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逐叶>第一章 香约山

逐叶

2020-11-25 12:13166546
本书由中意小说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香约山

“香约之山,常年积雪,故而冰寒千古不化,听说,还有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虎,成日里在树林子里晃荡,那山里数不清的奇珍异宝,灵芝仙草……”

邻桌的听客偷得一耳朵的闲言趣事听了这般折子戏之言,顿了顿手里的酒杯,抬手摸了摸鼻子,好玩的勾了勾唇,饱暖了五脏庙的楚香帅仰头讲手中最后一杯酒送入腹中。

啪!甩开扇子,潇洒的留下一大块银锭,缓步而出,扇送香风,舒朗的俏人儿周身弥散开浓浓的酒香,惹的过往行人瞩目。酒馆儿里的大汉依旧滔滔不绝地讲着百里传走样的谣言一脸认真!

酒香醉人也勾人,码头上,香帅不知枕着谁家的货,像猫儿一般在和煦的阳光下懒懒的眯着眼睛散着酒劲儿。

楚逐喜欢这种让美酒慢慢上头的感觉——深埋地下的女儿红被俏人儿缓缓敲去泥胚,酒香丝丝缕缕的像是勾魂儿的素手,轻轻撩拨着人的胃口,似近又远,试探着扭捏而上,催眠着大脑,轻歌曼舞,帐暖红纱。

暧昧而又轻松,尤其是,现在还有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耳边是微风拂过海面的涛声。舒服的楚逐将手臂枕在脑后,打算不负着美好韶光,先美美的睡一觉,大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架势。

没朋友是一件很差的事情,楚逐翻了个身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有个总会不合时宜来打搅你的朋友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微微叹了口气,今天的午觉看来是睡不好了!

一阵一阵霸道的酒香开始包围楚逐,楚逐只觉得自己怀里搂着的软玉温香的美人,猛然间被人扯走了一般的闹心!不满的长呼一口气,正欲出声,身边那位五大三粗的男人就毫不客气的揽上了他的肩,还霸占了他的地盘儿!

“嗨!老臭虫!我可终于找到你了!”胡花铁陀一手拎着酒瓶子,满口酒气的冲着楚逐兴奋的道!

嗝!楚逐皱着眉头迅速扭头顺带犯了个白眼,满心的嫌弃。

楚逐不喜欢被控制的感觉,不论是人还是酒。所以他想醉便醉,不想醉便是一百坛子上好的百年陈酿他也可以清醒自如。

胡花铁陀从不理解楚逐的这种劳舍子想法,喝便喝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弯弯绕绕,大坛子的酒灌入肠胃,酒劲儿一如困了多时的猛虎,自总坛横冲直撞的上头不肖片刻管叫你面红耳赤,口吐酒气熏的人昏昏沉沉不能自已。胡花铁陀管这个叫做痛快!

可是显然,今天胡花铁陀显然没有了平日里的放荡。胡花铁陀的眼睛不好看,但是很澄澈,他该恼就恼,该痛快也痛快。一双眼珠子喜怒分明。今天这眼珠子里明显覆盖了一层迷茫。

正了正神儿,楚逐屈起一膝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面,也不张口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胡花铁陀。

“高瑜珊快死了。”

“什么?”楚逐一楞,看着胡花铁陀。高瑜珊是他们仨人的好友。追了胡花铁陀七,八年。体格健壮,适合生养是众婆母心中大房的不二人选,怎的突然就病了呢?

嗝!楚逐的担忧被胡花铁陀一个自丹田气顶出来的酒嗝薰的七荤八素,皱着眉头迅速扭头顺带犯了个白眼。

“唉!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胡花铁陀对于楚逐这样默然的态度不满意了,粗眉倒竖,怒气冲冲的看着楚逐,撅着嘴发泄自己的不满!

“没!“楚逐叹了口气,淡定的一甩扇子扇了扇。

”嘿!你这人……“胡花铁陀双手抱胸,恨不得一根手指头戳过去:“算了!我这次来是来找你帮个忙的。”

胡花铁陀这次正了正脸色,一向喜欢闹腾的脸染了萧条,眉眼皱缩似乎一个不知做错了什么的孩子,猛地灌了自己一口烈酒,混沌的嘟囔道:“高瑜珊病了,连王雨轩都求过了,他也没办法。”胡花铁陀有些疯癫的抱头缓缓蹲了下去:“我那般惧怕她,到处躲着她,想着那天有人能替我收了她那该有多好啊!可是,她倒下的那一瞬间,我才真的察觉到了心慌,看着她一日一日的瘦下去,我的心就像是被人挖空了,想着之前她追我也好,打骂也罢,终于有人替我收了她了,可我没想到,那个人是老天爷”

楚逐不知该说些什么,这般难过之下,他竟然是有些想笑,只是此时颇为的不合时宜,只得勾了勾唇,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啪的将扇子合回来又甩出去,又合回来,如此几番下来,估摸着胡花铁陀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了,才起身弹了弹衣袂:“要是王雨轩没办法的话,一是这人真的该死了,二便是缺这稀世罕见的药材了!”

“不错!王雨轩说什么布上残花一点城头月,放宽心,还早。只要寻得这一物,方可救得亚男性命。”胡花铁陀一脸绝望的道,似有些抓狂的揪着头发:“我都不知道他说的些什么!我去何处寻?”

“布上残花一点城头月,放宽心,还早?”楚逐低头念叨着这句诗词,一时间摸不着头脑,眼珠一转,转身内力一挥竟然凝水成珠在空中便以扇为笔以内力为墨,控着水珠写下了这一句诗词。

“放宽心,还早?”楚逐低吟了几遍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这该是一个字谜宽的中心,是一个草头;还加上一个早,是——草字!草,草,草乃树植,树植为药,那么前面的定然也是字谜!思路对了,楚逐毫不费力里的就猜出了前面的字——龙骨草!

”龙骨草?!“胡花铁陀惊喜的看着临空中,随着楚逐心神而动的水珠,继而欣喜的看着楚逐,双手颤抖又不知该放在何处,:”太好了,太好了,有救了,有救了!”

楚逐不忍打击胡花铁陀,却还是忍不住出声:”可这龙骨草要去哪里找呢?“

”是啊!去哪里找呢?”胡花铁陀本来开心的脸瞬间垮了下去。

龙骨草,只是传闻中的东西,听闻这草三年一开,通身艳红如血,枝干上满是小刺,可药死人,医白骨!

这些传闻楚逐自然是不信的,人固有一死,一株植物罢了,可是,楚逐又是好奇的,他对一切未知之物都是好奇的!

”走!“楚逐俊俏的脸上闪上了探险时的表情,”走?走去哪儿?你知道龙骨草在哪儿吗?“胡花铁陀紧跟着楚逐却又不解的问道。

”去找姬五花!这天下要说有人知道龙骨草的下落,那么就非那只铁公鸡莫属了!”

“对啊!哎呀妈呀,我咋把他给忘了!”胡花铁陀大手一拍脑壳儿将刚才的落寞赶得九霄云外,挂上自己大事不知,小事不愁的宽心脸,扯着楚逐就走。

俩人潇洒而去,楚逐一席白衣风流倜傥。

次日兰州姬府

“什么?高瑜珊病了?怎么回事?”姬五花一听这话蹭的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皱了皱眉,攥着的拳头捏了捏又松开,楚逐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取巧,也不说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眼珠子含笑的一转,把玩着手里的香茗,冲着旁边儿服侍的俊俏丫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胡花铁陀大老粗一个,只顾着干着急,高瑜珊已经被安置在客房了。

“死公鸡,老臭虫说这天下人之中你一定晓得这劳佘子龙骨草在哪里?只有寻得这龙骨草才能就了亚男的性命!”胡花铁陀焦急的看着姬五花。

姬五花愣愣的看着胡花铁陀,此刻胡花铁陀才想不到姬五花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从前,你都只管她叫男人婆的!”

“啊?什么?”

“没什么!”姬五花正色道:“龙骨草乃传说之物,既然是传说之物就要到传说中去找!”

“传说可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这去何处寻呢!死公鸡,你逗我玩儿呢?”胡花铁陀不解的叫到。

“传说之中!”楚逐垂眸眼珠定了定神儿抬手摸了摸鼻子,又摸了摸,他自然知道姬五花不是开玩笑的。

“对!”姬五花定神专注的看着楚逐,楚逐也照样的盯着他,许久,姬五花凉凉的出声道:“香约山!”

香约之山,常年积雪,故而冰寒千古不化,听说,还有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虎,成日里在树林子里晃荡,那山里数不清的奇珍异宝,灵芝仙草……楚逐想起了那日邻桌的话,忍不住叹气道:“这世间之物当真的是稀奇的很!这香约山上常年积雪,却还能生长上植物,山里又何来奇珍异宝?”

这可都是费脑筋的问题!

“不错,不过我曾经派人去看过,那香约山确实是常年积雪,但那只是山顶。山里有座古墓,听老人说,这香约山有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这古墓的地盘!如此说来古墓里面有没有奇珍异宝到又是一说了!

至于灵芝仙草倒是真有,但是,都长在山顶和山腰之处,毒蛇猛兽却是难办!传闻龙骨草是上天的恩赐,生在这香约山置顶处!”

“如此说来,这香约山其实是人家的坟,长年累月成了山,如此……”楚香帅思路清奇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