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7 可可怕怕

7 可可怕怕

龙夜一言不发的看着他动作,终于开口:“你我萍水相逢,如今却陪我一同躺在这棺木里等死,你要求药救的人可怎么办呢?”

“你知道别人都称我做什么吗?”楚逐平躺在棺材里,曲膝翘着二郎腿,此时若是再叼根草枝,倒真的让人觉得这不是棺材,而是一处舒适的大床了。他双臂做枕,目色沉稳,感受着身下微凉缺不寒人的棺底。惊觉自己体内内力缓缓循环,竟升腾起一股薄热之气。不答龙夜的话,歪头反问道。

龙夜摇摇头,定定地看向楚逐,清透如水的眼神软化了楚逐的心。一世风流的楚香帅落入了美人关,竟然也甘愿沉沦。

“他们称我香帅。”楚逐含笑看着龙夜,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愤怒。丝毫不避讳的道:“百将易得,一帅难求!他们称我为帅,是因为我从不做无把握之事!”

“香!帅!”龙夜嘟囔着这俩个字,看着楚逐,薄翅般的睫毛一抖一抖,忽而问道:“我们,不会死吗?”这样问着,却又像是自己说了个玩笑话一般的摇头否决了。

楚逐不语,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温和的看着龙夜。

“祖师婆婆说过,若是有一天我遇上一个肯为我而死的人便可以离开这古墓,当初师姐亦然,可是她爱的人却不愿意为她而死,师姐拼了命的要逃出去,为此甚至伤了师父。如今却依旧要死在这里。”龙夜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楚逐讲述自己的往事。

楚逐不语抬手抚上了龙夜的青丝,愿意为她破例杀人是真的,在断龙石落下的一瞬间愿意陪她去死也是真的,断龙石下,他忘记了胡花铁陀和姬五花,忘记了高瑜珊,这些都是真的。

原来,是真的,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天下如何,亲朋如何,都不顾着放心上了,个人有个人的路要走吧!若是让胡花铁陀知道,怕是又要说自己重色轻友了。楚逐想起那个酒鬼,不由得勾起一抹坏笑。他,该急坏了吧?

龙夜柔荑轻轻描画着楚逐的眉眼唇边,她可以放肆一次吧?可以吧?可以的!

凉凉的手指像是引火的褶子,楚逐探首偷了一抹香,叼了满口的香蜜,直甜到了心里。

龙夜愣了愣,并无半分异样。懵懂无知的看着他,竟然是激起了斗志。许是生死之际了,龙夜本就没有人世间的礼节束缚,此时平添了几分稚气,竟然有样学样的,凑过去也照猫画虎的亲了楚逐一下,唇边瞬间残留的冷香,似乎还黏着蜂蜜的香甜,楚逐当下一僵,眨眨眼片刻才缓过来———不由得焕起了满满的笑,原来他楚逐也有被调戏的时候。只是这个调戏他的人不太专业,调戏的不够专业,调戏完的模样也不够专业。龙夜漾着笑,眉眼弯弯。楚逐立时三刻反而不知拿她怎么办了。吃了个闷亏,楚逐翻身侧躺,四目相对,楚逐滑了滑龙夜的鼻梁。哄孩子一般的抬手拍着龙夜的后腰。

龙夜躺在楚逐的怀里缓缓睡去,楚逐却睡不着,虽是闭目养神,揽着龙夜静静的享受这每一分每一秒耳尖儿却犀利的竖着。

他放过了璃茉愁,龙姑娘不愿伤她是一回事,他心里的疑惑又是另一回事。既然魔女知道断龙石放下绝无生还的可能,一个临死之人的求生之欲是极其旺盛的,可她却只是犹豫了一下,似乎并不担忧自己。要么就是看淡了生死,要么就是这古墓还有另一条出口,一条龙儿不知道的出口!

他漫无边际的想起自己那日潜水的水潭,脑子懒散的动着。

水潭并不深,却长久不干,定然是与其他的水脉相连才能时时补给,而且,那个水潭恰好靠着古墓后山…… 噗呲一声轻微的细想,似乎是鞋子不小心踩如了软泥。逃过楚逐的耳朵。

他放过了璃茉愁,龙姑娘不愿伤她是一回事,他心里的疑惑又是另一回事。既然魔女知道断龙石放下绝无生还的可能,一个临死之人的求生之欲是极其旺盛的,可她却只是犹豫了一下,似乎并不担忧自己。要么就是看淡了生死,要么就是这古墓还有另一条出口,一条龙儿不知道的出口!

他漫无边际的想起自己那日潜水的水潭,脑子懒散的动着。

水潭并不深,却长久不干,定然是与其他的水脉相连才能时时补给,而且,那个水潭恰好靠着古墓后山…… “噗呲!”

一声细微的轻响,似乎是鞋子不小心踩着了软泥。

“离开了吗?”楚逐微微一动,抬手挪开了棺木,龙夜悠悠转醒,不解的看着楚逐,楚逐暖暖一笑看着龙夜:“我带你离开这里!”

“好。”龙夜唇边漾着笑,楚逐像太阳。

楚逐帅气的翻身出了棺木,长臂一揽就将龙夜打横抱在怀里。

带着她向先开始的石室走去,打开石门,璃茉愁已经不再了。

地上的血迹还未干,淅淅沥沥的混杂在冰凉的泥水坑里。

山洞湿冷,血腥味儿都被凉的淡淡的。楚逐借着山洞里隐隐绰绰的光,带着龙夜大步流星的离开这里。

龙夜虚弱的靠着楚逐肩处,俩人在古墓里七拐八弯的走到一处洞口,血迹到这里就断了。

龙夜显然也愣了楞,眼睛里含着迷茫看向了楚逐。

“等我一下!”

“好!”楚逐将龙夜放下,在石壁边上摸索了一阵儿,找到一个凹下去的石块儿,更用力的往下压。

龙夜刚要阻止,却见,那石壁轰隆隆的开始旋转。背后竟然是师父的书房。

她从不知道,原来师父的书房竟然也有暗门。

楚逐带着龙夜走进去,将龙夜放在满当当装书的箱子上面。开始寻找蛛丝马迹。

龙夜拂袖打出一条广绣,击穿了被更改了位置的石塔,这里长年无人问津,龙夜也不常来,东西都无人动弹,所以有什么被移动了位置。

随着龙夜的白绫击碎了摆放蜡烛的石台,石台后的墙壁竟然徐徐滑动,眼见着一个新的石洞展现在眼前,随着石门大开,水洼扩大,漫入脚下的水被阻在了高台之下,像个巨大的池子,无波无痕的死水,在一天之内动荡了两次,翻起了陈灰旧土,混浊的激荡着石壁上的青苔斑驳掉落混入水中,楚逐只感叹这巧夺天工的鬼斧,竟是将一座石山利用的淋漓尽致,他当真没错。璃茉愁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等我片刻。”

龙夜倚着石壁,渐渐疲倦起来。楚逐看了她一眼,心下不安。行动愈发快了起来。

看了看周围,就近找了个放经书的檀木箱子,又将里面铺满了防水的油纸,箱子虽然不大,但是装娇小的龙夜却也是足够了。

楚逐很快就将油纸铺好了。

龙夜安静的看着他,他回头一笑,拍拍衣衫上的灰,将龙夜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入了箱内,笑了笑道:“不要怕!你如今受伤了,不能潜水,这箱子够大,里面的空气足够呼吸,我铺了油纸,下湖后不会漏水。你且安心小憩一会儿我便带你出去了!”

“嗯。”龙夜乖巧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躺了进去,果然娇小!楚逐有些恋恋不舍的关上了箱盖,想了想又安慰道:“害怕的话,就敲一敲箱子,我在的!”

“好!”听到龙夜的回答才安心。

楚逐将草绳绑在箱子上,叹了口气,带着箱子下了湖。果不其然,越走水泊越深,不过,走过了一个夹缝,抬头便是透过湖面的明晃晃的太阳!

楚逐一鼓作气向上一瞪,便如箭一般的带着箱子向水面上窜去!楚逐不用鼻子呼吸,故而他水性很好,又多好呢?宋香儿总觉得他可以在湖底睡觉。

湖边

“铁公鸡,你说,老臭虫是不是死了!这都一天一夜了,连个人影儿都没!”

鸟语花香,半上午的阳光洋洋洒洒的照在湖畔,水波荡漾,泛着萤光,晒得人身上暖暖的。

晒着太阳的胡花铁陀猛的灌了一口酒有些烦躁的道。树上的姬五花才不理他:“这世上,谁打得过他!”

“也是!你说这俩娘们儿怎么处理啊!”胡花铁陀又把目标转向里地上被他点了穴正在承大字形状晒太阳的璃茉愁师徒,顺手捞了一把石子儿,朝着璃茉愁就丢了一颗去:“嘿,老尼姑!你是不是认识楚逐!”璃茉愁打不过他,干脆闭眼装死,暗自运功,循环着自己的没理我,想试图冲破点穴的禁锢。

胡花铁陀翻身跳下树干,大马金刀的蹲下身,抬手拍了拍闭眼装死的璃茉愁的脸,“嘿!娘们儿别装死啊!”胡花铁陀也是个鬼灵精,蹲下身的一刻就感受到璃茉愁周身氤氲的内力。想笑又马上抬手掩饰,抿着唇怼着璃茉愁的关门内穴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这一下,璃茉愁刚刚好不容易走顺的内力顷刻间被拍散了,比楚逐打伤她那一下还散,散成了豆腐渣一样的,在奇经八脉里,哪里还收拾的起来。

璃茉愁愤恨的眼睛被迫睁开,要吃人一样的死死看着胡花铁陀这个一脸胡茬,穿着邋遢的人,心知这是古墓里那小子的朋友。好汉不吃眼前亏,马有失蹄,大丈夫能屈能伸,璃茉愁心里把这几句话捣鼓了十几遍才压下火气。

现在她元气大伤,看着这俩人不是个善茬儿,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只能装傻的,左右转了转眼珠,表示自己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你们是从湖底下潜水上来的!这湖水又在古墓的后面,老臭虫在古墓里面,你真不认识他?”胡花铁陀才不会相信璃茉愁的话,难不成她们师徒二人是来这里潜水玩儿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