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网球天子>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胎之名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仙胎之名

杨羽匪夷所思的得分,让场外不少人在同一时间各怀心思。

被杨羽拿到一分的第五木青更是暴跳如雷,怎么可能,那小子怎么可能从自己手上拿分!

难道那小子真的一直深藏不漏,直到刚才才展示实力?!不可能!刚那两个回球那混蛋分明是学着自己做的!

可,那小子真的能一看就能学会吗?绝不可能!

第五木青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但残酷的事实又让第五木青愤愤不甘!为什么那小子会有如此变态的学习能力,或者说是妖孽的天赋?!

人群中,目睹刚才一幕的独孤元风紧紧地审视着杨羽,一改戏虐的神色。

这小子有古怪。在数十个回合中从苦苦追击到步步紧跟已经实属不易,而现在他居然连超凡境界的技巧都能瞬间越级施展!

到底怎么回事,那小子到底怎么做到的?!

他是狗急跳墙依葫芦画瓢,还是一眼学成将施展过的技巧融为己用?

要是属于前者还好,要是属于后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可是,会有这么诡异的事吗?

而人群中,有一人,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担忧。

这臭小子不会真的是仙胎之体吧?

眼神几个闪烁后,卫国忠不着痕迹地用手机发出了一系列的指令。

然后,薛重岚紧紧地盯着场上的杨羽,脑中回想起了当年与老组长的对话。

“老组长,为什么?为什么暗盟的人破坏规矩对他出手?”

“唉,事已至此,你再悲戚也无用。他乃仙胎之体,封天元会出手我早就料到,只是没想到他竟敢冒大不韪下死手!”

“他是仙胎之体怎么了,仙胎之体为什么会值得那封天元以命换命?!”

“知道为什么他的实力会突飞猛进吗?仙胎,相传是先天胎体。先胎者,无形无象,随意而变,破而后立,不死不灭。拥有先胎的人无论学什么都快,而且不仅仅单纯的模仿。是看表面而能悟内在,不需要经过时间积累,直接将外界的所见化为己有。也就是说,拥有先胎的人从一片空白到超凡入圣,可能一个晚上就可以实现。他面对的人有多强,他就会成为多强的人。”

“这么恐怖?就是说,他单凭看招式就能马上掌握招式?那他为什么会死在封天元的手上?”

“他遇上封天元,只能说生死在毫厘之间时,仙胎也来不及弥补差距。不死不灭,只是对于道心而言。这也是先胎的另一个恐怖之处。先胎之人无道可言,时是何道是何道!他可以没有道心,也可以随意转化道心,三千大道尽可集于一身,且不会入魔。”

轻叹了一口气后,卫国忠将思绪拉回了现实。

就目前来看,杨羽极有可能也是仙胎之体。

先胎,之所以被人冠以为仙字,就是因为这样的体质根本不属于人间。

别人需要无数实践积累的成果,仙胎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做到!

不过,此时卫国忠却不敢贸然下结论。

再观察一个回合,如果杨羽还能不折不扣地学第五木青而动,就马上采取行动!

打定主意后,卫国忠聚精会神地盯着杨羽的一举一动。

同一时间,场外不少地方都突然出来了陌生的面孔。

众人的思绪回到赛场后,第五木青已经站在底线准备发球。

草!老子不信你连发球都能模仿!

这样想着,第五木青没有抛起网球,而是五指发力搓球后在胸前将网球释放。(场外的观众满脸惊异)网球带着不规则的旋转落下,第五木青咬牙怒目挥拍发球!

网球极速窜出,一转眼就飞过球网!在过网之后,网球突然下沉,(杨羽跑向左发球区)在杨羽左发球区中部触地后没有立即弹起,而是在地面像蛇一般快速蜿蜒前行从杨羽脚下穿过!

网球“爬行”到杨羽反手区中部的时候离地而起,(场外的观众一阵哗然)杨羽一个闪身移动到反手区中后部,(卫国忠死死地盯着杨羽)挥拍回球!球直窜向第五木青的无人区!

第五木青冷笑着跑位,这个球学不了了吧!嘿嘿,老子小心应对就绝不会让你再得分!

网球飞过球网后,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

球突然下沉在第五木青右发球区中部之后,也开始在地面快速蜿蜒“爬行”,与第五木青刚才的球一模一样!

第五木青急忙从右发球区闪身回撤,(卫国忠立即下达了行动指令)到位后一脸狰狞地挥拍击球!

杨羽极速移动,(一个中年男子迅速到场边对裁判说着什么)挥拍击球。

裁判高声开口道:“暂停比赛!”

杨羽生生停住了挥拍动作,转脸看向裁判一脸不解。

包括第五木青在内,所有人都疑惑地注视着裁判,不明白裁判为什么会在惊心动魄的时刻喊停。

杨羽停下动作后,站在场边的中年男子环视着赛场高声开口道:“大家好!我是本届大会组委会的秘书长常有源,(观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因为大会接到地震局的通知,今天杭州及周边地区有地震预警。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大会决定立即停止所有项目的比赛,并做好疏散工作。请大家配合,对大家造成的不便,大会深感歉意!实在对不起!同时,由于运动会日程安排难做修改的原因,大会决定,未能进行的赛事不再重新进行,所有今天参加决赛的个人及团体都会颁发冠军奖杯,以资鼓励!好,现在请大家听从我们志愿者指挥,有序地离开参赛,谢谢。”

听完组委会秘书长的话后,有人不解,有人遗憾,有人欢喜。

最遗憾的,是想继续看比赛的人。

最不解的,是科技大学的观众,为什么浙大的人也能成为冠军?

最高兴的,是浙大的观众。

“什么鬼啊,好端端的哪来的地震?当初我填志愿的时候可没说杭州也会发生地震啊。”“没说地震吧,预警而已。每个会场来了那么多人,政府当然是以疏散为主了,管它是不是真的。就是可惜了,没能看到杨羽反击的一幕。”

最不甘的,是站在场上一脸铁青的第五木青!草,为什么会这样?!

此时杨羽的双眼已经恢复清明,对常有源刚才宣布的结果倍感意外。