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第二章 香约山里的小仙女

第二章 香约山里的小仙女

“那太好了!咱们快去吧!”胡花铁陀耐着性子听完了姬五花的话,打断了楚逐的臆想,咚的一掌拍在了姬五花的黄花梨木的茶几上!

楚逐忍不住笑出了声!姬五花一脸心疼的颤抖着睫毛缓缓吐出一口气:“今天你们好好休息,明日出发!”

三人轻装上阵,三匹快马呼啸而过不出四五日便到了香约山脚下。山下一片密林,满是白雾。胡花铁陀驱马就要进山,姬五花恨铁不成钢的挥着马鞭甩了胡花铁陀一鞭子:“你们家盗墓白天就去啊!”

楚逐笑着审视着眼前的地形,勒马回头:“其实也可以,左不过,我们是坟头拔草!哈哈哈哈。”

姬五花驱马缓缓而随行,只留下胡花铁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样子,一脸懵逼,最后还是扬着马鞭跟了上去!

“诶!你们俩个,等等我!驾!”

入夜,三人都休息好了,月明星稀,空气里带着稀薄的凉,树叶子凝出了白白的霜。

三人悄无声息的换了客栈选的马匹,马蹄轻响叩在青石板路上,哒哒,哒哒缓缓而行到了白日见过的密林出。

“果然,这林子里的瘴气散去了许多!”姬五花点点头道。楚逐不语的默默打量着这林子,确实是古怪!想着攥着手里的缰绳又紧了些!

”你们俩个真是怪人,放着好好的马不要,非要买这三匹老马,又不好骑!“胡花铁陀嘟囔道。

“老马识途,这林子颇为古怪,我看这里面还有些奇门遁甲之术,若是咱们绕进去出不来可都靠这些马匹了!”姬五花顾不得和他插科打诨,一脸认真的说道!

“驾!驾!”三人喝马前行,入了这密林,林子里真有奇门之术,却是依山而生,鬼斧神工,令人大为称奇,好在还难不倒姬五花,费了些脑筋,三人过这林子动了动筋骨。

随着路途越来越陡,马骑不上去了,三人下马,将马散放在这林子里,若是出来,三人驾着轻功也出的去,若是出不来,又何必要这些马匹随他们也葬身于此呢?

三人徒步上山,都是内力深厚之人,爬这林子轻松极了!不肖片刻便爬上了半山腰,林子里疏朗清寂,薄雾弥散,仙气的颇为诡异。

突然,几把剑弩破空而出嗖嗖的带着寒意袭来!

楚逐轻巧的躲过,回身去看却听得有人冷喝:“不许动!”

楚逐猛然回头,就看到姬五花和胡花铁陀已然被人制住,俩人面色无异,可是身子瘫软,像是失尽了力气一般。

楚逐看着从林子里冲出的几人,周身带着浓重的寒意,眼睫微动,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楚逐用不着鼻子,这林子里的瘴气对他自然是无用,可这无色无味的瘴气确是成了姬五花和胡花铁陀的软肋!

“哈哈哈!楚逐,这样还抓不到你!”为首的大汉很是嚣张的看着楚逐,剩下四个人挟持着姬,胡二人!

“不枉老子在这林子子里守了俩天三夜,终于守到了你这尊大佛!废话少说,你要是想他们活,你就自废双臂,断了你的脚筋!乖乖跟老子回去领赏!”大汉不客气大笑,惊起了林子里一阵的睡鸟!

上来就要砍脚筋,这是得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楚逐眉峰一动,自己最近没干什么坏事啊,怎么寻仇都寻到香约山了!

“什么!?你大爷的,你脑袋里长长毛蛆了?这种法子你也想得出来,砍了楚逐的脚经,你怎么不干脆要他抹了脖子去!”胡花铁陀被大汉一激忍不住骂骂咧咧,虽然身上瘫软,骂人的架势却是不弱!

楚逐半天一句话没说,被这大汉抢白了半时,淡淡的立在那里,拿着折扇,温润如玉的笑着,淋着月光,云淡风轻极了仿佛被威胁的不是他,俗世不染的让大汉愈发的毛躁。

“你笑什么!还笑!还笑!“那大汉沉不住气,看着楚逐含笑的眸子,愈发的心惊肉跳,他不是不知道楚逐的厉害,只是那赏金太诱人了,让他不得不冒险一试,富贵险中求!

现如今见着真佛了,左看右看都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绣花枕头富二代!如此和煦让他免不得多涨了几分江湖气,壮着胆子骂骂咧咧。

何况,他现在手里有了楚逐最好的俩个朋友,胆气更是多了七分。

“我不过是笑你,鼻孔里插着那许多的草!倒是好看的很!”楚逐如实的说道!

“哈哈哈!你这是猪鼻子里倒插葱,装大象啊!哈哈哈!”胡花铁陀不客气的将楚逐未说出的话丝毫不拉的吐槽了出来!

”你笑什么!还笑!还笑!“那大汉沉不住气,看着楚逐含笑的眸子,愈发的心烦,不论哪方面他都是比不过楚逐的,现在能呵斥他无法是因为手里有了楚逐最好的俩个朋友!

“我不过是笑你,鼻孔里插着那许多的草!倒是好看的很!”楚逐轻摇着扇子如实的说道。

“哈哈哈!你这是猪鼻子里倒插葱,装大象啊!哈哈哈!”胡花铁陀不客气的将楚逐未说出的话丝毫不拉的吐槽了出来!

同大汉一般,来者都黑巾蒙面,鼻子里都塞着许多草药!

想来这就是能防毒气的草了!楚逐暗中留意着。不着痕迹的扫视着附近的地皮!

“给老子闭嘴!”那大汉恼羞成怒,对方光风霁月,自己暴跳如雷,这样的对比,让大汉莫名的不开心,不知是怕兄弟面前丢面子,还是要唬一唬楚逐。

举着刀朝胡花铁陀砍去了!楚逐出手飞速,叮!霎时轻快的一声打在那大汉的刀上,大汉轮着刀被一重力打偏了,迎着月光看去,刀面上赫然一个圆圆的洞,惊出了那人一身冷汗,要是轮武力自己是当真抵不过楚逐。

“好!既然楚香帅不愿意奉陪,那就只好拿你这俩个兄弟祭刀了!”大汉颇具威胁的说,冷哼着看着楚逐!

“好啊!你若是杀了他们,我正好放手一搏,再除去你们给他们报仇,如此,倒也不算冤枉!“楚逐依旧是一副笑意,可言辞之间却冷冽了不少。

大汉骨头缝里渗出的寒凉让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大汉动了动嘴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楚逐冷冷的盯着这些人,耳边却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嗡嗡声!越来越近了!楚逐俊眉微皱——是蜜蜂?可这大半夜的蜜蜂怎么还会出来呢?

那大汉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开始左右挥挥手拍打着,那些挟持着姬,胡的人左顾右盼,胡花铁陀很不幸的被蜜蜂蛰了一下,痛的大叫,惨叫声此起彼伏,黑衣人顾不得胡花铁陀和姬五花二人,抱头逃命,憨态百出。

蜜蜂越来越多,天罗地网的包抄了过来,楚逐趁机抢出了胡花铁陀和姬五花。足尖点地,轻巧翻身将二人带上了树干,由着下面乱成了马蜂窝,胡花铁陀虚弱极了嘴上却不饶人:”嘿,这些小蜜蜂来的真是时候,给老子蛰,蛰死这些王八犊子!“

“你倒是还有力气骂人啊!”楚逐打趣道

“这些蜜蜂来的诡异,而且好像专门蛰他们似的,刚刚我们也在,却没有很大力气的攻击我们呢!”姬五花冷静的道。

树下面乱作一团,惨叫声此起彼伏,倒是给这诡异清寒的林子添了不少人气儿。

“哪有!我这不就被蛰了一下吗?”胡花铁陀抬手摸着自己被蛰了的渐渐肿起来的大包,疼的瑟缩一下不满的反抗道。却见楚逐和姬五花都不说话了呆呆的朝着一个方向看去,胡花铁陀也好奇扭头,呆呆的不能眨眼睛了,口中呢喃了一下,这是天仙下凡了吗?

今夜满月吗?许是在山上,那月亮明晃晃的挂着,又大又圆,美的令人心惊,但此刻更美的是,有个仙子一般的人儿仿佛从月宫走出来的一般,素衣白练,借着月光飘然而下,浮在树冠之上,那女子不过理了理袖子,一条白练带着万钧之势朝着为首的汉子击了去,那汉子四处抓挠聚了掌风胡乱抵抗着,蜜蜂有不少被扫道,可这种小东西数量极多,无孔不入,一波一波似乎永无止境,大汉被蛰的面目全非,气喘吁吁。

龙夜淡然的看着下面她本不愿伤人,只是这汉子欺人太甚,发现了这林子里树木又毒气,砍去树木的枝叶使得毒气四散便罢了,今日竟然还伤害她的玉峰!

龙夜冷清的面庞嵌着俩颗仿佛九天上摘下来的明珠一般,红唇微抿,轻轻提气手边的白绫四散而去,足尖轻点,就踩着白绫飞身而下,白绸晃动间隙仿若仙女下凡。

楚逐看痴了,这女子是月宫里的嫦娥吗?

龙夜缓缓落地白衣胜雪,莲步轻移,玉手翻飞之际,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精巧的玉瓶,素手轻挑去玉瓶瓶口的塞子,玉峰浆香甜的气味安抚了受到毒气影响而变得狂躁的蜂群。

几声空灵清脆的调子自龙夜口中飞出,猝不及防的闯入了树上坐的三人的耳朵。

蜂群如同潮水般散去,来去匆匆,地上的人已然被蜜蜂蛰的半死不活了,躺在地上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出气喘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