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第五章 快走

第五章 快走

楚逐眉毛一翘,随机露出牙齿呵呵的笑了俩声,明白了龙夜的意思:“嗯……外面的人,也会笑。但,大抵,笑起来像太阳的只有我一个!”

龙夜听着这个答案,雪山一般的容颜意外的浅笑了几分,侧身站了起来。

楚逐怀里的冷香顿时淡了几分,心里竟然浮上了几分失落,刚才搂着龙夜的情景竟然让他颇为沉沦。

龙夜已然起身,白衣轻挥,缓缓站了起来,楚逐将古琴平放在石板上,单膝而立,一只手悠闲的搭上去,嘴角擒着笑意,温和的看着龙夜。

“哈哈哈哈!师妹,别来无恙啊!”本该是很美好的场景,却被一阵冷笑打散了。

龙夜面上泛了一丝不愉,侧身冷冽的望着笑声传来的地方,周身泛起了隐隐的危险之意。

楚逐有些吃惊的看着龙夜,能让这样一个如千年寒冰般的美人脸上露出一丝不一样的表情的人,该是怎么样的!

跳下寒石,好奇的回头,只见一个貌美的道姑微笑着缓步进来,身穿黑白道袍,话音轻柔婉转,神态千娇百媚,明眸皓齿,比起龙夜的肤色虽然有些黄,却也堪堪称得上肤如凝脂,是个出色的美人。

除了身上一身道袍,纤纤玉手捏着一柄浮尘,外宛如昔日好女,美目流转在楚逐身上上下毫不避讳的打量一番后,桃腮带晕,仿佛一个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一般!

“师妹,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璃茉愁手里的浮尘轻轻挥动,娇媚的音调自口中如黄鹂一般轻悄飞出。楚逐起身心里却暗叹道:“这般妖艳之女竟然是这龙姑娘的师姐!”面色无波的看着眼前的局势。

“师姐?师父已经将你逐出古墓,不许你踏入古墓半步,你还是早些离去为好!”龙夜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无害冷清,却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严。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妖娆的笑好不介意的传来,笑声里满是讽刺,璃茉愁仰天大笑,似乎是听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笑的甚是开心,肆意妄为。浑然当作没有听到一般招了招手道:“凌波,来!见过你师叔!”

璃茉愁身后跟着的一身劲装,持剑而立的红衣女子缓步上前拱手对着龙夜一拜,客客气气的道了声:“师叔!”

龙夜也不答,只是看着这师徒二人!

“师妹!师父已经仙逝,现在这古墓不是你当家吗?怎么,师姐回来,你都不欢迎一下吗?何况,你都不愿意遵循师父的遗愿,我一个被逐之人,又哪里来的这么多条框!”璃茉愁勾起嘴角,像蛇信子一般的眼神儿粘腻的在楚逐和龙夜周身聊转,不怀好意的哼笑出声!

“他不过是上山来寻药的路人,师姐又何必为难!”龙夜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的将楚逐护在了身后。

楚逐哑然失笑,想他楚逐有朝一日也要一个姑娘来护着。这小姑娘还真是可爱的紧!

看样子,她这师姐来者不善!

“来采药的路人?呵呵!”璃茉愁毫不客气的嘲笑了俩声:“师妹,咱们俩自小长在一出,你还是师姐我照顾大的呢!师父不许古墓弟子出墓,你若非离开这里又如何遇得上这般俊俏的男子呢!这样的事情有什么不好说,你在这古墓里豢养着小白脸,师父又不在,和我说说怕什么!何况,这男欢女爱的,本就是世间常情,师姐懂得!”

“师姐!”龙夜似乎动了气,小脸凝出一股冷艳,眸光寒意纷纷:“你若再出言不逊,我便不客气了!”

“不客气!好啊!你练了师父传授的武功,如今倒也来对师姐我不客气了,既然如此,我也懒得和客套。”璃茉愁话锋一转,娇柔的嗓音已然尖利了起来:“师父留下的《玉女心经》你练了吧!如今也该让师姐借鉴一番!”

“《玉女心经》?果然,你此番又是来探着功法的!”龙夜似是倦了一般的望着璃茉愁,无奈的道:“师姐,我早说过,师父已经将你逐出师门,这经书你自然也是看得的!纵然你看的也不可能练成!”

“呵!你就这般笃定我练不出,只怕是你不舍得给我练吧!”璃茉愁美艳的眉眼间尽是杀意,话音未落,浮尘一抖,整个人就离弦的箭一般射出。

山洞内,说小不小,寒潭,瀑布,枯藤。说大也不大,只见二人接悬在半空中,周身内力环绕,强压使人不能靠近,楚逐也受了波及,一身白衣无风自舞,心中暗叹精妙。如此纯粹高深的内力,不似少林内家心法般阳刚,也不似水母阴姬般毒辣阴狠,这内力空灵纯粹,恍如三千弱水却有万钧之力,这般神奇,然而他之前竟然是全然不晓得,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璃茉愁心急功法,出手处处狠辣,刁钻诡异,稍不留神便是杀招。

却见龙夜格挡抵防滴水不漏,一袭白衣,仙子一般,将璃茉愁的招式化于无形,缠斗一时。

龙夜虚晃一招,抽出一条白绫便缠上了楚逐的腰际,楚逐也不反抗,由着仙子将自己飘来带去,此刻,怕是龙夜拿他当武器甩出去,楚逐都是心甘情愿的。

好在龙夜没有他想的这么多的心思,扯着楚逐足尖轻点便跃到了一边,手中的白练也同时打出,对上了璃茉愁的浮尘。

楚逐看的精彩,江湖里无人可以用内力驾驭如此轻柔的武器,就是他也只能驭银针,树叶之类的暗器。

如今面前这俩位姑娘竟然都将这白练和浮尘使的出神入化,一如刀剑一般的兵刃顺手。

砰!砰!砰!三声巨响,几块石壁已然斑驳不成样子,留下的大坑处还激起不少烟尘,大块的石头落入寒潭激起好大的水花,龙夜衣袖一卷,内力无形间将二人护的好好的,半点儿水花也没溅到。

石壁的烟尘也好在洞内潮湿,不多时便被水汽带了下去。

楚逐站在龙夜身后,随手打量了一下这洞府,又看了看那个新砸出来的坑。那石头不知是何材质,看着坚硬无比,即使是内力震碎的也是极其完整的一块儿。整个儿洞府没有半点儿动摇,恍若铜墙铁壁一般。楚逐暗暗吃惊,抬手挠了挠鼻梁,乐了——他今日真是大开了眼界,否则还要当一辈子井底之蛙呢!

“师妹,你交出《玉女心经》,我便放你一马,否则今日定要你同你的小白脸葬身于此!”洪凌波没有楚逐这样好的身手,也没有龙夜那般帮护,拖了师父的后腿,还一个不稳,仰面扑入了寒潭中,璃茉愁躲过了石块儿没躲过徒弟,狼狈的被溅了一脸的水,看着二人心有灵犀一般的和睦样子,心中窝着一团火,放了狠话。

龙夜却丝毫没有退却之意,寒潭石地,面色无波的仰头看着璃茉愁。

“师姐,难道,你竟然非要如此?”这话,龙夜顿了顿道,依旧是冷清的音色却让楚逐听出了不舍。她师姐这般对她,她竟然还心存善意!

楚逐眸子暗了暗,不觉已经提了内力。

今天他既然在这里了,那便不能让这般的妙人受了欺负!

“师姐,你不是想看《玉女心经》吗?我便让你瞧瞧!”龙夜突然出声,就见龙夜将楚逐送到高崖,身下突然出现数十条白绫,璃茉愁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这如蛇一般的白练给裹了个严实,如一个蚕茧一般的被困在了其中。

白练环绕,璃茉愁处处提防,一时半刻竟然脱不开身,可口中依旧不肯服软,冷哼道:“师妹,你这《玉女心经》就练成这样?若是如此,师父当真是蒙了心!”

龙夜飞身上前,扯着楚逐就向着洞口石崖上飞去,洪凌波机灵了一回,拔剑欲阻,却被龙夜挥手一条白练掀翻,复而落入了水池子里,结结实实的喝了许多!

“快走,我困不住师姐多时。”龙夜拉着楚逐的衣袖在山洞里急速的走过,足底生风,俩人几乎是飘着出去的。

“龙骨草有洪莽守候,你们是近不了跟前的,还是另寻其他法子救人吧!”

饶是楚逐都被龙夜这般迅速绕住了头脑,一时发愣就被龙夜推出了洞口,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龙夜不知按下了什么机关,顷刻间洞口轰隆作响,洞口处的泥土石块松动,婆婆索索的掉落下来,楚逐不由得后退几步。

洞内龙夜转身却是要回去,楚逐皱眉,她的武功不敌她师姐回去无异于找死,若是想要她师姐死她大可一起出来,几天后,再打开门进去也不迟…… ……

楚逐思绪极快,眸子一冷,这门口的大石头想来是放下便再也抬不起来的,他方才想到她师姐的话,她们口中的祖师婆婆是不许外人进入古墓,也不许古墓中的女子出来的!

心念一动,楚逐进入在断龙石落地的一瞬间身贴地面,没入了古墓。

龙夜猛然回身却看到楚逐追了上来,冲着龙夜粲然一笑,抬手轻拍了拍衣服上的水渍,龙夜绣眉紧蹙:“你?”

“有我在!”楚逐打断龙夜的话,目光中带着坚定,自然的牵起龙夜带着寒意的玉手,向着洞内走去。

没走俩步璃茉愁已经追上来了,带着浑身湿透的洪凌波。

四目相对,璃茉愁的一双美眸中满是杀戮的狠辣,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拖拽着身后,一脸狼狈的徒弟!

看到洞口的最后一丝亮光被封,美眸一簇怒火终于爆发:“你竟然放下了断龙石,这是要和我同归于尽啊!师妹!”

“师姐,师父虽然逐你出了古墓,可依旧为你留了棺木,百年之后咱们都是要宿在这儿的。”龙夜看着璃茉愁又恢复了昔日的不食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