常的!

楚逐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换洗的衣物,然后到了浴室,拧开水闸,后山有温泉,姬五花让人打造了一条暗道将温泉水引入这里的浴池,今天劳累 了一天,该好好休息一下!

楚逐自然的牵起了龙夜的手将龙夜送入浴池,又将衣物递到旁边示意龙夜安心!

龙夜乖乖的沐浴更衣,这里没有适合她穿的女装,但是姬五花会常备着他们三个人换洗的衣服,甚至于,每次姬五花做了换季的新衣服,都要将这里的也换一次,就算他们可能几个月,几年都见不着一次,但是这里的衣物还是会每一季都换!

楚逐坐在外面看月亮,心里想着琐事,闷头灌着酒,现在,他和胡花铁陀一样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楚逐突然意识到,龙夜还没出来,眉心一跳,猛然丢下酒瓶起身朝着浴室走去,什么世俗礼仪,谁是这世俗之人!他才不管!

热气氤氲,龙夜潜在水里,双眸紧闭,身体里的寒意渐渐发出来,干净在空气里的任何一丝皮肤都让她感到寒冷,冰魄神针的毒解了,可是这伤,却是留下了,从骨子里透出的寒意,让龙夜只有将自己全部浸泡在水里才能感到好一点儿。明明是夏天,温热的温泉,龙夜却冷的唇色发白!

“龙儿,龙儿!”楚逐看着偌大的水池,上面飘着氤氲的热气,看不清水下,可龙夜却不见了,门窗是关着的,龙夜不会擅自离开的,楚逐普通一声跳下了浴池,这浴池看着不大,可也是够十几大男人泡澡的,做的像是一个大肚子小口子的坛子!而且很深,大约俩米还多一半左右,胡花铁陀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嘲笑姬五花是要瓮中捉鳖!

楚逐潜入水底,一眼就看到了瑟缩在一边的龙夜,内力深厚的人都是可以在水里通过内力来呼吸的,楚逐用不着鼻子,全身的皮肤都在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