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我在火葬场打工>第四章:鬼差卖命

第四章:鬼差卖命

顾南走进去在椅子上坐下,然后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看着角落眼神冷漠说道:“你们仨谁刚刚跑出去上了那小子的身?”

角落传来一个压抑着不满的声音。

‘你缝我嘴了,还不许人报仇吗?你连枉死的鬼也欺负。’

顾南冷笑一声:“呵,不是你先捉弄我们这儿的人的?最后一口恶气还想吹人家身上?想什么呢?”

那个声音弱了几分说:‘那是意外,意外,再说了,我上那小孩的身我也没别的想法啊,这不想告诉你,给那边那新来的老哥挪走吗,他好凶。’

顾南翘着腿吸了口烟,对着另一具还穿着高中校服的少年尸体问起来:“怎么个事儿?”

有一个腼腆的少年音说道:‘顾大哥,这棺材里的尸体,气息很凶。’

最开始那声音消停起来不说话了,少年音继续说:‘具体不知道,透着棺材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样的,和我们放在一起,让我们十分有压迫感。’

顾南沉思了会儿问:“小义,鬼差这几天还没来收你?”

那边那声音也不说话了,化妆室突然安静下来,顾南缓慢的抽完了一根烟,李子义才又出声道:“没有,我头七已经过去五天了。”

顾南吸了吸鼻子,掐了烟抬头看着天花板感叹了句:“是啊,尸体都发臭了。”

李子义:“.........”

另一个实在忍不住了,弱弱插了句:“老哥,你能把我嘴巴的线拆了不,怪难受的。”

顾南冷冷道:“你都死透了还难受个屁,小义,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李子义又不说话了。

没事,顾南不是个心急的人,很沉得住气等少年再次开口。

等顾南新一根烟点燃的时候,李子义才说道:“泥石流发生开始就不对劲了,那个方向的气息也很凶,和这棺材一样,这几天鬼节,外面还空空荡荡的。”

顾南沉默起来,低着头看着烟自己逐渐燃尽,一股冷风强势的灌进化妆室。

他看不见鬼怪,但他听得见声音。

事实上很多普通人都可以听得见声音,只要它们愿意,不过顾南比普通人特殊一点。

他身上缠着一只恶鬼。

一只吞噬了万千恶灵的邪王。

要不是家里的中医爷爷是个三流道士,让他在鬼差那买了条命回来,压的邪王沉睡下去,兴许他活不到现在。

所以他年纪轻轻,却在火葬场工作,目的是让这儿的阴邪之气,安抚沉睡没搞事的邪王。

顾家在奇门中昌盛过,落到现世,却被踢出奇门之外,落魄的不像话。

顾南叹口气,不想以前的事了,掐掉烟起身道:“你们安分点,小义你看着他,不乖就往死里打,我这几天会想点办法联系鬼差,你也该投胎了。”

“好的,顾大哥。”

顾南又看了一眼棺材,打开手电筒往回走。

那泥石流发生都半个多月了,送火葬场焚烧的尸体,似乎鬼魂都没跟来。

他感知不到。

顾南停在地下一楼电梯口沉思起来。

往常的时候,送来的尸体焚烧,魂魄都喜欢站在一边看着自己被烧掉。

这半个月来,似乎都没感受到过有别的魂魄存在,除了今天这个。

李子义那带点奶气的少年音从化妆室那边传了过来,惊慌的说:‘顾大哥,刚刚那位大叔跑了,我抓不住。’

顾南瞬间反应过来,往化妆室那边跑。

李子义说道‘那位大哥靠近了棺材,突然鬼气大涨。’

顾南皱眉,停下脚步,心下谨慎起来。

他慢慢靠近化妆室,看见棺材渗透出一层霜来。

顾南僵在门口,化妆室里那股淡淡的两股鬼气消失,他试探性的轻轻喊了声:“小义?”

这次等了很久,没声音回答他,顾南心下一沉,一声尖锐的叫声在寂静的火葬场响起,那声音满含恐惧,还破了音。

……

苏勉疯了。

凌晨的时候,所有人被苏勉的尖叫声叫了过来。

发疯的苏勉砸了值班室所有能砸的,还拿烟灰缸的碎片割了手和脸。

那样一个腼腆的小年轻,此时身上完好的皮肤都被自己弄的血淋淋的,在晚上格外有视觉冲击。

赶过来帮忙的几个殡仪馆员工,全部被他吓了一跳。

几个人商量着怎么上去按着他。

不过好在,他似乎很怕值班室的门口,无论怎么发疯都没靠近门,到是砸了窗户,要不是装了防盗窗,估计他就跑了。

顾南撸了撸袖子,推开挡路的人就要自己上。

“磨磨唧唧的。”

那几个人死死拦着他苦着脸说:“别啊顾师傅,这事我们来就好了,您老人家别伤着。”

开什么玩笑,顾南动手,苏勉起码得在医院躺小半月。

顾南还没琢磨透他们那句:您老人家。他们几个人就一窝蜂挤进值班室,七手八脚的按住了苏勉。

大概是刚刚发疯砸东西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苏勉没什么力气,就挣扎了一小会儿就不动了,眼睛一翻,晕了过去,眼皮都没完全磕上,半露着眼白,脸色通红。

他们干的这事,什么诡异的事情没见过,几个殡仪馆的人瞬间明白苏勉是被冲着鬼气了。

几个人搭把手就把苏勉抬出门说:“顾师傅,你跟我们一起去殡仪馆吧,现在这地方不能待了。”

顾南摆摆手:“没事,你们带着他走就是了。”

好歹也是老员工了,自然知道顾南神神秘秘是个有本事的,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那您注意点。”

他们走之前,看了一眼值班室门口贴的门神画像。

那门神一脸凶相,不知是不是月光太清冷的缘故,这会儿看起来,莫名觉得画像的门神目光炯炯有神。

那是顾南很早之前贴上去的,据说还是他自己画的。

反正这个门神,他们从来没见过。

顾南看着凌乱的值班室,叹了口气,拿出老旧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的很快,顾南吐出口气说:“今年又疯了个新来的。”

那边人沉默了一会儿,才沙哑着声音回他:“就你们那火葬场,那快地风水就不好,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你就,年年鬼节守着这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