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天命阴阳师>第二百一十章 诡异窥视感

第二百一十章 诡异窥视感

我的目光围着屋子转了一圈,猛地发现了他的尸体。

估计王大昌的尸体,是他升级的本源,那么真要是这样子,我要是破坏了他的尸体之后,这个邪术还能生发出来这么大的威力吗?

这么想着,我嗖地一声就跳了过去。

来到他的身边之后,我猛地举起法杖,朝着这家伙的脑袋,就是一下子。

啪地一声之后,再看这个王大昌的脑袋瓜子,当即爆裂,脑浆子都喷了出来。

我忍住心中的恶心,看向了门口处。

我现在破坏了他的身体了,不知道这个白色的法阵,还能不能出来。

虽说他的胸口处,也被破坏了,但是那是他自己所为,我现在只是破坏了他的大脑。

这么一看,我发现门口处一道白色的气雾闪现。

卧槽,难道我猜测错了?

正这么想着,只听唰地一声,再看这道白色的雾气刚刚成了气候,瞬间又消散在了门口处。

看到了这里,我兴奋的差点儿跳起来。

哈哈,看来我刚才还真猜对了。

我猜测这个会道门的恶鬼索命之术,应该是他们为了防止自己人被杀之后,无法当场报仇雪恨,这才鼓捣出来的。

这种道门的人,都很邪乎,而这个会道门,正是如此,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被杀掉了之后,能够顺利地完成反杀,这个恶鬼索命的邪术,设计了四次升级。

每一次,都比之前的功力大大增加,而且这四次升级之中,针对的侧重点还不一样。

有的侧重攻击杀伐,有的则是靠着阴招,神魂攻击之类的。

我遇到的这个王大昌的这个,我感觉前面两种,都是攻击类型的,后面两种,不用说,肯定是神魂攻击一类的。

只不过我最终猜到了,这四种不断地升级的邪术,都是依靠着死者的本体。

只要是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先破坏了对方的尸体,那这个邪术就不攻自破。

我这才猛然想到,之前的时候,这个王大昌,为什么自己下手杀死了自己,还把自己的心脏,硬生生地搅碎了。

估计这也是这个邪术的一部分,是这么要求的,不这样,就无法启动这个邪术。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破了王大昌的这个死亡邪术,我心里十分的高兴。

看了看屋子里面,也没什么其它需要处理的东西,我当即转身就走。

谁知道刚刚出了门口这里,刚刚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竟然再次浮现在了心头。

这不禁让我的眉毛一跳。

刚才的时候,我一进入了这个破败的道观之中,就有了这种奇怪诡异的感觉了。

之前我在这间屋子里,倒是没有这种感觉,怎么现在我刚刚从屋子里面出来,这种奇葩的感觉,竟然再次出现了?

难道这是有人跟踪我不成?

我当即不淡定了起来。

我冷不丁想到,真要是我现在被人盯梢了,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我感觉真要是我被盯梢了,应该是我刚刚到了那个茶楼之后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更早。

这种被人窥视的感觉,非常不好,让我浑身上下的寒毛都炸裂了开来。

为什么我身上的感觉,这么清晰,难道对方这是在我的身上,放上了什么东西,可这是什么东西呀?怎么放上的?

真要是对方在我的身上放置这种东西,对方要是想杀我的话,我能逃得了吗?

仔细一想,又搜查了浑身上下,我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的可能性不大。

逐步排除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之后,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说不定这个窥视我的东西,就在这个道观里面。

到底是不是这样子呢?

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我感觉应该是。

因为我也是刚刚进入了这个道观之后不久,身体就有了这种反应的。

这么一想,我就想把这个暗中盯梢我的东西找出来。

我已经想明白了,估计这个盯梢我的东西,是大活人的可能性很小,应该是鬼魅、阴魂一类的东西。

这种东西,有很大的隐蔽性,有的还能隐身,一旦隐身之后,你就是有阴阳眼,也不一定立即发觉。

我眼珠子一转之后,当即有了一个对付他的好主意。

我看了看四周之后,拔腿就跑。

我很快地就跑到了这个房子的尽头这里,到了这个地方之后,我冷不丁的跑向了房子后面。

在后面,我继续往西奔跑,我很快地就从房后,跑到了这左边的一排房子的尽头处。

这个时候,我从墙角处,偷偷地看了出去。

根据我的推算,我这一突然的跑路,真要是有什么东西的话,这个时候,他肯定会行动起来。

只要是他一旦行动,就是隐身的阴魂,也会被我发觉。

这么想着,我又打开了阴阳眼,随后我朝着周围看了过去。

这么一看之后,我忽然看到房子之前的一棵树上的树枝动了。

奶奶的,难道这个东西,在树上?

这个房子的前面,有一排梧桐树。

这些梧桐树,高大茂密,郁郁葱葱的。

接下来,我看到这一棵梧桐树上面的树枝动了之后,随后有东西直接从树与树之间,跳跃了起来。

如此一来,就看到这一排梧桐树的树枝,都动了起来。

这一刻,我已经飞身跑到了这些大树的树底下,这样对方就不容易发觉我了。

沿着这一排梧桐树,我闪电般地跟踪了过去。

到了尽头这里的时候,我躲在了一棵大树的后面,朝着前面小心翼翼地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我看到嗖地一声,突然从树上跳下来了一只火红色的狐狸。

看到了这一只狐狸,我不禁吃了一惊,我心中暗道,难道盯梢我的,就是这一只狐狸不成?

奇葩的是,看到这一只狐狸的瞬间,我刚才那种奇葩的被窥视感,已经消失不见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越发断定,这只狐狸就是刚才我身上被窥视感的罪魁祸首和根源所在。

我一咬牙,暗道一声好呀,不用说,这只狐狸,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