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第三章 小仙女的小蜜蜂

第三章 小仙女的小蜜蜂

楚逐一手一个搂着姬,胡二人跃下树干,轻巧的落在了地上,放下二人,顺便还暗搓搓的点了五人的穴道。龙夜不愿多事,看的又有来人,下意识的后退就要离开,楚逐此刻才看清这女子的面容,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仙子一般。一双眸子懵懂而清澈,漆黑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姑娘留步!”楚逐看出了龙夜的不适,连忙出手拦下。

龙夜回眸看着楚逐疏离的神情丝毫不演示的展露在脸上,但是对上楚逐的眼睛,那般温和的眸子丝毫不带有伤害之意。

龙夜在古墓十六年除了已然过世的师傅外便再没见过任何人,陪伴她的除了玉蜂,就是这山林间的花木飞禽。

楚逐看的出来龙夜的情绪,也不磨蹭拱手行了个礼道:“姑娘可是这山林中的人,我的朋友中了这林子里的毒气,不知姑娘可有解救之法?”

龙夜侧眼看了看楚逐身后的姬,胡二人,又扭头看了看另一边倒地的五人,玉手轻抬,白皙如玉的手掌上赫然多出一个玉瓶,转身间便丢给了楚逐。

楚逐也不含糊接着这瓶子,离得这般近,竟然不愿意他抬手去取,还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一滴可解,玉蜂蛰处外敷就好。”空灵冷清的嗓音慢悠悠的响起:“解毒后便下山吧,若是在砍了这林间的花木,我便要你们替这些花木偿命。”

语音刚落,龙夜便已然踏月而去。楚逐看的痴了,楚逐见过国色天香也见过倾城绝色,却没见过这样的天仙美人。只是美人儿颇为单纯了,竟然以为他们同地上的是一伙儿的。

将那玉蜂浆喂给二人后,俩人很快便恢复了气力,内力也回来了,楚逐看着还剩大半的玉蜂浆很淡定的收入了怀里,他楚逐虽然手上不愿沾血,可也不是慈悲的和尚,何况仙子也说了,砍了花木是要偿命的,倒不如丢在这里做花肥。如此想想,做花肥也是一种极为浪漫的死法呢!

“那女子很是古怪,或许知道龙骨草的秘密!我们快追!”姬五花回复了力气后立刻起身看着楚逐道。

“那是,那是仙女啊!”胡花铁陀已然被龙夜的仙姿所征服了!

“我去,你们调养片刻再来!”楚逐觉的有理,安顿了两位就起身追去,奈何楚香帅踏月无痕,可龙夜已然飞身入了古墓,到底是追丢了踪迹。

楚逐却不懊恼又想起怀里的瓶子,上面残存着冷淡的残香,好闻极了!

蜜糖的味道也沁人心脾。蜜糖?楚逐心里闪过了一丝光亮!嘴角勾出了笑意。气喘吁吁的胡花铁陀和姬五花大步落地追上了楚逐。

“唉!怎么办?跟丢了!”

“啊!那怎么办啊!咱们怎么找龙骨草啊!”

“呵呵!”楚逐不明所以的笑了俩声。

“嘿!老臭虫,你笑什么呀!”

“自然是山人自有妙计了!”楚逐一脸神秘的答道。折腾了半晚上,三人不打算离开,何况身上带了足够的食物,随便择一根结实些的树干凑合着就寝一晚上,天刚刚放亮,楚逐便醒了,扫视四周,林子里雾气浓重,水露湿滑寒意阵阵,眯着眼睛望了望远方的天际,心里涌上些许试落,这天不遂人愿啊!姬五花也醒了,在树干上活动了下筋骨。

“感觉怎么样?”

“那姑娘给的蜂浆真是好东西,中的毒气尽除不说,现在再闻着这林子里的味道也没有瘫软之感了,昨日不过服用了一滴罢了!”姬五花坐在树干上调息了几遍内力后不住的夸赞道。

“是了!你可注意道那些人鼻子里塞的草穗?“

”恩,怎么了?“

”他们在鼻子里塞草穗就是为了不吸入这毒气,若是他们放出来的毒气该有解药才是,可他们用草塞住了,那就说明这毒气是来自这林子里的,你说那蜜蜂专门蛰他们如今也想得通了,那气味会刺激蜜蜂,他们为了让咱们中毒定然是专门做过手脚,身上沾染上了这味道,才会引来这蜜蜂!“楚逐分析着:“那蜜蜂听从那少女安排,蜜蜂定然是要出来采蜜的,咱们这几日就来个守株待蜂!”

“妙极了!”姬五花大喜!

胡花铁陀迷迷糊糊的醒来,生了个大大的懒腰。揉着鼻子痛痛快快的打了个鼻涕才清醒过来!

三人这思路是对的,可是,天时地利人和碰的就是机缘。

楚逐向来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可在这里等了三天都没有骄阳烈日的天相,自然也不见那仙女的踪迹。

姬五花还是有耐心的,可胡花铁陀就不行了,焦急的在山上转来转去,想要多言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懊恼的把自己本就没个儿正型儿的头发揪的更是乱糟糟的。拼命往自己的肠胃里灌酒,想让自己躁动的心消停点儿,可是,酒在胃里,愁在心头!

……

“老臭虫,这都第四天了!”胡花铁陀哭丧着脸看着一头水汽的楚逐,楚逐潇洒的抖了抖发丝上的水珠自顾自的道:“不错!”

“不错?”

“这前面有个湖泊不错!今天天气好,洗澡刚好,温度适中,花儿开的也好!”楚逐淡淡的道。

“……老臭虫!”胡花铁陀挑眉,双手叉腰,感觉自己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气死了。

姬五花咧嘴哈哈一笑,手里摆弄的草植吧嗒一扔。看向楚逐:“上午在去?”

“嗯!一会儿再去!”胡花铁陀摸不着头脑的看着俩人说话!明明每个字都听的清楚,可是为什么合成一句话就这么难弄明白呢?

……哎!你们俩个!

清晨林间晨露颇重!昼阳缓缓而出,林间露气得以升腾,露出清凉之感!随着时间推移,林间干燥了不少,旭日东升,明晃晃的日头渐渐轮廓清晰,林子里的温度也升了上来。

三人有目的的前进,许是怕惊着那美人儿,楚逐感觉自己压抑的,心情都平复了许多!果然,愈发靠近,蜜蜂嗡嗡作响的声音也就越清楚,楚逐和姬五花相视一笑,骤然上前。

山涧崖底,狰狞的石壁上垂着新老枯藤,林中百年老树根枝盘桓交错,在这密林里倒是难得的一块平地,周围花簇环绕,倒是个极好的桃花源。

一白衣女子头戴花冠,一手依着一根老藤,在空中荡漾,周围环绕这各色蝴蝶,还有些嗡嗡作响的蜜蜂。

“仙女!”胡花铁陀突然明白刚刚楚逐和姬五花的对话了:“哦!花儿开的好蜜蜂来采……呜……”胡花铁陀那一嗓子惊动了不少人,以至于姬五花捂住了他的大嘴他还不满足的发出来几声呜呜!

楚逐懊恼的叹气,只得现身拦下龙夜,免得又扰了佳人浪费了这些时间的苦等:“姑娘请留步!”

龙夜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有人说话,停下了动作,看着四周。

却见那人倏然跃出,一脸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

“躲在石头后做什么?为何不出来?”楚逐微微一愣,这是这女子对他说得最多的一次了吧!

……

“呃!”姬五花,和胡花铁陀二人听到龙夜这般说话,也都从石头后出来,是啊!君子立身,他们什么时候都学会了躲藏?堂堂正正的并立在楚逐身后,朝着龙夜施了一礼。

“嗨!小仙女,你不记得我们了吗?大大前天的晚上咱们还见过面来着呢!”胡花铁陀一个糙老爷们,看到龙夜倚在藤上,停在半空中不言不语的打量着他们的模样。三步俩步越到一块石头上挥舞着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就套起了近乎。

楚逐也不言语就那样由着龙夜打量,龙夜在这山林中度日,见的人甚是稀少。微微蹙眉,一张小脸很认真的回想几天前晚上她见过的人。又看向他们,楚逐温润的眸子看着龙夜,龙夜眨了眨眼睛,松了手里的老藤,顺顺的落到水面上,群聚翻飞,白衣飘飘欲仙落下,又一次惊艳全场。“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楚逐看着从空中落下的龙夜,脑海里渐渐浮上这几字,看的目不转睛!

“我记得了。”龙夜轻声道,依旧是冷冷清清的看着他们。

“我等有一事相求,还望姑娘指教!”姬五花拱手,有礼拜见道。

“姑娘可是长久在这山里住着?”楚逐谦谦如玉的拱手问道。

“是啊?你们要问什么?”龙夜倒也坦率。

“敢问姑娘芳名?”楚逐一脸正气的问道。

…………姬五花和胡花铁陀相视一眼,胡花铁陀感觉自己一口老血被楚逐气的逼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老臭虫怎么还是这副一看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儿的模样?相比之下姬五花的承受能力好得多。

“芳名?师父唤我龙儿,祖师婆婆叫我龙夜。”

“龙夜?龙儿!”

“原来是龙姑娘!龙姑娘,龙姑娘,你可知,这山上有一株龙骨草,艳红如血!我们求它救命啊?”胡花铁陀顾不得什么龙儿还是龙姑娘,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求问道。

“龙骨草?山顶上那株红药?”龙夜送来手,白衣翻飞落在湖中一块儿石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