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8 拐了个仙女游江湖

8 拐了个仙女游江湖

不过是想套出一句半句的,可这老尼姑嘴硬的很。姬五花倚在树上歪头看了半刻后,觉得甚是无聊,自顾自的叼了根草叶子,闭目养神。

胡花铁陀也不信了,他太无聊了,左不过拿着璃茉愁寻寻开心罢了!

璃茉愁又是一阵眨眼摇头的表示,却惹得胡花铁陀哈哈哈大笑。正在胡花铁陀渐渐找到了调教人的乐趣之时。

突然,噗!一声,湖中央啪的钻出了个人,浑身湿漉漉的不是楚逐又是谁!

胡花铁陀吓的向后退了几步,还没看清,刚想张嘴招呼,就见楚逐又一个猛子钻了下去,不一会儿湖面上浮上一只箱子,接着又是楚逐。

楚逐一出水面顾不得自己在湖中央就将箱子吧嗒一声打开,龙夜在箱子里感觉这空气渐渐稀薄,她受了伤也不能运功,正有些难受,却听的箱子出水的声音,微微抬头,箱子就被楚逐打开了,逆着光恰好看到他担心而舒展的眉眼,眨了一下眼睛,安慰似的蹙了下眉。

楚逐松了口气笑了笑,也不管自己湿着将龙夜从箱子里捞出来打横抱在怀里,箱子也不要了,浮着水就将龙夜带向了岸边,胡花铁陀惊讶的看着楚逐的一系列动作,心里忍不住骂娘!

姬五花从树上跳下,缓缓走来,璃茉愁则暗叫不好!

龙夜本就轻盈,如今在水上有着浮力,楚逐更是感觉不到吃力。

龙夜一身白衣浮在水面上仿佛一朵盛开的莲,二人皆是绝世之色,纵然头发打湿贴在脸上,如今从水中出来却丝毫不见狼狈之意,执教人道美不胜收!仿佛山水画儿一般的。

龙夜双手环在他的脖颈处,几乎是挂在了楚逐身上。

楚逐带着龙夜上岸,幸好龙夜习惯了寒玉,如今这天气太阳大好,二人上岸衣服不一会儿也就蒸发的干了!楚逐边走边想几步便上了岸,却看到了躺在地上挺尸的璃茉愁师徒。

璃茉愁眼睛里渗出了愤怒的光,若是眼神能杀人,楚逐现在恐怕已经死了几次了!

小心翼翼的将龙夜放在了湖畔中央的一块大石头上。

龙夜终究是挺不住了,呕出一口鲜血,血液顺着流水被冲走,可是血色在她雪白的脸庞上分外刺眼。

楚逐看着璃茉愁心里更是杀意腾腾,龙夜感受得到,抬手将自己的小手塞进了楚逐手里,摇了摇,清明的眸子里恳求之意,明显的让楚逐无法忽视,只好作罢!

却又格外心疼自己的小姑娘,就着湖水将龙夜嘴角边的血迹一点一点的洗去。龙夜仰着头安慰的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更让楚逐心疼!

楚逐搂着龙夜走到胡花铁陀和姬五花更前,“老臭虫,总算回来了,还以为你死了呢!”胡花铁陀口无遮拦,却率性洒脱,三人生死之交,楚逐呵呵一笑,拍了怕胡花铁陀的肩膀,扭头看向了地上的璃茉愁,一挑下巴:“怎么回事?”

“哦,那俩个女人啊,我和铁公鸡俩人在这儿等你,这俩人突然就从湖里冒出来了,铁公鸡告诉这湖水八成与古墓有关,你不是在古墓里面吗?我就问她,不问还好,这一问,这娘们儿,竟然还动手想打架,可是,太弱了,这不,就被我撂在这儿了,她那个徒弟更弱。

”胡蹄花激动的邀功!楚逐拍了拍胡花铁陀的肩膀将龙夜松开,自顾自走到了璃茉愁身边,解开了璃茉愁上半身的穴道:“把解药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呵呵,休想!奸夫淫妇!师妹,你可真是厉害!竟然有小白脸愿意陪你去死!”璃茉愁的话里是无尽的嫉妒和恨意。

啪!楚逐抬手点了璃茉愁的大穴,璃茉愁立刻浑身酸痒痛不欲生的蜷缩在一起。冷汗津津如雨一般。

“把解药交出来!我放你们师徒下山。”楚逐满身的戾气,让姬五花和胡花铁陀俩人都吃了一惊,老臭虫这般模样很是少见,当下心知,这解药对于老臭虫定然是很重要。

“把解药交出来,不然老子就剥了你的衣服,把你倒挂在这儿暴晒!”胡花铁陀想出了个很下流的主意,让姬五花抿上了嘴:“还有你徒弟一起!”

地上躺的洪凌波心里一紧,浑身僵硬不能动,眼珠子紧张的斜看向她的师父,她师父从不会管她的生死的!

“休想!”璃茉愁几乎是撕裂了嗓子的怒吼,红了眼的人,现在除了命,她怕什么,早就是行尸走肉了,除了恨意她现在早就是行尸走肉了!

“不要!”

龙夜轻声一呼,有些摇晃的想要走上前来,楚逐一闪身就扶住了龙夜,眸子瞬间柔和了许多。龙夜微微仰头看向了楚逐咬了咬唇:“你放我师姐走吧,这大约是命吧,是我自己命不好,怨不得别人。”

楚逐不忍看向龙夜扭头看向了别处,龙夜抬手摇了摇楚逐的衣袖,楚逐皱着眉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手指攥的咔咔响,突然猛的一弹,解了璃茉愁的痛苦,龙夜看着在地上苟延残喘的璃茉愁柔柔的道:“师姐,你留下冰魄珠走吧。冰魄珠你已经盗去了数年之久,该修炼利用的也都利用完了,对你已然无用,可还能救一个人,你把它留下,带着你的徒弟下山去吧。”

遭到了解脱的璃茉愁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突然间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古墓时候。

那时还没有遇见陆展元,她的小师妹也没有长大,小包子一样整天粘着她将书上外面的故事,坚硬了十多年的心肠,突然间软了,目光悠悠看向了龙夜,眼眶红了红。

其实终归是她命不好,师父给她起名叫莫愁,莫愁,没有忧愁,可是,师父忘了,她姓李,李通离,离了莫愁,到处是愁!终归,是她命不好。璃茉愁扶着地缓缓站起身来,眼角泪珠儿滑落,从衣袖里掏出一颗碎蓝的玉珠丢给楚逐,又将一个小玉瓶儿丢在了地上:“师妹,终究是我命不好,终究是不如你,从此以后,你我俩清,各不相欠,以后再见,师姐我必不会手下留情。”说完这话后,璃茉愁,抬手解开了洪凌波的穴道,师徒二人扶持着离开了,“师姐……”龙夜喃喃的看着走下山的璃茉愁。

“这是什么?”胡花铁陀捡起了地上的小玉瓶儿,一打开,滚落在手里俩颗白白的药丸儿,冒着丝丝冷气,胡花铁陀好奇的看向了楚逐,楚逐将药丸儿接过递给了龙夜,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龙夜放在鼻尖下轻嗅一口,发现胸口堵着的气瞬间通畅了不少,心里明白了几分,“解药?!”楚逐一愣,随即让龙夜吞下。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只能断定这药里没毒。

“哎,小仙女儿,你问她要的珠子是做什么的?”胡花铁陀好奇的问道,还不等龙夜回应,姬五花就翻了个白眼儿普及道:“传闻西海有冰,百尺之下,寒冰孕玉珏。这冰魄珠就是这么来的。这冰魄珠可助人修行,事半功倍,也可解毒解酒。非凡药可比!以前一直以为是传闻,原来是真的有这东西!”见多识广的姬五花也饶有兴趣,惊讶的道。

龙夜手里托着这在阳光下五彩斑斓的璀璨珠子道:“这珠子原本有俩颗的,师父下葬的时候带走了一颗,我的幼时被洪蟒所伤,师父为我疗伤用了一颗,师姐数年前偷回古墓将师父的冰魄珠盗出了古墓。”

“这娘们儿真狠,连是亡师的东西都不放过,可是,那有什么用啊!”胡花铁陀听的稀里糊涂的,很是不耐烦的道。

“诶!”姬五花被胡花铁陀时有时无的智商气到了,抬手对着胡花铁陀的脑袋敲了一个爆栗:“高姑娘有救了!”

“啊!真的!”胡花铁陀痛嚎一声,才反应过来,激动的抱着脑袋一时间忘了喊疼。

龙夜也稀罕的一笑,明亮的眸子,纯粹极了——落入了楚逐的眼里,倾国倾城!

四人也不拖拉,痛快的启程,楚逐抱着龙夜驾着轻功也毫不费力,胡花铁陀和姬五花紧跟其后,四人黄昏时分妥妥的出了林子,楚逐看着怀里眯着眼的龙夜忍不住宠溺的笑了笑,掂量了一下手里的人儿,眉头一皱,他的小姑娘太瘦了些!

龙夜虽然解了毒,可伤还未好!这冰魄珠他们里面也只有姬五花涉及一点,但也是略知皮毛,姬五花也不知道如何用冰魄珠替高瑜珊解毒!

龙夜又在楚逐怀里昏睡不醒,高瑜珊已然中毒,几个大老爷们儿一商量,反正有了解药,那多一天少一天解毒都不是那么重要了,众人一商议,还是回到姬五花家里安顿下来以后再来解毒,也好让龙夜休养一下!

可胡花铁陀救人心切,于是姬五花发挥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伟大奉献精神,不过几人在茶摊边喝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备好了一辆比寻常马车外形阔大将至一倍的雕花香笼驷驾,外面是古铁树干雕刻而成,铁树坚硬非常,水火不侵,四匹骏马昂首扩胸,俊雄非凡,并驾齐驱日行千里。马车里已经放满了食物,几人上车修整,眼见着这一大桌的美味佳肴,哪里能简单的称之为干粮,这简直就是饕餮盛宴!这马车在胡花铁陀的目测下估计能睡下他们三个大老爷们儿!

可是,高瑜珊还在昏迷不醒,胡花铁陀是一点困意都没有,想着几天就能回去见到高瑜珊,甚至是异常兴奋!咕噜咕噜灌了自己一壶酒,痛快。

龙夜自解药服下以后,便昏睡不醒,若不是把脉查看并无大碍,楚逐才堪堪松了口气。

一撩衣袍坐在软塌上,楚逐就再没动过,像是哄孩子一样的,把龙夜搂在怀里,龙夜倚在他的肩膀处,神色安详。

胡花铁陀上手撕了一只鸡腿吃的欢快,扭头看着老臭虫饕餮美色不管腹内饥饿,便很是热情的对着楚逐道:“你把龙姑娘放下躺着吧,反正这地方够大,如今能救高瑜珊,真的,都是你们俩的功劳!我老胡谢谢你们!”

“额!”姬五花正咬着另一只鸡腿补充能量呢,听见胡花铁陀这话,不耐烦的皱眉,抬手就扔给了胡花铁陀一坛上好的女儿红:“矫情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